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西元2257年秋,同時發生在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沿岸的巨大海嘯,摧毀了成百上千個沿海城市,淹沒了無數個村莊。近五億人喪生,八億人失蹤,十億人無家可歸。這是一場令全人類都感到震驚的災難,各個災區的慘狀觸目驚心,許多災區無人生還。建築物被夷為平地,橋樑坍塌。被沖毀路基的公路,從高空上看下去,就像是剛退下的蛇皮,扯在草叢之上,彎彎曲曲、高低不平。全球各個地區以及國際組織都投入緊張的救援工作,全人類都沉浸在悲痛之中!

當然,這場發生在地球上的駭世災難,對於茫茫宇宙根本不算什麼,似乎在浩瀚長空中一個蚊蟲翻了個筋斗!

離美聯體東部的海岸城市紐約僅有不到一百公里處的一個小鎮上,居住著大約三千名華人,占小鎮總人口的一半以上。他們的祖先分別來自于幾百年前的中國大陸、臺灣、新加坡和歐洲等地。許多華人與當地的其他人種通婚,所以另外不到一半的人口中還有很大比例的是華裔。在小鎮上,人們交流的主要語言是漢語多過英語,就連一些純種的美洲或歐洲人,也喜歡用非常蹩腳的漢語和別人交談。

這裡本來是一個非常優美的海濱小鎮。小鎮的歷史要追溯到大約三百年以前,當時這裡是一個美麗的海灣,三面還山,一面對著大海,形成一個“扇”形。這裡是漁民們很好的避風港。一些漁民在海岸上搭起簡易的木屋,作為陸地上的棲息之地,同時也將捕捉的魚類產品,通過這裡運到其它地方出售,換取生活和生產所用的物品。

當時從中國大陸、臺灣、菲律賓等國家和地區通過“跳水”(注:當時一些經濟比較落後的國家或地區的人,比如一些船員,或其他偷渡人員乘坐海輪到達美國之後,悄悄的上岸,不再回到原來的國家,成為當地的非法移民。這種方式被稱為“跳水”)的方式,來到美國的非法移民不斷地聚集在這裡,使這個海灣逐漸熱鬧起來。這些多數來自亞洲和非洲的非法移民,在美國多次“赦免”中,成為美國的公民。他們通過勤奮地工作,逐步在這裡建起了美麗的樓房、酒店、超市、學校、醫院,使昔日的海灣變成一個美麗的小鎮。

小鎮的氣候非常適宜。後面是重疊連綿的山脈,山上的植被非常茂盛。春天,萬物復蘇,山坡上小草吐青、野花似錦,到處飄逸著花草的清香,一陣陣略帶寒意的春風吹過,令人神清氣爽;夏天,東南風從海面吹來,從正對海灣的山谷吹出,帶走海灣的炎熱。秋天,山坡上的片片楓樹,像是天空中一朵朵祥雲;對面湛藍的大海,像一塊巨大的翡翠;在晴空萬里的時候,海邊飛翔的各類海鳥,映出一幅幅極美的畫卷;海風徐徐吹來,總使人感到非常愜意、產生更多的遐想。冬天,山脈將從北方吹來的寒風阻擋在週邊,太陽又像是給小鎮加蓋一層厚厚的棉被,再寒冷的氣候,這裡也像春天一樣溫暖。獨特的氣候、美麗的海港,為這座新興的小城鎮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來自全球各地的遊客。

人在夢中喜、豈料萬劫至,在這場海嘯和颶風的同時襲擊過後,小鎮上樓房全部被摧毀。街道被各類車輛以及飛行器之類的交通工具殘骸所堵塞,很多車輛中還塞滿遇難者的屍體。大街上除了人的屍體之外,還散落著各類畸形動物的屍體,一些變異的肉食海鳥,在屍體上啄食。整個小鎮的上空彌漫著一股惡臭和非常恐怖的氣氛。山坡上低處的樹叢上面,掛滿海草和污濁,像是被用骯髒的開水澆灌了一遍。草叢幾乎被海沙覆蓋,一些大小各異的貝殼,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雜亂無章的光線。

前來救援的部隊和志願者們,乘坐飛行器到達小鎮。由於海嘯和颶風襲擊的範圍大,分配到這個僅僅居住不到五千人口小城鎮的救援人員還不足百人。他們在隊長I.阿哎的帶領下,立即開展了救援工作。到處都是瓦礫,已經看不到原來馬路的痕跡。實際上,整個小鎮,除了一些海鳥之外,幾乎沒有生命;除了海鳥在啄食屍體時,會偶爾發出聲響之外,整個城市廢墟上死氣沉沉!大海異常的平靜,就像哄鬧很長時間非常疲憊的孩子,安靜地躺在那裡,默默地看著被自己搞得一片狼藉的場地……

I.阿哎向全球救援指揮中心彙報之後,馬上命令隊員們開展搜救工作。

小鎮後邊的山坡上有一所學校。站在學校的大門口,可以俯視整個小鎮以及遠處的大海,平時學校的師生們經常站在這裡眺望,尤其在早上日出時,眺望小鎮、大海及日出的美景,是非常愜意的事情。

學校沒有圍牆,只是用鋼管做成很矮的欄杆,以防止學生不小心從山坡上摔下去。進了校門,就是一個標準的足球場。平時小鎮上的居民,也會到這裡踢足球或者玩橄欖球。現在,幾乎所有房間的門窗都被颶風吹落,各種儀器設備被颶風從房間內吹出,散落滿地。靠近山坡的一棟樓房倒塌。足球場上到處都是瓦礫和散落的儀器殘骸,有幾輛汽車也被颶風推翻在教學大樓臺階下。救援人員在一輛被壓扁了的汽車上發現一個女孩,女孩頭部被刮傷,右臂被夾在扭曲的方向盤中,處於昏迷狀態。

這時,救援人員又發現在欄杆上還夾住一個稍大一些的男學生。男孩的右腿從欄杆的夾縫中穿過。當救援人員將他們救起,送到臨時急救室後不久,他們分別蘇醒過來。男孩躺在病床上,腦子中急速地回想十幾個小時前所發生的可怕一幕——

這是週六的晚上,W.達布優和爸爸媽媽吃完晚餐,回到自己的房間,隱形視頻幕上的綠色信號突然閃爍,他的校友X.埃克斯出現在視頻幕上,並微笑著向他招手。

他打開聲音開關,X.埃克斯柔美的聲音傳了過來:“W.達布優,我想到學校一趟,可以陪我嗎?”

W.達布優說:“當然可以,親愛的。你在家裡嗎?”

X.埃克斯做了一個手勢,說:“OK”。

於是,達布優開著汽車,來到埃克斯家接上她,前往學校。山坡並不算高,平時孩子們上學大多是從山腳下的一間文化商場附近綠色廣場通往學校的扶手電梯,或者從兩條徒步臺階通道上山。學校的老師們大多習慣開車從山坡上的盤山公路上山。平時,學校反對學生開車到校,今天是週末,達布優才可以開著他的學生車上山。這種學生車的自動程度和安全性非常高,但舒適性要相應差一些,它是專門為十六歲以下的學生設計的,能夠根據路面的狀況自動限速,並配有自動駕駛功能。

達布優是這所學校即將畢業的學生。他的母親是亞聯體(準確講是亞聯體成立之前的中國)人,父親是美聯體(原美國)人。混血優勢在他身上充分的得到體現,達布優不僅身材魁梧、長相英俊,學習成績也非常好。除此之外,他還是學校橄欖球隊的隊長。他的性格開朗,講話幽默,在適當的環境下又有東方人的含蓄,所以他是全校女生最為關注的人物,也是許多女孩子們所追求的物件。

達布優的家庭是一個非常和睦、歡樂的家庭。父親原來是一名特種部隊的戰士,在部隊練就一副鋼鐵般的身體,後來被派往亞聯體,任美聯體駐亞聯體的武裝聯絡官。在達布優剛會走路時,父親就有意增強他的體質,並培養他坐臥跳躍、摸爬滾打,所以,達布優的身體素質非常好。母親原來在紐約一間大學的實驗室工作,丈夫退役後,和丈夫一起來到其家鄉居住。東方女人的溫存、體貼、善良以及對家人十分關愛等優秀性格集於一身。達布優從小就在母親地呵護下成長,十六歲以後,媽媽才同意他晚上可以單獨外出。

達布優開車帶上埃克斯,從盤旋的公路來到學校。校園裡很寂靜,一般在週六的晚上,學校幾乎沒有人。老師和學校的工作人員要麼外出度假,要麼待在小鎮上的家中。達布優將車停在教學大樓下面停車場的角落,就開始急切地擁吻著埃克斯

過了一段時間,他們隱隱的感覺到天空上發生什麼變化,好像是從遠處傳來的閃電,不斷將周圍照亮。一對幾乎狂熱的輕年人,根本沒有注意到在他們的周圍,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正在急速地逼近!

在山坡上,從山上叢林中沖下來的各種動物,穿過足球場、鐵欄甚至房屋,向海邊奔去。而在海邊,許多海洋動物也沖到海邊的沙灘上。從海洋深處上來的一種變異的、體積巨大的爬行類動物,越過沙灘,向海岸上狂奔,與向海洋奔跑的陸地動物相撞

這種極端異常現象,除了沉浸在週末放縱氛圍之中的人類尚且毫無察覺,幾乎所有野生動物都通過異常表現反應出它們早已預感的災難,就這樣悄悄地來臨。災難也欺騙了那些和人類長期相處,早已融入人類社會的寵物,它們沒有任何提示主人的表現。所以災難來的突然、兇狠,後果十分嚴重!

大約淩晨,突然在離海岸不到百米的海面上形成幾十米高巨浪,快速地向海岸撲來。與此同時,天空烏雲密佈,颶風夾著暴雨也從海面上急速地向岸邊城鎮襲來。人們還在夢鄉之中就被突如其來的強大海嘯和颶風奪走了生命,整個小鎮幾乎在瞬間被夷為平地!全球許多海岸城市都遭到了和小鎮相同的命運。那些正值白天的海岸城市,儘管生命的毀滅情況相對好一些,但當時的情形仍然使人萬分恐怖。當幾十米高的“水牆”從高空壓下來時,親眼目睹這一場面的人,不是呆若木雞、瞠目結舌,就是像在夢魘之中,拔腿逃跑卻又邁不開步,或是不辯方向,卻沖向“水牆”。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達布優繼續回憶著……

當達布優和埃克斯意識到發生問題時,他們的汽車被颶風推到大樓的牆邊,並狠狠地撞在大樓的牆上。周圍像發生山崩地裂一樣,狂風驟雨夾雜著被從其它地方吹來的物體,在半空中盤旋!達布優打開車門,試圖瞭解發生什麼事情。他剛打開車門,就被颶風從車上拉了下來下面的事情,他們都因為失去知覺不得而知。

達布優被高速盤旋的颶風吹得像一片樹葉,剛好落在足球網中,當海水退潮時,又被欄杆阻住。正是這種巧合,使得達布優倖免遇難,才不至於被颶風吹走以及被海水沖走!也多虧颶風開始將他的汽車吹到樓梯旁邊剛好被樓梯和一個窗臺卡住,否則,連汽車都可能被吹走。

達布優實際上是被颶風的拖動以及驚嚇而引起的暫時性昏迷,並沒有受傷。當他蘇醒後,從床上跳了下來,試圖尋找埃克斯,但醫護人員阻攔了他,並向他說明所發生的事情。這時,救護人員告訴他,從汽車上救下來的姑娘,安然無恙。

達布優見到了埃克斯,兩個人抱頭痛哭。救援人員試圖從他們口中瞭解一點情況,但達布優緊拉住埃克斯,不顧一切地沖下山坡。

當他們跑到山下,眼前的景象使他們目瞪口呆:遍地的廢墟、殘骸、屍體,根本無法辨別他們的家在何處!在海水強烈沖刷下,大多數樓房都變成了瓦礫。在這些瓦礫中,還露出許多死者的殘肢,現場非常恐怖。達布優拉著埃克斯從被瓦礫、廢物及屍體所堆滿的地面上艱難地向前尋找,好不容易才辨別出自己家所在的區域。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根本找不到任何目標了。埃克斯又拉著達布優試圖回到自己的家,但昔日那些他們閉上眼睛都能找到的街道、馬路、房屋,全都不復存在,他們只能在這些高高堆起的瓦礫中,漫無目標地穿來穿去。

自從達布優和埃克斯沖下山去之後,救援人員就緊緊跟著他們,防止發生什麼意外。在救援人員的勸說之下,他們慢慢的平靜了下來。救援人員將他們帶回臨時指揮中心,並告訴他們,他們是小鎮上僅有的兩位倖存者。

由於小鎮被嚴重破壞,達布優和埃克斯也無法待在小鎮,救援人員決定將他們帶到華盛頓的臨時救助站。來自很多受災地區的災民和傷患被集中在這裡,接受檢查和治療。達布優放棄政府為他安排在臨時學校讀書的機會,要求加入救助隊伍,到其他災區從事救援工作。而埃克斯則被安排在一所學校繼續讀書

……

眼前的這場災難,使達布優和埃克斯在一夜之間,失去了幸福的家庭,變成了孤兒。也在達布優火熱的心靈中,埋下了與自然災害抗爭,拯救人類生存環境的決心!

達布優從小就酷愛動物,對奇妙的生命以及自然界所蘊藏的無窮奧秘非常感興趣。雖然他生長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父母親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但他似乎對達爾文的進化論更為陶醉。當他從書籍上瞭解到地球上原來有許多動植物已經滅絕的時候,就在思索:滅絕的動植物是因為環境的變化,不再適宜它們的生存。如果恢復了環境,這些滅絕的動植物會不會再在地球上出現呢?

這些想法一直在他腦海中盤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