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大慶朝昇平二十三年,秋高氣爽的好日子。

長泰巷因長泰侯府的佔據而得名,此刻,走在其中的人俱是一臉的喜氣洋洋。

長泰侯府一門兩侯爺,這在大慶朝可謂是獨一份了。今日更是新封冠勇侯陸世祥大喜的日子。

據說新娘子臨門那一刻,冠勇侯會在巷子裏撒錢,前來湊熱鬧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劈劈啪啪的鞭炮聲乍起,不但寒蟬噤聲,就是樹上的鳥雀也驚飛了一片。

“新郎射轎門了!”有人喊了一聲。

就見一身大紅喜服的新郎陸世祥,手握空弓,對著八抬大轎的轎門,竟是遲遲沒有拉動弓弦。

仔細看去,那如刀斧鐫刻的臉上,竟有一絲茫然。

就在這一遲疑間,琴聲乍起,同時歌聲跟著飛揚,“------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遊從之,宛在水中坻------”

琴聲悠揚,歌聲清越,竟像是天外來的仙樂,來賀一段金玉良緣的。

事實上,雖不是天外,卻也是人高之外了。

長泰侯府正門對面的屋頂之上,一人端坐,十指正在面前的古琴上紛飛。看那年紀也就十四五歲。

衣袖飄飄,輕靈飛揚,若仙若幻。

原本喧囂的巷子,更是陷入了落針可聞的沉寂。

直到最後一個音符飄落,人們還遲遲回不了神。

觀那怔楞的表情,尤以陸世祥的最為誇張。

弓早在樂聲響起時就已經落地,眼睛圓睜,嘴巴大張能吞雞蛋,臉色沉鬱,整個人看上去,三魂如同被抽走了兩魂般。

屋上的白衣女子緩緩的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拋下一句話,“冠勇侯要娶親,可曾問過了原配夫人?”

地上的陸世祥猛的上前垮了兩步,步伐明顯的不穩,猶如醉酒。但今晚的喜宴明明就還沒有開始。

白衣女子身邊卻突然多了個紅衣女子。

紅衣女子抬手,環住白衣女子的纖腰,飄飄然從屋頂落到地面。腳尖甫一著地,紅衣女子迅速的退後兩步。

眾人這才看清白衣女子的長相,兩彎濃黑的眉毛下面,是一雙杏仁般的大眼,如同被最好的畫師用墨點過,顯得極其的烏沉。

堅挺的俏鼻下,是抿成一條線的如櫻桃紅般的小嘴。

女子的長相真的如同從畫上下來的一般,這還不是攝人心魄的,讓人倒抽一口涼氣的是女子手裏捧著的物什。

那赫然是一尊牌位,上書幾個醒目的大字,更有近處的圍觀者失聲念了出來:“先妣伊水湄之位。”

更有人不解的問:“伊水湄是誰?”

就算所有人都忘了伊水湄是誰,陸世祥卻也是記得的,不然,他的臉上也不會現出那種遭雷劈了的神情。只見他伸出手來指了指,本意是要往前,卻是踉蹌著一連後退了三四步。

白衣女子在離著陸世祥三米的地方站住,淺淺的福了福身子,“女兒陸未晞見過父親!”

陸世祥心神俱亂,艱難的吐出一句話,“你是晞晞?”

“是!如假包換!因為有娘親的牌位在,死者為大,請父親原諒女兒不能行跪拜之禮。”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