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做自己的主人

有一位修行僧來到施主家,看見對方正用楊枝漱口,並把牛黃塗在前額,頭頂戴著貝殼,手拿毗勒果高高舉起,然後貼在額上,態度非常的恭敬。

修行僧看見他這個樣子,不解的問道:「你到底在做什麼?」

施主得意的說:「我要扮吉相。」

「扮吉相能得到什麼好處呢?」修行僧追問。

「這樣就能得到巨大的功德,譬如該死的,能得以存活;被捆綁著的,能得以解脫;挨打的,能被寬恕等等,舉不勝舉。」

聽到施主如此無知的話,修行僧笑道:「如果說扮作吉相就能獲得這些福利,那真不錯。但是請你告訴我,這牛黃是從哪裡來的?」

「牛黃是從牛的胸腔中取出的。」施主說。

「如果塗上這牛黃,就可以得到吉祥和福報,那麼,牛為什麼反而被人用繩子、鏈子穿透鼻孔,被迫去拖車,被人騎乘,而且還要忍受鞭策、饑渴和疲勞的煎熬呢?」

「牛的確是過著這樣的生活。」施主點頭表示同意,但他不明白這是為了什麼。

「牛自身擁有吉祥的牛黃,卻不能解救自己所受的困苦,這又是為什麼呢?」修行僧見施主仍然迷惑,又進一步開解說:「牛有牛黃,尚且不能解救自己的苦痛,而你只是在額上擦些牛黃,又怎能解救自身的困境呢?」施主聽完修行僧的教訓,覺得有道理,也就默不作聲了。

修行僧又問他:「這種雪白的硬物,又能吹出聲音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它是從哪裡來的?」

「這是從海裡湧出來的貝殼。」施主回答。

修行僧解釋道:「它顯然是被海浪遺棄在陸地上,又被烈日炙曬,才窒息而死的。倘若如此,怎能說是吉相呢?那只蟲跟貝殼一塊兒生活,晝夜都藏在貝殼裡。但當它死去的時候,貝殼尚且救不了它,你現在只是暫時戴上了貝殼,如何救得了你的不吉呢?」施主一聽,連連點頭,默默不語。

修行僧知道自己的話已經打動了對方,是該救他的時候了,便繼續說:「你告訴我,世人把它看成是歡喜丸,非常重視的那個東西是什麼?」

「那是毗勒果啊!」施主說。

「毗勒果是樹上的果實。人要得到它時,先用石頭投擲,毗勒果和樹枝就一塊兒墜地。因為有果實存在,樹枝和葉子才會被打落下來。」

「的確如此。」

「如此看來,你就算有了它,又有什麼吉相可言呢?果實雖然生長在樹上,自身卻無法守住這棵樹。有人投擲要得到它,樹枝和樹葉便也同時墜落,又被做成柴薪燃燒而不能自救,它又怎麼能保護得了人類呢?」

聽了修行僧一番誠懇的話,施主心頭的迷惑頓時解開了。他終於明白,這世上根本沒有一個外在的可以主宰吉凶的東西。

外在的幫助固然重要,但只有自己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正如故事中的施主所領悟到的,世上並沒有外在的、可以主宰吉凶的東西。因此,一定要學會做自己的主人,勇於認識和發現自我,自己主宰自己的命運。

明珠在掌卻渾然不知

有個窮人去拜訪一位極富有又位居高位的朋友。朋友見他窮困潦倒,非常同情他,所以很用心的招待他。窮人在朋友熱誠的招待下放懷吃喝,酒足飯飽之餘竟醉了,倒地呼呼大睡。這時朋友忽然接到官方命令,要到遠方任職,朋友想向他告別,卻搖不醒他,好意要資助他的金銀無處可托。於是想出一計,將一顆高價的珠寶縫在他的衣服裡,然後朋友即匆匆赴遠地去了。

窮人好不容易清醒了,卻未發覺自己身懷寶物,以為自己還是身無分文,又不見朋友蹤跡,只好繼續流浪。直到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兩人重逢了,朋友見他仍潦倒如昔,遂問起那顆高價的明珠呢?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擁有一顆珍貴的明珠而不自知。

人生宛若大夢一場,也像是在道路中摸索,如果迷失自己,做的是迷夢,走的是迷途,只知追逐短暫的幸福,當然無法發現自己掌中的明珠。日本鐮倉時代天臺宗高僧,也是著名的歌人慈鎮和尚有一首歌非常貼切,歌云:「醒來衣中有明珠,猶是迷途路中人。」

佛性就在自己的身上,猶似「明珠在掌」,如果自己不去發覺它,明珠也只是一件無用的廢物而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