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逃命!

一定要離開這個恐怖的男人。

程思寞雙腳無力顫抖,腦子裡只有這麼一個念頭。

她凝視著梳妝台抽屜裡唯一屬於自己的存款簿,那是她結婚前僅剩不多的存款,她要拿走。

紅眶滿溢的淚珠,冰涼地滾在胸前殘破的衣領上。

一陣刺痛感席捲而來。

白緻的頸項間滿是男人兇狠瘋狂的咬痕,豐潤的雲霞間全是灼熱的五爪印,細嫩的手腕上爬滿繩索無情的勒痕。

這是那男人的嫉妒和霸佔。

男人殺戮般的沙啞嗓音,就像惡夢般在她的耳際邊縈繞著,「程思寞,妳是我的女人,妳已經跟我結婚了,妳到底有沒有覺悟啊!」

男人緊掐著程思寞的脖子,將她桎梏在枕頭的的夾縫處。一股濃烈的酒氣,從男人的喉頭深處漫出,衝出鼻息間。

「明,明漢……」

程思寞脖子發紅,呼吸困難,視線模糊,將僅剩的力氣集中在喉頭深處,勉強顫抖著。

「老……老公,我不能呼吸了,求你放開手。」程思寞卑下的哀求著。

面對這男人,她不知何時變得如此抬不起頭。在他面前,彷彿自己的所有都是骯髒齷齪的,都是見不得光,都是丟臉的。

「程思寞!妳還知道我是妳的老公?妳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羅明漢發瘋似地怒吼著。

眉眼青筋拉扯出如閃電般的憤怒,嗜血而殘暴。

那是程思寞從未看過的模樣,她感到無比恐懼,但她這次已經決定豁出去,不再當一個縮頭烏龜。

「我說過了,我要跟你離婚!」程思寞別過頭去,閃躲男人憤紅的眼眶,嗆辣苦澀的酒氣。

「程思寞!跟我離婚,然後妳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去找其他男人,盡情享受一夜情嗎?妳休想!妳是我的,妳這輩子都是我的!」羅明漢嘶吼般地怒喊,鎖在程思寞喉頭上的雙掌失控地向下掐去。

程思寞感覺意識逐漸模糊。

終於。

這個深愛她的男人,真的要親手殺了她。

程思寞痛苦地微張喉頭,吃力地擠出怒吼,「羅明漢,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你不是已經有了那個大小姐,還要我這淫亂的女人做甚麼?」

羅明漢身形一楞,紅眶裡滾著悵然懊悔的血絲。

轉瞬即逝。

隨後,眼底一簇火苗,明明滅滅。

「淫亂?妳終於承認自己淫亂了,是嗎?程思寞,我那麼相信妳,妳居然背叛我!」

「是,我就是背叛你!你不是想殺了我嗎?你動手啊!」程思寞朝前大吼,頓時感到心頭揪酸疼痛。

她巍巍顫顫地將手伸往床頭後,手心發抖地緊握上方的夜燈,溫暖的熱氣傳導至手心,但她感到無比諷刺。

突然,她猛力一抽,原本亮著溫暖黃光的夜燈瞬間熄滅。二話不說,不假思索便朝壓在自己上方的男人狠狠砸去!

「碰!」一聲清響。

男人悶叫一聲後,抖著眼角爆裂的青筋,意味深長地直盯著下方的女人,不發一語。原本禁錮的手頓時鬆緩,暗眸裡轉動著驚訝而憂傷的淚光。

程思寞仰躺在下,手中高舉的夜燈嚇得瞬間丟下。

她震驚張嘴,揪心的看著羅明漢眉眼處滴滴落下的血珠,朝自己眼皮下方滑落而去,「明,明漢……你怎麼不閃啊?」

羅明漢突然像失了神一般,緊繃的肩膀鬆落下去,落魄的情緒被體內醺然的酒氣帶得狼狽,嘴裡不自覺地開始喃喃自語,「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寞寞妳會背叛我。」

說完,羅明漢傾下身去,撿起被丟落的夜燈,拉緊了夜燈的黑膠電線。

眼神變得空洞陰鶩,著了魔似地跨坐在程思寞腰上,俊冷的臉上,附上一層冰霜,帶著強迫人應允的霸道。

隨後,他將程思寞的手桎梏在頭頂,扯著凌亂的髮絲,跟著黑膠電線毫不留情地捆鎖在一起。

緊接著,一聲急促而帶誘惑的低語,卑微地央求著,「寞寞,給我。我們不要吵了,好不好?我們和好,跟當初一樣,好不好?」

程思寞驚恐得直顫抖,雙手腕間被黑膠電線繞得毫無縫隙,連個施力的餘地都沒有。她看著眼前失控的男人,眼眸裡竟然已經讀不出任何情緒,只有令人陌生懼怕的詭譎,高冷而蕭寒。

「我不要!羅明漢,我跟你之間已經結束了。」程思寞抖著乾裂的下唇,抗拒地嘶吼著。

就在熱淚痛苦滑下時,她感到胯下處掀起一陣冰涼,隨後粗魯帶繭的厚掌爬竄在她柔嫩的雙腿間。

「不要!羅明漢,我不想要,你放開我!你讓我感到噁心,我不准你碰我!」程思寞厲聲拒絕著,將羅明漢推拒開。

未料,她這抵抗的動作,將男人滿腔難耐的怒火全數點燃。

「噁心?妳竟然覺得我噁心?」

羅明漢拉緊掌心下的黑膠電線,憤怒地綁在床頭一端,拉直的身軀跨坐在女人左右竄逃的腰際上。

「程思寞,妳半夜爬上別的男人的床,我都視而不見了,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妳竟然嫌我噁心?」

語落,羅明漢一手扣押著程思寞的手,朝頭頂後方捆鎖。一手強硬地伸進閃躲抗拒的雙腿,一把扯下粉嫩的底褲。

程思寞嘶啞喊著,卻更惹得男人更是燥熱。

「嘶啦」一聲,女人的胴體在昏暗的臥房裡展露無遺,迷濛的月色下晃著胸前的酥軟紅點。

程思寞突然一愣,哆哆嗦唆地求饒,「明漢,我求你,你放開我。我已經懷孕了,你這樣會傷了孩子的。我不願意,我不願意,我不准你再碰我的身體。」

羅明漢嗜血的眼眸裡,滾著憤怒,滾著慾望,「懷孕?哼!妳終於肯承認自己懷孕了?妳為什麼要瞞我?」

程思寞驚訝張眼,隨即警覺地望著自己的下腹,想從男人的身軀下朝外抽出。

她身軀蜷縮發抖,額前的髮絲被扯得凌亂,眼角泛著驚恐的淚光。但這些抗拒的反應,全阻止不了羅明漢的發狂和殘暴。

他憤怒地一把將程思寞扯進自己胸前。

「那好,妳告訴我,孩子到底是妳哪一個一夜情的對象?還是那個對妳糾纏不休的廢物?妳說啊!」

程思寞畏畏縮縮顫抖著,她感到男人身軀的重量已經豪不客氣地壓在自己胸前,甚至刻意壓在脆弱的下腹部。

「明漢,孩子是你的,你難道不相信嗎?」

「我相信。」羅明漢突然冷下態度,面龐泛起一絲冷血,「但我告訴妳這孩子不能留!」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孩子不能留!你難道那麼狠心要我拿掉他!然後你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跟那個大小姐在一起嗎?你為什麼不是去逼她拿掉孩子!」

程思寞撕心裂肺地喊叫著,抗拒的手死命地將羅明漢強壓的胳膊向外推去。

這時,羅明漢滾著怒火的手掌,狠狠地揉進程思寞的雙霞雲峰,發狠地向下用力。

隨後,帶著粗毛的雙腿,粗魯地將程思寞的腿朝兩側掰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