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給,又一個瘋狂的粉絲。”從經紀人手中接過那張卡片,葉凝月的神情瞬間凍結。

“要不是看在卡是純金的,我才不收呢。上面只留了地址跟名字,真是個自戀狂,難道還幻想著你這個大明星去跟他約會不成!”

“我去。”

“我去?!你沒吃錯藥吧!”

……

——我不想再看到你,我們,結束了。

雲閣,魔都的頂級私人會所。站在vip包廂門口,葉凝月忽然想起這句話。

那是她萬念俱灰下的決絕,而他,亦是如此。三年,杳無音信,似乎那個男人天生就該與失蹤聯繫在一起。

凝月遲疑片刻,剛要轉身,卻被門口的帥哥攔住。“葉小姐,Thompson先生已等候多時了。”

説著,帥哥輕敲了兩下房門,推開,並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動作一氣呵成,不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古色古香的中式裝飾,顧寒瑭側身立於開啟的紅木窗前。

從沒見過男人抽煙可以這樣的迷人,挺拔的俊顏,幽冷的氣質。繚繞的煙霧把他襯托的更加優雅神秘。

見凝月進門,他掐滅手上的半支煙,關上窗子,看過去的神情讓人捉摸不透。

“來了?”

凝月恍然回神,將一邊的頭髮縷到耳後,“好久不見,小叔。”

“小叔?”顧寒瑭勾唇,“你終於接受這個稱呼了,但可惜,我不是。”

他總是如此,讓人無言以對。

“葉家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爺爺他……很想你。”

顧寒瑭看了她一眼,紳士的拉出一把餐桌旁的椅子,“先坐吧。”

大得出奇的桌子,寒瑭偏偏坐在了凝月的身旁。精美的菜肴擺滿了整桌,她卻一點胃口都沒有。

“那你呢?”低啞飄進耳畔,凝月抬眸,撞上讓她看不透的深邃,“有沒有想我?”

葉凝月有些神慌,她將指甲深嵌掌心,穩了穩心神道,“錯誤,我不會再犯。”

顧寒瑭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輕笑,“是嗎?難道你來是為了跟我劃清界限?”

“當然不是……小叔。”

男人濃眉微挑,“哦,原來是認親,”笑意加深,“久別重逢,值得我們慶祝一下。”

凝月端起面前的酒杯,兩杯相碰,白色的液體蕩起漣漪。

他輕瞇著眼,仰頭而盡。她也不甘示弱,一口喝完。

入喉的辛辣勾起了心痛的往事,她嘴角噙著一絲苦笑,“你還是不能原諒爺爺嗎?他真的把你當親生兒子,還想把智華全都交給你。”

“你以為我會在乎?”寒瑭的手指在桌上輕點了兩下,目不轉睛地盯著她,語氣有些心不在焉。

“G.T上市公司的總裁當然不會在乎區區一個智華,但那是爺爺畢生的心血,他想把最珍視的東西交給你,難道這樣都化解不了你心裏的恨嗎?”

他抿著讓人難懂的笑,手指輕輕拂過凝月的臉頰,掐著她的下頜,“最珍視的,他最珍視的不是你嗎?”

凝月微怔,“你什麼意思?”

顧寒瑭傾身,“我不相信你不懂。”熟悉的幽寒氣息夾雜著酒精的味道強勢進入了凝月的鼻端。她似中了蠱,渾身滾燙,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我來只是勸你回家看看爺爺,”猛的起身,“如果讓你誤會,抱歉。”凝月轉身想走,四肢卻虛軟無力,天旋地轉間跌入那寬闊的胸膛。

“躲什麼,你怕了?”

那惑人的氣息噴薄在凝月的耳畔,她的臉似著火一般。

“我沒有……放……放開我……”凝月想從他的懷裏掙脫出來,卻是徒勞。

“是你自投羅網。”顧寒瑭緊了緊手臂,她便又像貓一樣,柔若無骨的掉進那溫暖的懷抱裏。

“我……”凝月神態迷離,如囈語般低訴,“我們……不……”

顧寒瑭將食指抵上她的菱唇,“不什麼?不想,不願意,還是,欲擒故縱?”

這曖昧的語氣讓她快要窒息,異樣的燥熱襲遍全身。

再烈的酒,只一杯,也不會至此,除非……

凝月美目微睜,想要努力看清眼前的俊顏,“你……給我下了藥?”

顧寒瑭凝著懷裏的軟玉溫香,冰涼的指尖觸在她的額頭,撫過她的發,“這種感覺,喜歡嗎?”

她虛弱悲涼的笑著,凝月終於知道什麼是自食其果,原來當年的事他一直介懷。

“你……”還沒等她説完,之後的話已被男人炙熱的唇堵住,強勢入侵,輾轉深入。

凝月被他打橫抱起,繞過屏風,走進套房的臥室。

激烈的吻加上藥物的作用,讓她嘗到了**焚身的滋味。被扔到床上的瞬間,她全身的血液沸騰,強烈的慾念呼之即出。

葉凝月撐起身子,拉開晚禮服的拉鏈,妖艷的紅色禮服順著白皙柔嫩的肌膚滑下去。

她帶著迷情的水眸,散發出勾人的魅惑,唇邊的淺笑如罌粟般絕美,亦是致命的毒,“滿意了嗎?”

被撩撥的慾望瞬間爆發,他突然捉住凝月的手,再次狠狠地吻上她的唇,**蝕骨,欲罷,不能。

彼此的衣物被一件件的剝落,在沒有什麼前奏的情形下,樂曲毫不遲疑的奏響。

那一刻,凝月睜大了雙眼,久違的滿足與酸楚填補了身心的空虛。

葉凝月恨他用如此卑劣的手段逼她就範,她更恨自己再一次的沉淪。

什麼都可以是假的,唯獨對彼此強烈的渴望,裝不出,藏不住。她嬌媚的綻放,他貪戀的索取,亦如他們的第一次,每一次。

吸魂食髓的吻,激烈的抽動撕開了所有的偽裝。顧寒瑭望著她,幽深的眼底盪漾著令她熟悉的寵溺柔情。

“寶貝……”他附在她耳邊,輕喚。

“嗯?”

即使曾一次次的被他拒絕,拋棄。此刻,她仍期待著他的愛。

可他,卻在她攀上巔峰時親手將她推入谷底,“我……要訂婚了。”

葉凝月瞪著空洞的雙眼,仿佛剛剛的經歷是一場美麗的夢,而夢醒後只有無望與心碎。

她虛無的笑著,或許他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那稱之為記憶的從前……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