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十八歲那年,我將自己賣給了一個陌生男人。

我至今記得初遇他的那天,天色灰濛濛的,整座城市似乎都被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糟糕的天氣一如我那時的心境,對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甚至看不見一絲光亮。

那天下午我約好了一位買家,將家裏最後值錢的這輛車子開往約定的地點。

如果談妥,當場就可以一手交錢一手交車。

眼看就要抵達目的地了,我遠遠的瞧見前方有輛車子橫放在路中央,幾乎將原本就因為修路而變得狹窄的道路堵給住了。

我迫不得已停了車,探頭出車窗,一眼便見一個男人正倚靠在那輛攔路的車子旁不停的抽著煙。

他身姿修長挺拔,做工精緻的黑色燕尾服裹身,看起來矜貴優雅,愣是給這條漫天塵土的道路上增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我揚聲喊:“先生,麻煩將車子開往路邊靠一靠。”

那男人卻像沒有聽到似的,紋絲不動。

我下車小跑到那個男人面前,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

男人終於抬頭看我,“趕時間?”

我説,“是。”

“去做什麼?”

“賣車。”

男人看了眼我身後的車子,唇角勾起,“很缺錢?”

這個男人笑起來真的很好看,我忍不住紅了臉,支吾著應了聲。

他沒再多問,上車將車子開到一旁。

天色越來越暗,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要下雨,我沒有多留,使著蹩腳的車技有驚無險的抵達了約定地點。

一位中年男人朝我走來,上下打量著我,“徐小姐?”

我點頭,“您是韋先生?”

“我是,我是。”中年男人笑著,手攀上了我的肩頭,“徐小姐果然很漂亮。”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倒退兩步躲開他的手,“韋先生,您先看看車……”

“車有什麼好看的。”韋先生打斷我的話,手腕冷不防被他抓住,“讓我好好看看徐小姐你!”

我大驚失色,“韋,先生,請你放手!”

“嘶——”

衣領被蠻橫的扯開,涼意侵襲,羞辱感就如狂風伴隨著雨點卷席而來。

我拼盡力氣的掙扎著,視線逐漸變得模糊,絕望從心底蔓延。

“啊!!!”

忽然一聲慘烈的叫聲從身後傳來,我驚訝的回過頭,便見剛才在路上遇到的那個男人單手扣著韋先生的雙手,錚亮的黑皮鞋正踩在了韋先生的背上。

我像是看到了救星般向他呼救,“先生,救救我。”

他眸色沉沉的看著我,“既然這麼缺錢,不如陪我一夜,一百萬,怎麼樣?”

我瞪大著雙眼不敢置信的望著他,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長得像出來賣的,自尊心作祟,我仰頭衝他低吼:“先生您救了我我很感激,可我不是……不是您想的那種人!”

他淡聲反問:“你不缺錢?”

我攏緊被撕壞的衣服,極其沒底氣的説:“不缺。”

他盯著我,矜貴的説著跟矜持半點兒都不沾邊的話,“是賣給我,還是賣給他,自己選。”

我心下一緊,看了看被他踩在腳下那個禿了頂還鼓著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不吭聲了。

他遞給我兩把鑰匙,報了一串地址,“先過去,洗乾淨等我。”

我低下頭看著他的手,五指白皙纖細,節骨分明,是我迄今為止見過最漂亮的一隻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