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雪虐風饕寒風刺骨的天氣裏,一盆冷水迎面澆上了身著著輕薄衣衫的楚凝瑛身上,冰冷刺骨的感覺讓楚凝瑛渾身打著激靈。

此時此刻的她因為那一盆水的緣故凍到瑟瑟發抖,蒼白著的一張臉讓她顯得格外可憐與無助,可這眼底裏的怒火卻並沒有因為這一盆冰水而消逝。

“夫人做到這個地步,不怕天理迴圈,因果報應嗎!”

顫抖的聲音裏有著寒冷與憤怒交雜的情緒,她在這寒風臘月的天氣裏挺直著身子將一個小丫頭護在自己懷裏,怒視著臺階之上狐裘裹身的富貴女人。

“你的丫頭不懂事,本夫人身為當家主母自當有權利教訓下人……”

“至於你,是你自己要替這丫頭擋的,那你就自己生受著!”

趾高氣昂的女人臉上帶著滿滿的輕蔑“現如今這銀子給了你,你也説不得我苛待了你!”

楚凝瑛的生母早逝,高臺之上這個滿身華貴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楚凝瑛的繼母,江氏!

江氏將那一袋碎銀像是打發乞丐一樣的把銀子扔到了楚凝瑛的腳邊,而後再不多看楚凝瑛一眼,不屑的輕笑著走進了如同暖春一樣的內室。

誰能夠想到,現如今跪在這冰天雪地之中,滿身濕透無比狼狽的楚凝瑛是這高門大院裏嫡出的小姐,父親乃是堂堂的內閣首輔大臣。

多年沉積於心中的怨恨加上那羞辱的一袋銀子,讓楚凝瑛痰氣上壅,最終沒能夠支撐到回到院子,直接暈倒在了風如刀割的皚皚白雪之下。

連翹帶著滿身傷痕把暈倒的楚凝瑛帶回了她們的那個小院,當天夜裏,楚凝瑛高燒不退,帶著滿腔怒火心有不甘的死在了這個四面透風的房間之中……

而當穿越而來的楚瑛在進入楚凝瑛的身體之後,她所看到的是楚凝瑛以最後一縷意識留下的兩個字“報仇!”

翌日

又一夜大雪,滿身滾燙的楚凝瑛頭從這間好似柴房一樣的小院醒來,身上的薄被帶著潮氣,回顧著原身的過往的記憶,楚凝瑛帶只為其長嘆一聲,明白了她死前的不甘。

這樣一間無人打理清掃,連帶著大門在這北風的吹動下都在吱吱作響的小院子,誰能想到這裡住著的是這府上嫡出的大小姐。

“咳咳……”幹啞的嗓子讓她不住的咳出聲,消化著原身多年記憶的楚凝瑛適應著自己穿越的事實,而在適應的過程裏,她更是為今後將要如何生活下去而考慮著。

仰人鼻息再去像昨日那樣求江氏要銀子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法子……

“小姐,快把這藥喝了吧,喝了發發汗!”正思量的入神時,一碗墨黑且泛著熱氣的湯藥出現在了楚凝瑛的面前。

昨日挨打的連翹身上依舊帶著清晰的傷痕,現如今看著昨夜裏渾渾噩噩的楚凝瑛醒來時,眼裏泛著淚,臉上滿是委屈與自責。

連翹和榕姨是這府上唯一還在幫襯楚凝瑛的人,榕姨回家探親,原身與三天前風寒侵體,連翹看不過去,這才算計著時候去找江氏要銀子,沒想到引來了這一遭罪……

看著這一碗墨黑的藥汁,楚凝瑛沒有皺一下眉頭直接灌進了肚子,消瘦到早已脫了形臉頰看著格外憔悴。

昨兒個才拿了銀子,今兒個就抓了藥,楚凝瑛知道憑著這麼坐吃山空下去,先不説能不能為原身報仇,就是活下去都已經成為了一個難題!

這麼冷的天,屋子裏連點碳都沒有,江氏故意剋扣著月例,從最開始就是要讓原身自身自滅,不落一點痕跡的發落了原身,真是個惡毒到極致的女人。

“我們還剩下多少銀子?”楚凝瑛深吸了一口氣,向連翹發問道。

“昨兒個那袋碎銀總共是五十兩,我拿了二兩銀子出來給小姐抓了藥,剩下的銀子都在這兒……”

連翹面對著楚凝瑛的疑問,聯想著昨日楚凝瑛昏死過去時的樣子,小心翼翼的將餘下的銀子盡數取了出來。

熬過這數九寒天的日子全靠這一袋銀子,她怕楚凝瑛因為氣節這兩個字,再把銀子丟了,這會看著楚凝瑛拿著銀子,心裏是千萬個小心。

楚凝瑛不懂得怎麼去換算這筆銀子,可一想到光是吃藥就要花去二兩,她就知道這日子並不好過!

思來想去之下,她把心一橫,還是決定拿著這筆錢去做自己最熟悉的老本行,也只有這樣才能夠在活下去的時候,讓她有資本幫故去的原身拼這“報仇”二字。

“請你在等一等,等我足夠強大的時候,我一定幫你把你所受的屈辱全部討回來!”楚凝瑛在心中默默的説著,向原身承諾道。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