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正是那黑衣人將她打傷,推入萬丈深淵。若不是山崖下的那些樹木遮擋,這具殼子,只怕早就已經粉身碎骨。

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君無邪的腦子裏快速的思索著現在的處境,不論那黑衣人是不是二皇子,這件事情都和二皇子脫不了干系。

君冼曾經協助帝君開疆擴土,麟王手下的瑞麟軍是戚國第一精銳部隊,直屬麟王一脈,是一支讓諸國畏懼的狂戰部隊,即便是當今聖上,也要禮讓君冼三分。現如今聖上雖對麟王府格外厚愛,但是君冼的兩個兒子,一死一殘,再無領軍可能,孫女君無邪驕橫傲慢,又無戒靈支撐,一旦君冼百年之後,麟王府只怕會淪落到狡兔死走狗烹的境地。

可以說,如今的麟王府只是一隻紙老虎,唯一能夠鎮場子的,就只有君冼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

君冼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近一年,大病不斷,眼看著要不久於人世,皇家的動作也就越發的肆無忌憚了。

君無邪的遭遇,很可能就是皇家想要對付麟王府的徵兆。

‘明顯是二皇子看麟王府即將傾倒,才敢對君無邪這女土匪下黑手。’黑貓小聲的嘀咕道,本以為自家主人重生到了一個好人家,可是沒想到這繁華只是過眼雲煙,隨時隨地都有被害的危險。

君無邪微微挑眉。

靈魂中的小黑貓立刻把腦袋埋在一對毛茸茸的肉爪中。

它錯了,它不該忘記,它家主人現在就叫——君無邪。

見孫女一直沒有開口,許是嚇到了,君冼也不在念叨,他滿懷關愛的看著君無邪道:“罷了,人回來就好,你好好休息,若是有事,便喊你哥哥。”

哥哥?

君無邪在這具身體的記憶中並沒有找到任何一個關於“哥哥”的人,麟王府人丁單薄,君冼一共只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是君無邪的父親,君無邪的母親因生她難產而死,她的父親則死於戰場之上,除了君冼,君無邪還有一個小叔,而她的小叔也在她父親戰死的那場戰役中受了傷,雙腿失去了行動能力。

除此之外,君無邪並沒有找到任何一個關於“哥哥”這兩個字的記憶。

“無藥,你且進來照顧你妹妹,我要出去一趟。”君冼收斂了臉上的笑容,對著門外喚了一聲。

緊閉的房門隨之被推開,一襲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前。

君無邪在看到“哥哥”模樣的瞬間,愣住了。

俊美絕倫的臉龐宛若上天最完美的作品,那雙邪魅入骨的雙眸,如同鑲嵌了黑鑽迷人。

“是。”邪魅的男子微微一笑。

君冼滿意的點了點頭,再三叮囑君無邪好生休息之後,這才離去。

房間裏,就只剩下君無邪和君無藥兩人。

下一刻,一道黑影從君無邪的身上閃過,黑色的貓兒戒備的站在床前,微微張開的小嘴裏露出了鋒利的利齒。

君無藥看著滿身戒備的黑貓,不緊不慢的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修長的雙腿交疊,好整以暇的看著躺在床上,面無表情的君無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