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不……不可以!

姜小輕心中充滿了怨恨,充滿了不甘心,她還不能就這樣消亡,她一定要毀掉自己的屍體,不讓那對狗男女得逞!

就算是做不到,她也要——

“咔嚓!”

“吱——”

然而,靈魂崩碎的聲音,伴隨著急剎車的聲音,在姜小輕耳邊轟然炸開!

就差一絲……她的指尖,只差一絲,就能碰到自己的身體。

然而,就這樣,碎了。

她的手。

最後,姜小輕只能看到,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到了她破碎的屍體邊。

車門打開,一個穿著西服的男人走了出來,背著光,姜小輕看不清他的臉,只能看見男人頎長的身影,蹲在了她的屍體邊,輕輕握住她只剩皮包骨的手腕。

只見那條枯黃的手腕上,有一個倣若雲狀的白色胎記,僅有硬幣大小。

在胎記的上面,還有幾道抓痕,像是什麼人,用尖銳的指甲,劃開的。

鮮血淋漓。

姜小輕記得,那是張麗與她在病房內糾纏時,抓傷自己的口子!

儘管看不清男人的臉,姜小輕也能感覺得出,男人正盯著她的胎記。

“二十年了……”

忽然,她聽到一個低沉磁性的聲音響起,輕輕嘆息:“可這一次,我卻來不及救你。”

什麼?

姜小輕聽到這話,微微一愣。

可在這時,破碎的靈魂已經到了極致,砰地一聲——

姜小輕眼前漆黑一片,意識消散無蹤。

她就這樣……

死了?

“蕭湛,你認識啊?”

姜小輕的意識剛剛破碎,車上傳來另一個男聲,有些玩世不恭。

被稱作“蕭湛”的男子微微一頓,忽然抬手將血泊中的姜小輕抱進了車裏,他腳下一勾,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不認識。”

蕭湛淡淡道,“去火葬場吧!”

“啥?!”

后座上的另一名男子瞪大了眼睛,“你要埋了這女人嗎?你就不怕她的家屬——”

“她的屍體已經硬化了。”蕭湛平靜道,“已經死了有段時間,可沒人來幫她收屍——真要是在意她的人,不會放任她倒在血泊中,被人圍觀!”

說到最後,蕭湛的語氣中,多了一絲冷意!

男子打了個寒顫,不敢再插嘴。

“另外,報警。”

蕭湛瞥了眼姜小輕手臂上的抓痕,還有脖子上的掐痕,“她,不是跳樓死亡,而是……被人殺害!”

“什麼?是命案?”

后座的男子錶情一變,聲音冷了下來:“那把這女人的屍體,弄到法醫那裏解剖——”

“不。”

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蕭湛冷冷打斷!

蕭湛瞥了眼窗外,視線定格在某處,他道:“這個醫院的監視系統,很完善,有幾個攝像頭,可以錄下大樓窗戶的畫面,到時候就能知道,是誰把她推下了樓,不需要驗屍!”

說罷,蕭湛脫下黑色西服外套,蓋在面目全非的姜小輕身上,聲音也變輕了些:“不要讓她,離開這個人世了,還要受無謂的痛苦。”

蕭湛抬頭,聲音變回原來的冷淡,對開車的秘書說道:“去火葬場。”

“是,總裁!”秘書踩下油門,將車開走。

蕭湛的車剛開走不久,拉著警報的警車駛來,停在了住院部門口。

兩名警察從車上下來。

這時,張麗與趙銘澤終於下樓,走出了住院部大門。

張麗臉上還有些潮紅,剛才在電梯裏,她有些忍不住跟趙銘澤膩歪了一下。

畢竟,那個壓了自己小半輩子,陰魂不散的女人,終於死掉了!

今後,就是她張麗快活的日子,她怎麼能不高興一下?

“你們來了啊。”

趙銘澤看到那兩名警察,輕車熟路的打著招呼。

不同於剛才與張麗親熱的興奮,此時,趙銘澤滿臉沉痛,就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寶貝,眼圈微紅。

“哎,趙先生節哀。”其中一名警察安慰道。

“小輕她……不說了,我尊重小輕的想法。”

趙銘澤搖了搖頭,悲傷道:“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能開開心心,不再被病痛折磨。”

“嗯,我們去看看吧。”警察道,說話間,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他跟趙銘澤認識很久,還是第一次知道趙銘澤有個女人。

可剛知道,卻是那個女人因為絕症,自殺身亡的消息。

哎,世事無常啊。

“希望有個全屍吧……”

趙銘澤目露悲哀,一行人朝姜小輕跳樓落地的位置走去。

然而,當他們走下臺階,來到那裏後,先是一愣,疑惑、驚慌在一瞬間浮上面龐。

張麗的身體,狠狠一抖,先前因為親熱而潮紅的臉,瞬間蒼白,她眼底閃過恐懼,聲音顫抖:“屍體呢?!”

地上,只剩下一灘快要乾涸的血跡!

至於屍體?

已經不見蹤影?!

“是誰幹的?!”

張麗的臉色慘白,屍體要是不見了,那她怎麼取出一管血來應付她的“父母”?!

完了……

都完了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