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十月的帝都異常的寒冷,昨日下了場大雪,辰時才逐漸放晴,太監們正清掃著積雪,宮女們來來往往為主子們添加新的冬服。一輛與華麗皇宮格格不入的素樸馬車緩緩從側門駛出,車篷上的九尾鳳凰顯示了馬車中人物顯赫的身份。

馬車內小紫檀桌上的香爐嫋嫋,一女子躺在金絲繡的軟枕上半遮著薄毯子,三千青絲綰成朝天髻,九尾鳳釵隨著馬車的前進微微晃動著,精緻絕色的容顏此時卻顯示出疲憊。宮女遞上香茶,女子睜開眼,靈動的眼睛剎那點亮了樸素的馬車,只不過那眼神卻透露出冰冷……

馬車在大學士府邸門前停下,主人好似早已知道有貴人早早在門口迎接。女子走至門口,主人對其點了點頭。大學士府邸沒有過多的奢華,亭臺樓閣、小橋流水別有一番味道,在清幽華美的大學士府後院卻有一座破落的園子,女子熟門熟路進入破屋,小太監輕輕移動一旁的書籍驚現密道。密道內悶熱潮濕,女子還未走到底就聽見一陣尖銳的罵聲。

“柳盈綰你個賤人,你不得好死!”

柳盈綰加快腳步走至那人面前,俯視著她道:“看來你在這過的不錯。”

那人抬頭盯著柳盈綰,那臉分明和府邸主人一模一樣,只不過多了幾道難堪的血痕。

“柳盈綰你別以為讓人假扮就可以矇混過關,皇上會來救我的!”

“救?”柳盈綰不可抑制的笑出聲,“閔夫人,皇上憑什麼救你?”

閔夫人三字刺痛這柳君蘭的心,她想要反駁可是事實如此,她已經不再是當年的賢妃娘娘,而是被自己丈夫賜給其他男人了,如今她人不人鬼不鬼的,生不如死都拜她所賜,她恨,要不是眼前的女子,她也不會淪落到此時此刻!

柳盈綰輕輕劃過柳君蘭的臉嘲諷的看著她。柳君蘭全身癱瘓,臟亂不堪,蓬亂的頭髮上能開間蝨子奔走,但是盈綰會每月一次來給她清洗,她就是不讓柳君蘭死,她就是要讓她這樣的活著,看著自己過的幸福。

“嘖嘖,柳君蘭看你哪還有金貴的樣子,怪不得閔映冉死活都不願意回來,”她靠近柳君蘭耳邊道,“你不知道你這樣有多醜陋,醜陋到皇上都不會看你一眼,哈哈哈哈……”

“你個賤人!賤人!你有本事就讓我死!”

柳盈綰皺眉,道:“聒噪!”

一旁的宮人快速出刀,只聽見一聲尖叫,舌頭斷了半截,但是卻沒有掉下來而是連著一點挂在了嘴邊,柳君蘭滿口鮮血,只剩下半根舌頭的她罵著不利索的語句。

柳盈綰一挑眉甩手給了宮人一巴掌怒道:“狗奴才,誰準你自作主張,沒見著閔夫人說話都不利索了!”

“奴才罪該萬死,是奴才的刀鈍了,沒割利索。”

柳盈綰笑看著柳君蘭伸手,只聽見又一聲尖叫,那半截帶著筋肉的舌頭硬生生被拔了下來。

“閔夫人三日未進食定是餓極了。”說著宮人接過那半截舌頭在一旁煮熟,在柳君蘭的掙紮下一點不剩的喂了下去。看著柳君蘭憤恨的眼神,盈綰只是淡淡笑著,好心為其擦去多餘的血漬。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閔映冉在德州重新納妾了,你也不用盼著他回來發現你,哦對了,聽說這位平妻是個當紅花魁呢,相公要納妾,作為正妻你怎麼能缺席呢?”

盈綰說完柳君蘭眼神一亮,她以為會放了自己,可柳盈綰接下來的話讓她愣住了,等她回過神只覺得全身刺疼,想要扭動,可惜除了頭其他都動不了,在剎那間柳君蘭覺得自己可以動了,只聽見“噗呲”一聲……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空中飄起了雪花,漸漸的鵝毛般的大雪覆蓋了地上點點血跡。盈綰看著太監們將滿身血的柳君蘭放入坑中,種上她最愛梅花樹,她撫上那刻珍貴的梅花樹淡淡呢喃:“今年將會開出最美的花了……”

盈綰環顧四週,這裡是她最熟悉不過的地方,如今柳君蘭已死,下一個就是他了!看著那破落的小黑屋仇恨再一次在心中瘋長,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前世閔映冉給她帶來的虐打和辱罵,這一切似乎就在眼前……

“柳盈綰別做婊子還想立牌坊,要不是你那張臉誰稀罕你!”

“老爺說的對,她呀還不如春香閣的姐妹呢,應該送去調教調教,哈哈哈哈……”

“不要!”床上的女子驚的坐起,靠著床柱喘著氣,她扯了扯發著霉味的破舊棉被朝外面喊了幾聲,不一會兒一個穿著麻布衫的姑娘小跑進來。

“小姐,你怎麼醒了,奴婢給您找來了木炭,這樣我們再也不用怕冷了。”說著放下手中的包袱趕緊點燃,一下子原本冰冷的屋子終於有了點暖氣。

破舊的小屋一根細長的蠟燭渲染著微弱的光,一張小方桌,兩張唯一完好的椅子,老舊的烏木的木床上那躺著一個人,整個人都埋在兩床棉被中,雖然破敗但是還不至於屋漏,乾淨的小屋內引著暖氣有了點人氣。

女子抓著床沿,原本合適的衣服如今確實空蕩蕩,她喊了幾聲,無奈卻發不出聲,一旁的姑娘見著趕緊丟下手中的火鉗握住床上之人的手。

“小姐,慕兒在!”

“啊……啊……”女子長了張嘴還是發不出聲。

“小姐!”慕兒趴在小姐身上大哭著,“小姐,慕兒在,慕兒在這裡。小姐是慕兒的不好,是慕兒沒有替老爺照顧好您,是慕兒的錯!”

床上的女子雖然臉色蒼白,但是依舊絕色,能想想健康的樣子是如何的傾城,可是此時她只是看著這個不滿十八依舊跟著自己的丫頭。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盈綰絕對要讓所有欺負她的人生不如死!

女子瞪大著眼,突然她緊抓著慕兒的手死瞪著幾秒,還是敵不過閻王的催命符,怨恨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疼!這是柳盈綰的第一個感覺,那種刺疼不得不迫使她醒過來。模糊的影子變得清晰,印入眼簾的居然是逝去多年的父親!

“綰綰你終於醒了,爹可擔心死了!”

“爹?爹!”盈綰不可置信的抱著父親,沒想到自己還能再見到父親,熟悉的懷抱讓盈綰不禁濕了眼眶。

“綰綰,你沒事爹就放心了。”

“爹……爹爹,我……”柳盈綰梗咽地說不出話,看著眼前的父親,盈綰有太多的苦楚要訴,她嫁出去多年卻一直不被允許回家,甚至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此時此刻在爹爹面前她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盈綰撲在柳郡侯懷裏,雙手緊緊抓著父親的衣襟,淚水很快浸濕了衣服。柳郡侯拍著女兒的背安慰著,他知道她委屈,可是這般樣子柳郡侯卻有種無奈想笑的感覺。

“爹爹……綰綰好想你,這些年綰綰好苦,綰綰再也不想離開爹爹!”盈綰抱著柳郡侯痛苦道,“原以為嫁了個好兒郎,沒想到卻是個白眼狼,他……他罵我虐我,和小妾一起……一起羞辱我,殺千刀的他還不讓我來見您最後一面!爹爹,是女兒不孝,女兒苦啊!”

“綰綰你在說什麼?”柳郡侯試圖推開女兒,可是盈綰死死的拽著。

“爹爹不要離開綰綰,不要……不要離開……”盈綰抽噎的抱著柳郡侯。這時柳郡侯卻不是時候的失聲笑了,他真的是太寵她了,這點委屈都受不了。

“好了好了,爹知道你委屈,以後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了!”柳郡侯抱著女兒的頭,那腫的小核桃的眼讓他的心更疼了,“乖女兒,是爹不好,爹沒照顧好你。還好你沒事,不然叫爹怎麼面對你死去的娘親,唉……”

這個時候慕兒“噗通”跪下哭道:“老爺,是慕兒不好,是慕兒疏忽才讓小姐掉進湖的,是慕兒好,嗚嗚嗚嗚……”

“掉進湖?”盈綰懵了,閔府沒有湖啊?

“好了,都沒事,爹爹叫廚房給你燉了燕窩,慕兒好好照顧小姐。”說罷還未等盈綰回過神就離開了。

盈綰沉默,她慢慢的思考著一切,她記得自己已經死了,盈綰覆上那額角,疼!突然盈綰愣住了,額角的疤痕是新的?!十五年前!柳盈綰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裡是自己的閨房,她赤著腳爬下床拿起那個還未繡完的手帕,這分明是十五年前繡的!

“哈哈哈哈……連老天爺都幫我!”盈綰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她重生了,她又活過來了,她狠狠的看向門外,“柳君蘭,我要你付出成倍的代價!”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