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次日,徐韶音起早了帶著玉卿去了西郊,那裏葬著她的親生母親何玉。可憐她為徐家產下女兒,因為生產時落下的病根去了也不能埋進徐家祖墳。

徐韶音讓玉卿在馬車那等著,自己拎著籃子跪到了碑前。

她拿出一疊黃紙慢慢旋出扇形,放在地上後拿出了火摺子,平地裏驟起一陣陰涼的風,把火摺子的一點火苗吹得東倒西歪,她連忙用手護住,說:“娘,別鬧。”

香燭紙錢被點燃,嫋嫋的青煙逸散,承載著現世的哀思,將它傳達到彼世。

“娘,我要離婚啦。離婚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也就是和離,在我原來的地方,夫妻只要不想過了就可以提出離婚,那裏一夫一妻,女人也可以上學工作獨當一面哦。你現在是還在地下還是投胎轉世了?如果投胎的話一定要去二十一世紀知道嗎。說來我上一世孤身一人,被車撞死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給我燒紙……說了那麼多,你會不會嫌我煩啊,沒辦法啦,你是我親娘我不煩你還能煩誰。我給你燒了那麼紙錢,你可以買了瓜子嗑著聽我說話。”

就這麼想到一句是一句的,竟也說到來中午。她看著高懸的日頭,連忙收拾了東西準備回去。

今夏的天熱得早,蟬聲也格外的聒噪,寬闊的官道上只聽得見馬蹄聲蟬聲。日光灼灼,馬車的車廂在烈日的炙烤下簡直如同蒸籠,把徐韶音熱得冒汗,大袖中衣全貼在了身上,一旁的玉卿拿著團扇給她扇風也無濟於事。

玉卿安慰說:“走之前我就讓人在井裏冰了瓜果,小姐回去來只管吃個痛快。”

“還是你想的週到,”徐韶音誇獎完,又想起了昨天的事,便決意要敲打她一番,“小玉卿,你這麼殷勤,是要將功折罪嗎?”

玉卿知道自家小姐秉性善良,並未誠惶誠恐地請罪,而是大大方方道:“小姐,昨日的事我和慕雲都知道錯了。我想著小姐和趙公子平日也是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夫妻間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是我們想差了。我和慕雲都檢討了,就昨日的情形,我們該把趙公子攔住。就算小姐沒說,我也寫了三千字的檢討書,只等小姐回去檢驗。至於慕雲,嘻嘻,她認字沒我多,還在頭疼。”

聽她這樣說,徐韶音也沒什麼可挑剔的,便說:“嗯,還算知錯就改。我把你們兩個當作自家姐妹,從未虧待,你們莫要負我。”

玉卿立即表忠心:“我們知道的。別的院子裏的丫鬟小廝最羨慕我們能在小姐手下做事,小姐是真的把我們當人看,不是物件更不是牲畜。”

這廂主仆倆解開心結,那廂趙文瑄已經在徐府求見。王氏跟他們父女想法不一樣,始終覺得和離並非上策,那麼多的夫婦同床異夢,不也是一輩子過了下來?依她看,徐韶音鬧上一陣子還是要回去繼續過日子的。

因此當徐韶音回去後,在大堂看到以姑爺之禮招待的趙文瑄直接臉黑了,但她好歹顧忌著臉面,盡力溫聲問:“你來這做什麼?”

趙文瑄來到她跟旁,長躬身行了個大禮:“為夫有錯,把夫人你氣得回了娘家,現在來向娘子請罪。”

徐韶音微微側身,沒有受禮:“這禮我擔不起,你我雖為夫妻,但貌合神離,情不相得,要是勉強只會成為怨侶。和離書在昨日已經送到府上,你要是不願,也可寫了休書交給我。”

“徐韶音,人何無錯。以前是我太貪心,不知珍惜。可我並未納一房一妾,一直尊你敬你,你還要我怎樣?”

徐韶音不想多做糾纏,更不想讓別人看了她的笑話,冷冷地丟下一句送客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晚上去廳裏用飯,徐父還沒到,四小姐徐珂便陰陽怪氣的說:“二姐,今個下午二姐夫一直在大門外站著,想求得你的原諒呢!”

她和徐韶音同為庶女,卻一直不對付。徐珂嫉妒徐韶音更得父親青眼,徐韶音看不上她小家子氣的異想天開。

徐韶音回擊道:“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整天盯著外男幹什麼,還是先做好你的功課吧!以及,別亂叫姐夫。”

“我也是聽下人說的,不行嘛。你也是多事,當初母親讓你嫁給一個侍郎,你還不願意,偏要自己選個商賈,如你願嫁過去了又要和離,真是不懂你在想什麼。”

兩人之間的火藥味漸濃,門外丫鬟掀了簾子,徐立與兩個兒子——徐英勤和徐英智,終於忙完公務回來了。因此徐韶音和徐珂兩人也偃旗息鼓,不敢言語。

用完飯,王氏把今個的事簡略跟徐父說了些,聽完,徐父讓其他人都回去,單留來徐韶音在這。

等人都走了,他朝女兒招招手,讓她坐在自己旁邊,用一種懷念的語氣講起來從前:“早些年的時候,我跟隨先皇征戰,間歇裏納了你娘,讓她一個弱女子跟著我四處奔波,也就是這時候熬壞了身子。等安定了她好不容易懷上你,卻在生你時落了病根,以至於兩年後就去了。我愧對玉娘,對你便有些放縱,把你慣得有些任性。音兒,現在面對的是你的婚姻大事,關乎你的後半輩子。我問你,你是真要和離嗎?”

徐韶音點頭。徐父繼續問:“就算以後再嫁艱難,難遇良人,甚至是要當一輩子姑子?”

其實徐韶音對一輩子這個概念不敢細想,身為穿越女,她即沒抱負也沒理想,只想安穩過好自己的日子,其中就包括找個好人家嫁了。她有些惶恐,但仍堅持道:“就算如此也要和離。”

徐父仍然勸她:“為父知道你不願丈夫納妾,那趙文瑄是商戶,縱使富甲一方仍然地位卑微,有我在定然不敢納妾。可你若是再嫁,就再難找到這樣適宜的。”

“爹,說起來挺不好意思的,當初驚鴻一面讓我幻想著兩情相悅一雙兩好。可事與願違,他心中有別人。我寧願對著一個不愛的人當個賢良淑德諸事不問的賢妻,也不願意對著一個不愛我的人當個妒婦。”

“那個別人是蔻筠嗎?”

徐韶音一驚,點頭道:“是的,不過是他見了三妹一面後的單相思。”

話已至此,徐父拍拍她的肩膀,下定決心說:“既然如此,明天我就派人把趙家的聘禮送回去。那趙文瑄欺騙我們韶音的感情,就別想再進徐家的門,他下次要再來,就叫人把他打出去。”

徐韶音這兩天哭的實在多了些,眼睛發疼,現在原是想忍住不哭的,可見有父如此,淚水還是像崩了的堤岸一樣止都止不住。

次日。

當抱著持之以恒想法的趙文瑄再來時,便發現昨日還當他是姑爺笑臉相迎的徐府,在今天忽然翻了臉不認人,把他拒之門外。他只當是門房在索要賞錢,便忍住難堪遞上銀兩,可那門房早就得了吩咐,不但沒有收錢,還把他向後一推。趙文瑄的小廝一看就不願意了,和那門房起了爭執,推搡之中帶來的禮品摔得四分五裂。

這片都是官邸,因此這一幕便落入了一名回家的禦使眼中。

他姓朱,單名一個文字。曾因為覺得宮宴菜肴奢侈,便一連上奏,把主持宮宴的貴妃參了一遍仍不知足,又在諫文中把先帝和前朝亡國君都拎了一遍,洋洋灑灑寫了幾十頁。眾人便贈他外號——造紙相公,譏諷他多管閒事,寫奏章的紙跟不要錢似的。

朱文朝這邊望了兩眼,便讓跟著的小廝去打聽是什麼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