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本屆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的分別有《春天,那麼遠》女主角林菀菀,《週末我們在一起》女主角......”

林菀菀看著液晶屏幕上回放著昨天的金馬獎頒獎典禮,看著裏面主持人風趣的對白,燈光與鏡頭不斷的在五個提名的女演員中間徘徊。

美人傾城、星光璀璨、金碧輝煌。

“呵......”林菀菀不覺得冷呵了一聲。

她起身,赤著腳,踩在柔|軟波斯地毯上,繞過沙發,從酒櫃上取下一瓶拉菲,隨手取過一隻高腳杯,緩緩的走到了落地窗前。

“......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是——《春天,那麼遠》林菀菀!......”

電視裏主持人的聲音和掌聲還在繼續著,只是林菀菀卻已經沒有再聽著了。

她看著眼前高樓林立,燈火萬家,只覺得自己這半生,近四十歲的生命,異常的空虛,以及......可笑。

如今她是影后。

不管別人說什麼,這個影后,在她心中是實至名歸的。

她仰頭飲盡了手中的酒,一杯一杯。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她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她無力的躺在了身後的地毯上,柔|軟的讓人仿佛躺在了雲端上。

恍恍惚惚中,她仿佛看到了小時候被大院裏的一群熊孩子揪著辮子,追在身後唱著:“爹頂綠光,娘要出墻,剩下個小姑娘,有人生來沒人養......”

又恍恍惚惚,看到青春年少時那個叛逆的女孩,再不願受束縛,再不願住那個破落的大院,摔門而去:“我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

絲毫沒有理會身後不過三十多歲的女人,已經華發早生。

她突然很想哭。

想摔門,想任性,卻沒有了那個由著自己的人。

又仿佛看到了不知道第幾次拍電影的時候,被當時的女主角一次次的摑掌,只為了滿足女主要求“如臨其境”的感覺。

林菀菀呵呵的笑了兩聲。

不過是十年河東轉河西,幾年後再遇到,自己也讓她“身臨其境”的感受了一下那被人一次次打耳光的滋味。

她越走越高。

那一條路充滿了算計與被算計,充滿了明裏暗裏的潛規則。

陷害與被陷害,不過是讓她一顆心再沒有柔軟的地方。

是的,沒有那些能幫助她的男人,她永遠都是那個被摑掌的人。

什麼天道有輪迴,不過是欲蓋彌彰的藉口。

這一路走來,她無父無母,無夫無子,到如今不過是一個人罷了。

身心俱疲,污|穢不堪......

******

林菀喝醉了。

近來她經常喝醉,且每次醒來都頭疼異常。

可是,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總是止不住想去追求那輕飄飄的感覺。

這次她醒來的時候卻沒有感覺到頭疼,只有肚子裏發出咕嚕的一聲。

她坐起來,蹬開了身上搭著的小被子。

她呆住了。

那紅紅綠綠的被子上不知道是什麼花兒,卻是記憶裏常見的。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隨後看向了四週。

半新不舊的墻,墻角紅漆大木箱,木箱旁笨重的紅漆衣櫃,衣櫃的門上還有一面鏡子,再往邊上是張八仙桌,八仙桌上還放了半邊西瓜,旁邊的盆裏面是削了外面綠皮的西瓜皮。

愣愣的收回目光,看到一床疊的十分整齊的軍用被子,與自己腳邊的那個花花綠綠的小被子倒也相稱。

讓林菀菀回神的不是被子,而是那小被子旁邊胖乎乎的小腳丫子。

五個腳趾頭像是是假的一般堆在腳面上,小巧玲瓏,仿佛拿個針一刺,就會漏氣一般。

她把手伸了過去,在腳趾頭上狠狠的擰了一把。

疼,疼的她眼淚都流出來了。

她抱著自己的腳丫子,無聲的笑著又無聲的流著淚,直到聽到了外面有了聲音。

“嫂子,這樣會不會對大嫂太狠了點?”一個輕柔的聲音,略帶著心虛的語氣。

“妹子,這事可不賴我,這是你大哥的主意,你想想,我跟你二哥還有你,哪個有大哥那樣有出息,將來光耀我們劉家的門楣可都靠大哥,可不能讓大嫂給耽誤了。”這個聲音壓得雖低,卻蓋不住話裏的尖銳。

林菀菀的眼皮不由得跳了跳。

這個聲音,這種尖銳,她聽過!

這是劉家!

這是劉家的二媳婦,也就是自己的二嬸陳桂娥!

她回來了!

她回到劉家,回到了父母還沒有離婚的時候!

當初在一個上流社會的宴會中,陳貴娥是高高在上的貴婦人,曾毫不留情面的奚落過自己。

那句“婊子無情戲子無義”,林菀菀到現在都記得。

林菀菀的媽媽叫林淑芬,是劉家的大媳婦。她的姓是隨媽媽的,因為那時候父母離婚了。

在那個哪怕成為終身怨偶也不會離婚的年代,她的父母離婚了。

因為她的媽媽紅杏出墻。

作為工廠的技術員,劉志國在廠裏時時加班,掙錢養家,而他的妻子卻背著他偷男人,這是多麼讓人氣憤的事情。

尤其是劉家不認林菀菀是劉家的種,母女被掃地出門後,家屬大院的人都在稱讚劉家有情義,畢竟劉家沒有再深一步的追究林淑芬的錯處。

這件事跟隨了林淑芬一輩子,也讓林菀菀人前抬不起頭,人後自暴自棄。

她現在回來了,回到劉家了,回到還沒有被掃地出門的時候。

她上一輩子活了近四十歲,什麼樣的風浪沒見過,她們兩個的對話,林菀菀一聽就知道有貓膩。

“但是...但是這樣的話,大嫂以後可怎麼活啊!”那個聲音輕柔的女人說著,林菀知道,這應該是劉家的閨女,也就是自己的姑姑劉志芳。

“芳芳,你就是太心軟了。大嫂有文化,人也漂亮,離開我們劉家,扭頭就嫁了人家,說不定比現在活的好呢。再說了,要是大嫂是清清白白的,大哥又怎麼會借著這件事誣賴她。這信裏面的同學,八成就是真的。”

“二嫂,你小聲點吧,小心四週鄰居聽見了。”劉志芳十分的謹慎。

“放心吧,大嫂去鎮上買東西,讓我看著菀丫頭,院裏其他的媳婦跟大嫂作伴去了。”陳桂娥不以為然,之後洋洋得意的說著:“再說了,眼前就有個一步登天的機會,不然你以為大哥能狠下心來這樣對大嫂。”

推薦自己的書:《重生神醫嬌妻馭夫記》,甜寵文。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