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哇,白嫚薇,你從什麼地方弄來這麼大一條蛇啊?”

喬沫沫指著桌子上的巨型眼鏡蛇標本,嚇得花容失色。

通體烏黑,蛇口大張,一雙蛇眼猩紅如血,瞪得人發顫。

白嫚薇略有得意的說道:“是不是很逼真?這是我爹地去埃及考古的時候帶回來的紀念品。”

“蛇在古代埃及被奉為神明,你看那些法老頭上戴著的王冠就是眼鏡蛇!”

“行了行了,我的大神醫,你最近在鑽研毒劑學用不著跟我來科普,我從小對這種怕怕的。”

喬沫沫有點發怵,看都不敢多看一眼那個標本。

她們兩個人從小就相識,白家是有著悠久歷史的針灸世家。白嫚薇的父親天生只有9根手指頭,沒能繼承家業,所以後來跑去做了考古學家。

而他的獨生女白嫚薇就變成了白家繼承家業的唯一希望。

而白嫚薇也沒有讓家裏人失望。

她天資聰穎,12歲的時候就開始獨立給人診療,22歲被奉為當今最年輕的針灸名家,和那些七老八十的超級國手平起平坐。

醫術出神入化了之後,她就想著法子開始換花樣研究。比如說現在這個危險的課題。

毒劑學。

白嫚薇的實驗室裏放著當今世上最劇毒的生物毒液,每一種只要一丁點進入人體就會死人。

現在,這條眼鏡蛇的標本也變成了她的收藏品。

不過讓她有點不滿的是,這條蛇的毒牙沒了。

“可惜可惜,牙沒了,不好玩了。”

白嫚薇惋惜的看著眼鏡蛇標本,大刺刺的將手伸進張開的蛇頭中。

原本是毒牙的地方有兩個很明顯的窟窿,拇指抵上了牙齒的窟窿處。

這地方就是眼鏡蛇最神秘最厲害的部位,要是有牙的話,是要死人的。

周圍的溫度似乎下降了數分,喬沫沫覺得冷颼颼的,不由自主抱緊了身子。

“薇薇,把這蛇拿走行不,我真覺得挺嚇人的!”

被她這麼一說,白嫚薇就笑了:“怕啥呀,死的,又不是活的。”

她的手指正要離開蛇頭,突然指肚上傳來一個細小的刺痛感,就像被針扎了一下。

一股寒流從腳底升起,就像海嘯一樣席捲了白嫚薇的全身。

不會吧……不會吧!我中蛇毒了?!

白嫚薇只喉嚨發疼,眼前發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條眼鏡蛇的雙眼好像放出一道恐怖的紅光。

她覺得身體就像支離破碎了一樣撕裂般的疼,然後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

天蒼大陸、東離國帝京

“事情辦妥了沒有?”

“都妥了,那個草包白嫚薇已經喝了下過迷藥的酒,人也送進了房。再過一會兒,等人辦事的時候咱們就闖進去!”

“很好!事情成了,本宮重重有賞!”

這裡是帝京最最繁華出名的香雲樓,每天夜裏燈火通明,紙醉金迷,笙歌無限。

風雅閣的包房裏,一名容貌清麗的少女緊閉著眼睛躺在床榻之上。

數分鐘前,她還面色酡紅,呼吸急促,但是現在整個人就像死了一樣胸膛沒了起伏。

“主上,鼎爐已經準備妥當,就在內中。”

“嗯!守在門口,別讓任何人打攪。”

充滿磁性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烏木雕花的門無聲開啟,一條頎長身形大步跨入房內。

蒼墨色的大氅被他隨意的扔到地上,腰帶一解寬袍滑落,露出肌理分明的健碩身材。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