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楔子

今晚學校宿舍的電源開關出了問題,住宿生有的點蠟燭、有的開啟手機裡的手電筒APP來照明。

  烏漆抹黑的宿舍房內,女人走到陽台上滑著手機。現在已是深夜,她睡不著,十分害怕睡覺這件事,因為每次睡著她會夢見一個奇怪的人。

  夢裡奇怪的人總是低著頭,聲音嘶啞地說著:「美夢是我的糧食,噩夢是我的天堂。」

  她知道只是做了一場夢,不需要在意,不過當每個夢裡都有祂時,心中開始懼怕祂的存在。

  如果是場美夢,只要有祂出現,夢境會有轉折,成了一場難以從中清醒的噩夢;如果是場噩夢,可以看清楚那人猙獰的樣貌,在極度恐懼的情緒下,迎接夢裡的死亡。

  祂沒有雙眼,而是被兩張嘴巴取代,嘴上不時溢出鮮血,原本的嘴巴其舌頭特別長,時常伸出嘴巴外舔拭流淌而下的血液。

  女人手按太陽穴,試圖靠著按摩減緩頭疼。稍早她傳了訊息給男朋友──我又夢到了,你能來宿舍陪我嗎?

  女人走到陽台,看著宿舍外一片寂靜的道路,她想著這樣就能先看到男友走過來的身影,不過看著看著……她感到有些不安,目光在附近流轉,不敢盯著同一個地方看太久。

  宿舍外傳來腳步聲。

  她的目光隨即集中在走過來的人身上。

  訊息才剛傳出,男友沒有這麼快過來,女人目光會集中在那人身上另有原因。

  宿舍晚歸的夜貓子很多,有的女生會偷偷帶男友回來、有的女生會帶兩到三位男性回來、有的女生真面目竟是男生喬裝打扮而來,以上種種都增添了晚歸夜貓子的神秘感,因此女人目光會馬上集中在來者的身上,不僅是因為男友的關係,還因為晚歸夜貓子的神秘性。

  這一看,女人當下先是傻住,爾後雙腿微微發顫。

  那人穿著和夢裡的怪人一模一樣,身穿破爛到快不能遮體的衣服,下半身的褲子滿是鮮血。

  女人的瞳孔放大,聳著雙肩,呼吸瞬間凝重。

  手機訊息聲響起。內容顯示「我快到了」。

  女人撫著胸口離開陽台,大口換氣,坐在床上極力安撫自己情緒──不是的,剛那人一定不是夢中的怪人,男友是說快到了,等等,這樣他們要是碰面了怎麼辦?

  登愣!訊息聲再次響起──我在你房門外了。

  正好有足音落在房門前,女人吞嚥了幾口口水,躡手躡腳地來到門前,想開口呼喊男朋友的名字,不過她猶豫了。

  她沒忘記剛才看見有人回來,這人的打扮還跟夢中的怪人很像。

  叩!叩!叩!連三聲敲門聲響,女人沒有開,聲響持續了好一陣子。女人緊閉雙眼,不停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

  敲門聲停止。

  門外傳來話聲,聲音嘶啞,「為何不開門?我可是從夢裡出來找你,還跟你男友一起來,快、開、門──」

  突然,門外又傳來她男友呼喊她的名字,其中伴隨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嘶啞笑聲。

  「嘻嘻、嘻嘻,王、夢、涵,開門呀──」

  女人嚇到腿軟坐於地上,雙手撐在地上往後挪動,突然撞到東西,她側頭向身後一看,竟是自己的男友!

  男友沒了雙眼,眼窩潰爛,整張臉龜裂,不停滲出的鮮血染紅了潔白的磁磚。

  女人驚聲尖叫,轉身看著身後的男友,腦海中的確有過一個噩夢是這樣的場景,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是──房門會打開!

  女人立刻轉身,不過腿沒有力氣站起,只好用爬的到門邊,伸出雙腳抵住門板,大聲吶喊:「誰來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放了我阿阿阿!」

  喀、喀,清脆的兩聲,門鎖開了。她心底的害怕無以復加,趕緊換用背部擋住門板。

  門一直往裡推動,不過女人抵擋門板的力量還不小,一時間祂被擋在門外。

  門不停來回開關,發出砰、砰、砰聲響,女人伸著雙手遮擋耳朵,依稀還聽見門把的轉動聲響──喀喀喀喀。

  「開門!」

  「不!給我滾阿!滾!」女人哭吼著。

  忽然一陣天旋地轉,她睜開雙眼在床上坐起。

  原來是夢,不過也太逼真了?女人雙手環抱自己,不停打牙顫。

  房間異常寒冷,女人伸手摸向床邊,拿到手機後開啟手電筒,她想先找件外套穿上。

  手電筒一打開,女人見到房間的門是敞開的,然後感覺有東西握住自己拿手機的手,手電筒燈光被移了一個方向。

  燈光打亮了怪人的面容,滿臉龜裂,祂的聲音低沉而沙啞:「來了,嘻嘻。」

  女人張開嘴巴,叫不出聲音,看著祂的雙眼周圍長出尖牙,浮現的唇瓣包覆住尖牙,原本的雙眼往下凹陷,不久,兩張嘴張開,露出滿口血紅尖牙,牙尖刺穿無數顆眼珠。

  下秒,祂臉上的三張嘴同時張開,無數尖牙咬穿了女人的頭顱。女人的頭顱龜裂開來,血如泉湧般噴灑,祂的長舌在頭顱上蠕動,舌苔舔去美味可口的鮮血及腦漿,龜裂痕跡越來越大,祂仰頭,嘴巴開合角度超乎常人,女人的眼球掉出了眼眶,朝祂嘴巴深處滾落。

  房間不時響起隔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