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睜眼,入目卻是一片漆黑。

雙眼被黑色的眼罩遮住,手腳都被人用柔軟的絲綢緊緊地捆綁……

余念倒吸了一口氣,此刻,她能感覺到男人的呼吸在她的脖頸處遊移,骨節分明的手指攀著她的肌膚,漸次往下。

“誰?”

女人沙啞的嗓音,在這寂靜的空間裏顯得格外的突兀。

慕深沒有説話,手指探入她的長髮,絲絲縷縷,纏繞溫柔,薄唇緊接著覆蓋住女人的紅唇,堵住了她未出口的話語。

唇齒交纏,熟悉的感覺直接刺激了人的感官,那個名字猛地竄入余念的腦海,下一秒,她不可置信的出聲,“慕深!”

男人伸手捏著她的下巴,然後淺啄著她的臉頰和唇瓣,嗓音陰鬱低沉,“嗯,是我。”

果然是他。

“你到底想幹什麼?”

余念聲線都帶著顫抖,她強迫自己冷靜,身子卻還是止不住的發抖。

“我想幹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

手掌,握著她的腰。

余念掙扎,“慕深你放開我,別碰我!慕深,別忘了,是你害死我爸……”

“怪我?”

男人猛地嗤笑一聲。

下一秒,眼睛上的黑布被人扯開,刺眼的燈光,讓余念猛地閉上了眼睛。

下巴卻忽然傳來一陣疼痛,慕深看著女人的眸子,嗓音冰涼,輕描淡寫,“余念,你父親,難道不是活該嗎?嗯?”

男人輕飄飄的語調,讓余念喉嚨一股腥甜上涌,“慕深,你怎麼就這麼狼心狗肺!”

當初余家對他不薄。

可他最後做了什麼?他讓她家破人亡。

“論狼心狗肺,余念,真是誰也比不上你。”

男人解開她腳腕上的繩子,沉重的身子俯身下壓,房間的溫度倣似高溫爐,如火如荼。

“不要!”

余念此刻已懼怕到極點,但男人並未停下自己的動作,一隻手桎梏住她的纖腰,下一秒。

疼……

眼淚直接奪眶而出。

牙齒咬住唇瓣,殷紅的血珠滲出,將蒼白的唇瓣染成玫瑰色。

慕深低頭凝視著女人的小臉,俯身近似溫柔的吻去她的眼淚,語氣卻是涼薄,“怎麼,疼嗎?”

“疼就對了,記住這種感覺。”

“……”

接下來這一夜都是無盡的肆虐。

燈在中途就被他關上,慕深不想看見她的眼淚,男人直接簡單粗暴的做,似乎想與她一併纏綿至死在這床上。

一夜旖旎。

——

天泛起魚肚皮的的白色。

清晨的陽光灑進來,落在女人遍佈吻痕的嬌嫩肌膚上。

余念從噩夢裏醒來,在夢裏,她夢見自己被慕深反覆壓榨,無數種姿勢,時光漫長,他也不肯停止,像是禽shòu。

但她很快發現那並不是夢……

痛。

就像是身體被拆卸又重組過後的那種。

“醒了?”

一道低沉的男聲忽然響起。

余念抬眸,就看見慕深坐在不遠處的沙發裏,男人雙腿修長,此刻隨意交疊著,往上,是灰色襯衫,上面的幾顆紐扣解開的,胸口是小麥色,胸肌微露,鎖骨明顯,是不可多得的身材。

慕深指尖夾著雪茄,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煙圈,似笑非笑的看著余念。

余念瞧見他這副模樣就來氣,抬手就扔了一個抱枕過去。

慕深將抱枕抓住放在一邊,男人滅了煙蒂,幾步走過來,伸手捏著她的下巴,“跟我鬧,嗯?”

“慕深,説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男人指腹摩挲著她的下巴,薄唇微勾,“如果我説,我要你回來我身邊呢?”

余念冷笑,“我説過了,不可能!慕深,我跟你早就沒有一點關係了!”

她眼神堅定,紅唇微抿,巴不得把自己跟他撇得一乾二淨。

慕深目光如一張網將她困住,凝視半晌。

末了,男人緩緩點頭,“好,如你所願。”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