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十五那日,內閣首輔項言的夫人李氏舉辦了賞荷會,邀請京中的夫人小姐來賞花,其實就是變相的相親會,為了給她的長子項陽相看媳婦。家中有適齡兒女的夫人們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便紛紛帶著女兒去了項府。

如此良機,王氏自然也帶著徐韶音和徐珂去了,雖然她們倆都是庶女,項家看不上,但來的還有那麼多夫人,家裏肯定有適齡的小郎君。而且她的次子徐英智也到了成家立室的年齡了,正好可以相看一二。

不過徐韶音並不情願赴宴,她已經梳了婦人發髻,再和這些小娘子摻合到一起算什麼。

王明霞把新做的衣服遞給她,訓斥說:“這時候覺得丟臉了?你和離的時候就該想到的。再說這是為了你好,好讓人知道你又待室來求娶。”

徐父在一旁表示贊同,他也是希望女兒能再嫁個好人家。

可是這這種事難道不是找個媒婆交流一下就好了嗎?不要欺負她是現代來的啊!

不過這些話徐韶音也只是在心裏想想,她知道王氏肯定是故意整治她,畢竟自古以來正室總是跟庶出的不對付。徐韶音身為一個三觀端正的現代人,自然能理解王氏心中的不滿,是以平常除了在口舌上佔些便宜,其他的就能避則避。

她摸著做工精細華美的衣裳,在心裏哼了一聲。

算了算了,這次也遷就遷就她好了。

不過等她知道賞荷會上會發生什麼事後,她一定會後悔來這,甚至還要吐槽如果這是一本小說的話情節之老套。可如果真有一個創作這個世界的作者的話,恐怕也會委屈地說就是因為這次賞荷會有意外發生才會詳細記錄,不然就和她以前參加過的宴會一樣,略過不寫了呢。

她們到項府的時辰不算早也不算晚,和路上遇見的幾位夫人一起進了項府的後花園。和徐韶音一起上過女學的兩個小姐妹眼尖,立馬就瞅見了她,便抱著疑惑來找她了。

徐韶音也看到了她倆,邊說:“母親,晉華她們來找我了,我和她們一起去了。”

王氏看了眼來找她的小娘子,見都是風評良好的,便點頭放她去了。

剛走遠,紅衫的晉華便心急地問:“韶音,你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沒聽說嗎,我和離了。母親急著給我再找夫婿,便帶我來了。”

柔柔弱弱的夏芝很是憂心:“你是不是在夫家受了委屈……”

她還沒說完,就被晉華打斷:“他敢!要真是這樣的話,等這破荷花會結束了我們就去趙家給韶音報仇!”

徐韶音哭笑不得,生怕這脾氣火爆的小辣椒氣性上來把趙家攪個天翻地覆:“小辣椒,你幹什麼,我們是和平和離。”

小辣椒晉華聞言瞪了她一眼,掐著腰質問她:“好啊你又這樣叫我,上學的時候你給我起了這麼個外號,還流傳開來,害得我都不能穿我最喜歡的紅衣了!”這樣一打岔,她倒是把要去趙家報仇的念頭忘了。

她們走著還沒聊上一會兒,就在一個鄰水的小亭上遇見了晉華的母親,她正和一位夫人相談甚歡。晉母也看到了她們,開心地朝晉華招手說:“快過來,我和任夫人正好聊到你。”

徐韶音認得這位夫人,她相公是蘇將軍,和徐父關係甚好,家裏有一子,正是翩翩少年。她朝不情願的晉華曖昧一笑,讓她快去。

“夏芝,我剛和離,還是要低調些。我去找個地方歇著,你便自己去遊園吧。”話雖是這樣說,但其實是因為她和這位夏芝姑娘交情並不深,兩人同是晉華好友才熟絡起來的。

徐韶音一個人挑了個僻靜的小道走著,身邊終於安安靜靜的沒有別人。路旁的海棠樹依偎著太湖石,蔥榮的枝葉間挂著小小的青果。她摘了幾顆海棠果,挑了一顆擦了擦咬了一口,還沒熟的青果僅有幾分酸味,果肉乾澀。

忽然層層太湖石壘砌的假山後傳來一聲幽幽的嘆息:“你也是為了那個可惡的傢夥來的嗎?倒真是跟別的女人不一樣。不過你走錯地方啦,他在東湖那邊。”

這聲嘆息把徐韶音的果子都給嚇掉了,便好奇的去假山後找說話的人。繞了過去後,便看到一個穿著鵝黃衫的少女托著腮,高高的坐在假山上,兩條秀麗的黛眉皺著,端的是少女的愁思,嬌俏清麗。

少女帶著疑問側頭看她,把她萌得只想捏捏少女帶著嬰兒肥的兩頰。等她回過神時,就發現自己已經把想法化為行動,兩隻罪惡的手已經在少女的面頰上捏著!

徐韶音歉然地收回不捨的手:“抱歉,你太像我家小妹了,只是她沒你可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少女撅嘴著道:“我是項陽的妹妹項思渺,你是誰,為什麼會來這?”

“我是安國侯府的徐韶音,來這不過湊個熱鬧。”

項思渺看了眼她梳的婦人發髻,有些好奇,但也什麼都沒問。

徐韶音覺得這個小姑娘越看越可愛,便主動問道:“今天是要給你選個嫂子,你幹嘛悶悶不樂的?”

項思渺又重重嘆了一聲,故作老成說:“唉,我的憂愁不足為外人道也。你要是為項陽而來,就往來時的路一直走,看到個篷船,那就是他了。你要是有什麼說不出口的煩惱,這裡隨便坐哪都好,但是不要打擾我。”

“小小年紀想這麼多幹什麼,來,我們一起偷看美人啊。”徐韶音撩起裙子,爬到她旁邊的山石上,拉著她站起來,從高處俯視園中的花木美人。她指著人最多的一處,說:“你看那,那個白衣姑娘就是京城名姝柳如霖,聽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和你哥是不是絕配。我們一致認為這兩個裝逼犯…呃這對璧人,不在一起簡直是沒天理。”

項思渺被不知情的徐韶音戳中了心事,又開始嘆氣:“你別說了,她肯定當不了我嫂子。”

“你怎麼這麼肯定?無論是家世才情還是相貌,他們都是一頂一的絕配。在女學的那陣兒,我就聽說柳如霖心儀項陽。難不成你哥已經有心上人了?”

項思渺嫌她挨得太近,把她往外推推:“我幹嘛要告訴你啊。”

東湖上,一隻篷船行在青碧的荷葉中,船艙上挂著飄飄青紗簾,一個丰神俊秀青年掀開簾子站到船頭,還朝岸旁的人擺擺手。

岸旁賞荷的小娘子們紛紛慌亂起來,用團扇擋住紅透的臉頰,嘰嘰喳喳地議論起來。

這名青年自然就是項陽。

徐韶音瞧見項陽的出場方式,脫口而出一句“六六六”。引得項思渺奇怪地看向她,她也樂意給項思渺傳授自己那邊的流行文化,就解釋說:“意思是說你哥的行為很溜,是在誇獎他。也還可以這樣說,滿分一百分,我給你八十二分,剩下的十八分以六六六的方式給你。三個六加一起就是十八嘛。”

項思渺撲哧笑了,說:“你太有意思了……”她還要說什麼,卻看到遠處,她哥掀起簾子進船篷的時候,露出一個粉色的身影。她神色一變,一不小心腳下一滑便摔了下去。

突然的變故把徐韶音嚇得心臟猛跳,趕緊下去查看情況。好在她們站的不高,下面又是柔軟的花草,項思渺只崴到了腳。

“你沒事吧,哎哎你幹嘛去啊!”徐韶音扶起項思渺,這小姑娘卻一瘸一拐氣勢洶洶地要往前走。

項思渺確實沒看錯,篷船上,除了項陽和划船的小廝,還有個第三人——穿著粉衣的一名絕色美人。

在場的小娘子沒幾個認識這個女人,但京城的男人必定對她有所耳聞,有所神往,她正是名妓芳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