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01章劫後余生

紫州大陸,印鏡之源,這裡乃是大陸三大兇地之一,鮮有修真者踏足於此,此時烏雲滾滾,黑壓壓一片雲層倣似要壓垮大地般遮天而布,令人望而生畏,寒風瑟瑟,宛如要刺人骨髓般冰冷,時而所露出的一縷月光灑在這片幽靜的林中卻是別有一番勝景。

在印鏡之源中央處,有座海拔上千米之高的山峰,只見其通體居然呈黝黑之色,偌大山體竟然沒有一草一樹,透露著很是詭異的氣息。

山腳下有個洞口,循著寬敞的山洞通道,裏面越來越開闊,不出多遠,一個拐彎眼前立馬豁然開朗,偌大的洞室居然有十來丈之寬,長更是達到了數十丈,居然有數十丈之高,上面更是有一道若有若無的月光射入,一排排黑黝黝編號有序的黑色棺木整齊列于洞裏,靜悄悄一片,略顯渾濁的空氣更是瀰漫著一股森冷的氣息。

偌大洞裏除了這些躺在地上的九百九十個棺木,也只有正前方山壁上所嵌刻著一條黑色巨龍吸引人了,只見它碩大的龍頭俯衝向前,巨大的龍眸微凸而現,彷如怒視圓睜般,頗有一股震人心弦的兇戾之氣,龍身盤卷于後,一雙鋒利的龍爪更是栩栩如生呈現于龍頭之下,更增添了幾分殺意。

“又是陰月之夜,老夫何時才能夠破印而出,也不知青雲宗、天翔宗那些老畜生是否還在修真界,啊…”忽然,一道含著無盡怨恨的滄桑之音竟從黑龍口中發出,一聲尖銳的怒吼形同平地驚雷般,震的山洞咻咻作響,首排九個棺木豁然騰空而起。

“砰砰!!”

一陣巨大沉響,九個黑色棺木盡皆化為了粉碎,九個身著黑衣,年齡大致相同的十七八歲少年立馬現在了空中,只見他們雙眸緊閉,雙臂無力垂落,顯然還處於昏迷的狀態。

“咻……”九道迅疾的黑光從黑龍巨大眼眸之中迸射而出,瞬間就籠罩住了這些少年,他們臉色由紅潤變成蒼白,緊接著又成了枯黃,魚紋般的皺紋居然在眼角處浮現,眨眼間,整張清秀的臉龐已然皺成一片,活脫脫是枯老將死之人。

而黑龍在吞噬了這些少年血肉之後,通身上下已然泛現出一層淡淡的黑光,彷如真龍般龍尾搖擺了幾下。

“砰!!”這些已經成為乾癟屍體的少年豁然爆炸開,除了那些散落一地的黑色碎布,居然連根骨頭都沒落下。

如法炮製般還不足半個時辰,已然有將近一半的黑色棺木化為了木屑,那些裝在黑色棺木之中的少年無一例外,盡皆被黑龍吸幹。

“嗷……”黑龍驀然發出一竄驚天動地的龍吟,恐怖的龍吟震著山洞隱隱作響,地上那些黑色棺木也吱呀輕響。

“蓬!”攜著萬千怒氣的龍吟竟將山崖上那一縷縫隙震開了個口子,一大蓬如炙陽般耀眼的月光頓時傾灑在龍頭上,黑龍頗為貪婪的狂吸著陰月之氣。

“砰……”驟然,數聲巨響,碎木紛飛,三道白色身影從棺木中央沖天而起,沒有任何遲疑,三大高手盡皆揮起飛劍,數道恐怖的能量宛如天邊拂灑而下的華光,令人心神抖顫,身居兩側的那兩個白衣老者站位微微側向中央,朗聲道:“誅心劍陣!”

話音未落,三道攜著吞噬天下之勢的恐怖劍芒在空中交錯,恰似光繩般疊加在一起,速度愈來愈快,劍芒所發出的氣勢也愈發的逼人。

“鼠輩,安敢放肆!”

猶自在吞噬陰月之氣的黑龍,眼見劈來的咄咄逼人的恐怖劍芒,又驚又怒,怒吼一聲眼眸之中頓時綻放出無數道黑光,這些細如光蛇般得黑光,竟然在空中也融合在了一起,儼然就是一隻面色猙獰的黑色巨龍。

“轟!”兩股恐怖的能量瞬息間碰撞在一起,震的山洞轟隆隆巨響,一塊塊巨大的石頭從山頂上震落,就是地上那些黑色棺木也被殃及了不少,連同那些昏迷之中的少年齊齊被攪成了粉碎。

“大哥,三弟,快撤。”

左邊身材較為瘦小白衣老者眼見一擊未中,不敢戀戰,輕喝一聲忙朝著洞口掠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噬魂術!”黑龍臉上滿是猙獰之色,雙爪居然幻化出三道虛影頃刻間就抓住了幾欲掠出洞的三大高手。

龍嘴一張,噴出一縷驚人的黑光,兩排碩大又不失尖銳的利牙瞬間就暴露在空氣中,白衣老者竟然被它活生生吞入了腹中。

“二弟……”

“二哥!”

另兩個白衣老者目眥欲裂,肝腸寸斷的嘶喊。

“咻……”

又一道白影掠過,成為了黑龍的腹中之物,只剩下了最為年長的那個白衣老者:“盛傲天,你這個挨千刀的大魔頭永遠也別想出來,老夫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願。”

白衣老者怒火衝冠,恨不得撕裂對方,奈何盛傲天修為卓絕遠不是他所能抗衡,身軀猛地爆炸開,緊抓住他身子的虛幻爪印一時之間就失去了控制,一道白光沖天而起,虛幻爪影也緊隨其後。

“砰砰!!”白衣老者元神猛地挨了虛影一擊,險些就被擊散,晃了晃身子,在即將被抓住的那一剎那,就鑽入了最末尾的那個黑色棺木,“躲得過初一,難道你還能躲得過十五!”盛傲天nu氣衝衝的説道。

忽然,照在它龍頭之上的陰月之氣迅速減弱,臉色當即一變,無數道黑光從龍眸之中迸射而出,瞬間就卷住了剩下的那些黑色棺木,“轟……”幾乎是同時,百餘個目光緊閉,神情木然的少年懸浮在了空中。

黑光籠罩之下,這些少年一個個被吸成了幹屍,“奶奶的,還有一個。”一聲怒罵,光芒褪去,失去靈性的黑龍再次如雕塑般嵌刻于山壁。

“砰--”

最後那個黑衣少年失去了控制無力墜落在地上,偌大的山洞裏靜悄悄一片,空氣之中依舊有著一股刺激的血腥之味久久不願散去。

不知過了多久,躺在冰冷地上的黑衣少年終於有了所動靜,修長的手指輕輕搖動了幾下,緩緩睜開了雙眸,一臉的茫然;“這是哪,我怎麼會在這裡。”

過了一會兒,意識才逐漸清醒,記憶中自己在落京城東街拐角處被好幾個同齡人所痛毆,迷迷糊糊中似乎有道黑影出現,醒來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此處。

“媽呀,真是見鬼了。”

黑衣少年打量了下偌大而又死氣沉沉的山洞,沒來由的有股冷氣從腳底一下子就竄了上來,渾身顫了顫,暗罵一聲,也顧不及打量嵌刻于山壁中央的那條黑色巨龍以及散落于一地的黑色碎布,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山洞。

過了半個多月,一臉疲憊的黑衣少年就來到了一座破落的小城鎮,看著擺放于大街上的形形色色小吃,肚子更是咕嚕嚕直叫。

“小叫花子,給老子滾開,你這個沒人要的廢物。”忽然,前方不遠處有個七八歲,衣著襤褸的男孩懇求著店面施捨饅頭,竟被兇惡的老闆一腳踹開,還不忘吐口水道。

“沒人要的廢物。”

聞此,陳傲軒低聲喃喃道,心中猛地一陣錐痛,往昔在落京城種種不堪回憶的屈辱涌上了心頭,眼眸剎那間就變的迷茫了,一種道不盡苦澀的痛楚在他雙眸之中隱隱閃現。

自從八歲那年父母雙雙失蹤,他在落京城就失去了依靠,這些年無論是冰天雪地饑餓夜,又或是來自他人的欺淩,他都咬牙挺了過來。為了擺脫困境,他不止一次遠赴修真門派,卻一一吃了閉門羹。其原因無一例外,那就是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

所以,對於廢物這兩個字,陳傲軒極為敏感,這才會一下子勾起了酸楚回憶。不禁同病相憐的看了眼小乞丐,伸進口袋才醒悟自己也是那麼的窮困潦倒。

“難道我陳傲軒就這麼窩囊的過完這一生。”

過去所遭受的屈辱猶似歷歷在目彷如影像般在這一刻逐漸浮現在他眼前,幾滴説不出酸澀的淚水悄然從眼眶中滑落,抬頭凝視著被層層烏雲所遮掩的天空,無視旁人異樣的目光,陳傲軒神情逐漸的迷茫。

“師兄,離雲頂峰異寶出世尚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我們為何要日夜兼程趕赴那裏!”恰在這時,有兩道流光從他頭頂上空掠過,眨眼間就消失在遠方天際,只留下少許餘音在這片天空輕輕回蕩。

“雲頂峰,那不是大陸第一高峰嗎?還有半年時間…應該來的及。”陳傲軒茫然的眼神豁然就被一道頗為耀眼的希翼之光所取代,自忖道。

縱然被好幾個修真宗派拒于門外,卻不能磨滅他內心深處那一縷不屈的意志,只要有希望擺脫他頭頂上那平庸乃至廢物的光環,他都要為之努力,希望縱是多麼的渺茫,他也要嘗試一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