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們都是飯桶嗎?我告訴你,如果今日傾城姐姐姐姐有個三長兩短,本宮便將你們的腦袋全部割下來,為傾城姐姐陪葬!”

什麼人在說話?姐姐?她是個孤兒,何來妹妹之說?

費力的睜開眼,破敗陳舊的屋舍內,一女子著一襲繡著朱色牡丹的華服,頭戴金玉釵,面似高空潔月,滿身華貴。

透過女子身後的銅鏡,她看到了一身破敗,青絲散亂的自己,在她的面前還有幾個古代御醫打扮的老者,正誠惶誠恐的望著那尊貴的女子,渾身抖顫如篩瀝。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迷迷糊糊間,墨傾城只覺得一道聲音倣似來自遠古般遙遠,卻倣似近在眼前:“奉尊天意,十世迷殤最後一世啟!”

還未待墨傾城搞明白這句話到底是何意思時,突然她覺得頭一陣劇痛,一些陌生的不屬於她的記憶被強硬的灌入她的腦海。

完了,原來她也趕了把時髦,穿了。

從身體裏那些殘留的記憶中才知道,原來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一直癡愛著西冥國的皇帝宮墨寒。

她為了成就宮墨寒的君臨天下,不惜將乾淨的雙手染滿鮮血,為其幾番生死。

卻不曾想換來的,不是一生一世一雙人,而是宮墨寒的負心絕情!

甚至說,被她親手捧上高位後,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封後大典上,恩將仇報的聯同她最疼愛的妹妹,害死了她的至親,更逼著她服毒自盡!

她還記得瀕死之前她撕心裂肺的大笑,映著宮墨寒那冷酷無情的笑臉,顯得格外的諷刺。

“我的好姐姐,你總算是醒了,可擔心死妹妹了!”正在此時一道柔弱中滿含焦急的聲音傳入了墨傾城的耳中。

順著聲音墨傾城望著那一臉焦急的華貴女子,女子的臉開始慢慢的和記憶中一襲白衣的女子重合,原來這女子便是她前世裏她疼入掌心的妹妹墨傾月。

可就是她那疼到心尖上的妹妹啊,給她最後留下的,卻是刀鋒一般銳利的回憶,直指心臟!

“姐姐,怎麼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在意的人全部血灑斷頭臺的感覺如何?呵呵,墨傾城,我會一點點的奪走全部屬於你的東西,記得,是全部呦!”

記憶回轉,墨傾城回憶起了,刑臺之下,她的妹妹墨傾月貼著她的耳邊,眉目之間滿是得意的話。

“墨傾月,祖父待你那般好,我亦待你那般好,你為何要聯合宮墨寒置祖父于死地?”

她記得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望著自己全家數百條人命全部在自己面前,被儈子手,手起刀落間赴上了黃泉時,眸間滿是不解的望著這個她視為生命中最重要的妹妹。

“姐姐,皇上方才已然給你機會了,只要你說出墨老將軍剩餘黨羽的下落,便可饒你們一家不死,而很可惜你錯過了方才的機會!”

“墨傾月你以為我還會信你們嗎?哈哈,你永遠也別想知道了,告訴你,這些人一定會為我們全家報仇的,我墨傾城在黃泉路上等你們!”

“你……可惡,墨傾城,你竟敢服毒……”

這具身體最後的記憶,便是停在墨傾月氣急敗壞的容顏之上……

“傾月,墨傾城可是醒了?”

正在此時,冷宮的門被人從外打開,一襲明黃衣袍,金尊玉貴的男子從外走進,來人是墨傾城見過的唯一的能將明黃龍袍穿的如此入木三分的人。

如今滿身華貴的男子,早已不是這具身體的原主心裏的那個曾經的陌上公子了。

“墨傾城,念在你曾輔佐朕的份上,只要你說出墨將軍剩餘的黨羽,朕可饒你不死,並許你榮華!”厭惡的看了一眼病榻之上的墨傾城,宮墨寒的施捨語氣,瞬間激怒了墨傾城。

“榮華富貴?呵呵……宮墨寒,本宮送出的東西不喜收回!”墨傾城沒想到,這宮墨寒居然可以把陳世美當的這麼理所當然,不禁冷哼。

“墨傾城,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墨傾城的尖銳反擊不禁讓宮墨寒的心頭一怔。

這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這般牙尖嘴利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