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清夜盤坐在床邊,周身就開始運轉前世修煉的法決,長生訣。

周圍的元氣瘋狂的向著溫清夜的丹田內涌去,溫清夜也感覺那一層壁障似乎就要破去一般。

隨著長生訣的不斷運轉,那一層壁障仿佛出現了鬆動,由於是第一次運轉長生訣,溫清夜感覺這個身體就要是爆炸了一樣。

哄!

突然溫清夜感覺自己的腦中出現了一絲模糊,身體中的元氣就像是潮水一樣洶湧澎拜的涌現了出來,不斷的衝擊著那層壁壘。

練氣五重天!

溫清夜知道自己這副身體,資質確實不行,這是第一次運轉長生訣,才突破的,下次就沒這好的運氣進行突破了。

此時已經到了深夜,溫清夜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張筱雲正貓著身子睜著眼睛看著自己。

“這麼晚了,你還沒睡?”溫清夜笑道。

張筱雲細聲說道:“夫君沒睡,我怎麼敢先睡?”

溫清夜心中升起了一種憐惜,說道:“我沒有那麼多的規矩,想睡就睡吧”

溫清夜說著拉著被子,然後開始睡了下來。

過了一會,溫清夜突然發現了抽泣的聲音。

溫清夜有些好奇,起身看著張筱雲,只見張筱雲躲在墻角正在偷偷的抹著淚水。

他連忙問道:“你怎麼,是不是有什麼傷心的事情?”

張筱雲哽咽的說道:“夫君,你是不是嫌棄我?嫌棄我左臉上的疤痕,不想和我圓房?”

“怎麼會呢?你別瞎想了”溫清夜有些為難,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說道:“只是我修煉的法決,必須要有童子身,要不然就會失去修為”

溫清夜只是覺得突然的成親,突然的洞房太過荒謬了。

“啊!”張筱雲一聽驚訝的說道。

溫清夜笑道:“所以啊,你不要瞎想了,明天早上你還要給我煮早飯呢”

張筱雲一點點了點頭,然後乖巧的縮在角落開始睡下了。

溫清夜看到張筱雲閉上了眼睛,然後才松了一口氣開始睡下了,由於修為剛剛突破,所以實在是太疲倦了,閉上眼睛沒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溫清夜感覺到一種嘈雜的聲音,慢慢的清醒了過來。

“小雲妹妹,昨晚洞房花燭夜過的怎麼樣啊?”

“來,跟哥哥來將將昨晚的感受?”

“溫清夜那小子那麼慫,是不是昨晚委屈你了”

張筱雲站在旁邊的井旁邊帶著水,忍不住向著周圍張家子弟斥道:“你們不要瞎說”

“喲,硬氣了,現在就幫著溫清夜那小子講話了”

“就是啊,過門每一天呢?”

“溫清夜娶了你,也算他倒楣呢,你還不知道你自己長的什麼樣子嗎?”

“快讓溫清夜滾出來,讓我們好好看看他那熊樣”

張筱雲站在那裏,默默的打水,眼中含著淚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

張家眾人具是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你們笑夠了沒有”

驟然,一個冷峻的聲音響徹在眾人的耳旁。

“喲,溫大公子醒了,昨夜過的可快活啊?”一個尖嘴猴腮的青年看到溫清夜,陰陽怪氣的說道。

溫清夜眉頭一皺,對著男子他的腦海中有些印象,名字叫做張球,實力不怎麼樣,也就是練氣五重天,但是特別喜歡惹是生非。

以前溫清夜在街上碰到他過幾次,他總是暗中的諷刺溫清夜,但是那時的溫清夜實力不如他,而且性格比較怯懦,對他一忍再忍,所以造成了他越來越放肆了。

“你如果可以趕緊滾的話,我確實會很快活的”溫清夜冷喝道。

張球感覺自己像是聽錯了一樣,瞪著問道:“你說什麼?你在說一遍”

周圍張家之人也是一愣,旋即盯著溫清夜看。

溫清夜點了點頭,淡淡說道:“好,那我再說一遍,我讓你,滾!”

滾!

這個字不斷的在小院子裏面回蕩。

“好,好,很好”張球咬了咬嘴唇,點了點頭。

“溫清夜,這裡是張家由不得你放肆!”

“張球,上,給他一點教訓”

“對,讓他知道我們張家的厲害”

張球扭了扭脖子,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我倒要看看你是憑什麼這麼有勇氣的”

張筱雲著急的說道:“我夫君是溫家家主的大公子,你們敢動手?”

張球冷笑道:“溫家家主的大公子?哼,你想多了,溫清夜,他只是溫家的一個棄子而已”

他話音一落,腳步一震,周圍元氣像是一圈波浪似得震開,張球一拳轟出,帶著摧枯拉朽的聲勢。

溫清夜擋在張筱雲的身前,身子不閃不避,眼中的神光越來越冰寒了,旋即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拳迎了上去。

“砰!”

兩人紛紛退後了好幾步,溫清夜將巨大的元氣余震直接聚在腳下,只見腳下的土地開了一個裂縫,看樣子誰也沒有分出勝負。

練氣五重天!張球看著溫清夜眼中閃過驚駭的神色,溫清夜竟然突破了!

“莽牛奔野!”

張球的拳頭閃爍著幽光,像是莽牛渾厚的牛角,帶著無邊鋒銳和氣芒,周圍的空氣都發出‘嗖’‘嗖’的聲音。

溫清本來想要施展以前的拳法,但是突然發現以前的拳法最低要求修為都要練氣六重天。

溫清夜只好腳步側移,像是飛舞的蝴蝶一樣,張球的拳頭像是擦邊走過。

這蝴蝶步當初是前世偶然間看到兩隻蝴蝶在空中不斷飛舞,偶然間感悟出來的步法,沒想到今天用到了。

張球看到溫清夜躲閃自己的拳法,當下心中一喜,全身的元氣猶如滾滾的江水翻騰到周身各處,手掌之上帶著厚重的元氣。

“莽牛衝撞!”

張球又是一拳擊出,這拳的威勢比起剛才那一記牛魔大力威力還要大上三分,整個人就像是衝撞的蠻牛,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和威赫。

只見溫清夜腳步一移,左腳跨出,雙拳緊握,帶著一層幽黑色的光芒,奪目熠熠,令人心中膽寒三分。

“莽牛奔野!”

“砰!”

張球整個身子就像是風箏一樣倒在了地上,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周圍張家子弟眼睛瞪得很大,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

“張球竟然不是溫清夜的對手,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倒下的那個是張球?怎麼可能,我記得上個月溫清夜還被張球堵在西街的路口呢”

“溫清夜怎麼會我們張家的基礎拳法,而且使得比我還要好”

張球眼睛愕然的看著溫清夜,就像是見到鬼一樣,說道:“你怎麼會這套莽牛拳法的?這個可是我們張家的入門拳法,而且為什麼你施展的比我還要好?”

溫清夜隨意說道:“跟你學的,你剛才不是才施展過了嗎?”

“你胡說!”張球立馬站起身大聲吼道:“莽牛拳法我都修習了兩三年了才能完整的打出來,你怎麼可能看一遍就會了這莽牛拳法,我不信”

溫清夜搖了搖頭,這莽牛拳法的真意如此簡單,他只是看了一眼立馬就領會了,接下來照葫蘆畫瓢,很輕鬆的就打了出來了。

張球咬著牙說道:“溫清夜,你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練氣五重天,而且刻苦學習我們張家的莽牛拳法,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

“砰!”

“我讓你滾,你那裏那麼多的廢話?”

溫清夜一拳打在了張球的臉上,張球一拳被擊飛到了小院的門口。

張球狠狠的看了溫清夜一眼,剛想要說話,但是看到溫清夜那憤怒的眼神,立馬咽了咽口水,然後轉過身子直接跑了。

溫清夜眼睛掃視了一下四週張家子弟,淡淡說道:“滾!”

周圍張家子弟立馬神色大變,一個張家子弟大聲喊道:“溫清夜,你別不知好歹,這是我們張家,我告訴你.....”

溫清夜腳步快速的衝了過去,莽牛的衝撞,莽牛的奮勇,莽牛的強悍,溫清夜一時間發揮的淋漓盡致,然後右手一拳轟出,周圍空氣像是撕裂了一般。

“噗!”

那個張家子弟整個身子直接飛了出去,倒在地上一時半會根本起不來。

“我們並肩子上,我就不信我們不是他一個人的對手”

“對,我們一起上”

“教訓完溫清夜,我們就趕緊走”

張家子弟紛紛大聲喊道。

“你們,你們無恥”張筱雲看到張家子弟一起衝向了溫清夜不禁大聲喊道,然後十分的著急對著溫清夜說道:“夫君,我們趕緊跑吧,去找大管家,大管家人心地善良,一定會處理這件事情的”

“不用,你先退後!”溫清夜淡笑道。

張筱雲一愣,不知道為什麼,溫清夜的話很有力量,她不禁退後了好幾步,緊緊看著溫清夜的背影,那仿佛就是一片世界一樣,第一次她有種被人守護的感覺。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