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穿過一道深紅色鏤空隔斷,一個男子姿態慵懶地倚在床頭,抬起頭來,正與女子淡漠的目光對上。

九傾平靜地看著眼前的男子。

一頭黑色長髮如瀑,容顏傾城絕美,比女子更勝三分,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無波無緒,鬢若刀裁,眉如墨畫,漆黑幽深的雙瞳,隱隱透著幾許懾人的寒芒。

周身一襲紅衣似火,鋪就在床榻之上,仿佛遍地盛開的曼珠沙華,美麗妖艷,卻帶著似要吞噬一切的殘酷。

……正如外面傳聞,西陵皇朝九皇子夜瑾,容色絕美似妖,冠絕天下,喜穿一身紅衣,脾性卻孤僻殘冷,狠辣無情——

事實證明,傳言至少有幾分可信度。

兩人的目光,一個沉靜如雪,一個淡漠如風。

“來給本王治病的?”夜瑾開口,冷漠中夾雜著些許譏誚,“三年來,有多少名醫來過本王這府邸,你可清楚?有多少人自詡醫術精湛的醫者葬身在此,你可知曉?”

“我不清楚,也不知曉。”九傾淡淡道,“我只是來給你治病而已,其他的,並不關心。”

“哦?”夜瑾玩味地勾唇,“這倒是有趣,那麼可否告訴本王,你想要的是什麼?黃金萬兩,還是神醫的名號?”

頓了一下,他的目光漫不經心地從她覆著面紗的臉上掠過,“或者,是懷著其他的目的而來?”

“一不為名,二不為利,三不為財。”九傾看著他絕美的容顏,聲音始終平靜如初,“自然也並非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法,瑾王府王妃之位,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吸引力。”

夜瑾聞言,美麗的丹鳳眼微微上挑,聲音多了一絲陰沉,“就算你什麼都不要,也無法改變你治不好本王之後,將要面對的結局。”

“放心,我既然來了,就一定會治好你。”九傾語調不高,聽起來並非刻意強調,卻隱含一種讓人無法質疑的力量,“瑾王殿下大可以信我一次。”

夜瑾嘴角半勾,卻是漫不經心地斂眸,渾身散發出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無情。

“紫陌,外面候著。”九傾說完,看向夜瑾,“煩請王爺屏退左右。”

夜瑾抬眼,似有若無地冷笑了一下,淡淡道:“無寂,出去。”

“是。”

“給本王診脈之前,先取下你的面紗。”夜瑾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語氣帶著清晰的嘲弄,“或者說,你若是覺得自己見不得人,現在就可以滾出去領死了。”

九傾不理會他的嘲諷,走近床榻,站定在他的面前,緩緩抬手,依他所言取下了覆在面上的冰藍色面紗。

當那張清麗出塵,不染塵埃的容顏出現在眼前時,夜瑾臉色霎時一變,眸心一道震驚的光芒猝然閃過,瞳孔驟縮,目光死死地鎖在她美得不似凡人的臉上,一時竟驚得忘了言語。

九傾卻似根本沒有看到他的失態,動作從容地執起他的手腕,安靜地把起脈來。

眉眼低垂,沉靜如雪,像一株清冷的雪梅。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