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唐寧慢慢睜開了眼睛,光照強烈,讓她一時還不適應,又趕快閉上。

五分鐘前的畫面又涌現在腦海,身為頂尖特種兵的她,被男友活活推了樓。

死前,她看到了一臉猙獰的男友,還有她同父異母的妹妹,臉上滿是得意。

她一切都明白了,卻似乎什麼都不明白。

從二十四樓跌下,應該粉身碎骨了罷?

想到這裡,唐寧的心就跟她的身體一樣,疼痛無比。

不過,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還能感覺到身上痛?

再回張開雙眸,卻發覺有一大幫子人在距她遲余遠的地方圍觀看好戲。

頭痛地想抬起手揉腦穴,腹中卻又噎又漲,渾身上下像剛被水浸過,衣裳全黏身上。

等等,身上的衣裳不對,身子也過於瘦削了,抬起的手掌像幹柴。

她唐寧是有些瘦,可那是精瘦有力,有胸有臀,哪兒是面有菜色,身無三兩肉?

“哼!魚玄姬,你當是你跳湖自殺挾太子殿下,太子便不休掉你了嗎?”一道譏諷的女音傳來,一大票人開始邊嘲笑邊應和,“華陰郡主説的沒錯,魚玄姬就是一條賤命!”

什麼魚玄姬?唐寧剛一思考著,腦中突然浮露出一道陌生的記憶。

大楚國敬國公,有一庶出女兒取名魚玄姬,自小與當朝皇太子定親,但由於她渾身上下生有疥瘡,個性庸懦,又是庶女,太子早已放言要休掉她,經年以來她一直如坐針氈。

今日清晨,魚玄姬收到個自詡東宮僕人的陌生男子送來的信書,她不認字,因而叫‘剛巧’前來探視的五姐魚紫嫻讀給她聽,才曉得是太子殿下寫給她的一封休書。

魚玄姬癱倒大哭,在魚紫嫻的勸解指導下,勉強來到東宮,跪了半日才被僕人領入東宮。

東宮行苑早已有數十號人等著看好戲,太子則單坐于一桌前,僕人方在研墨。

“賤婦,還不嫌丟人!”太子聲音不帶分毫感情,“既然遲早休掉你,本尊如今就寫休書!”

太子背後的一票人趁機對著魚玄姬譏諷,魚玄姬又驚又愧,絕望之中,跳入了湖中。

太子一票人等瞧著她在水中緩慢溺著,過了好長時間,才命人把她撈上來。

唐寧一邊讀過腦中的記憶,一邊使勁摁壓肚子,咳著吐出肚子的水。

“這樣都不死!”被稱作華陰郡主的女子又張口了,“真是禍害活千年!”

唐寧趔趔趄趄地站起,在自個兒腿上擰了把,清晰的痛楚感已然使她篤定,她穿越了。

湖中,就是她的倒影。

皮膚生滿疥瘡,肌膚粗糲如蛇皮,整個身體形似骷髏,像一件破衣裳吊在了幹柴上。

真是令人作嘔。

上一秒還是美女特種兵,穿到古時,就變醜八怪了。

不過,噁心歸噁心,唐寧皺緊眉頭咽了口口水,很快就接受了現狀。

既然上蒼給她唐寧一回新生命,使她成為魚玄姬,她定會好生珍視。

自此,她即是魚玄姬!

瞄了眼一丈之外那幫扇風驅臭的男女,魚玄姬狠厲的目光狹起,眼神瞄過太子宇文長修。

那是個霸道十足的男子,五官深邃如刀削,給人一種順倡逆死的威迫!

覺查到宇文長修掠過來的目光,像是洞悉所有的鋒銳。

魚玄姬即刻換起一副受驚的神情,畏怕地揪著衣袖,“求求殿下不要休我……唔唔……”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