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縱橫大師:世間到底有無鬼谷子此人

鬼谷子相傳生活在戰國時期的楚國,姓王,名詡,此人神祕中透露著深不可測的魅力,關於他的出身民間有很多傳說,有說他是村夫慶隆和東海龍女的兒子,又有他是道教的洞府真仙的傳說。傳說並不足信,但鬼谷先生的神祕面紗至今也是個未解之謎。

認識鬼谷子,人們是從著作《鬼谷子》開始的,但是最早人們瞭解《鬼谷子》是從《隋書‧經籍志》中得來的,但是此書的歷史真實性人們不得而知,這就產生了一個疑問:鬼谷子到底有無其人?

人們沒有在史料中發現一些直接記錄鬼谷子的文獻材料,但是間接提到他的卻很多,其中史記的記載頗為引起人們的注意,《史記‧蘇秦列傳》有提到,蘇秦「東師事於齊,而習之於鬼谷先生」。又有《史記‧張儀列傳》中又說,張儀「嘗與蘇秦俱事鬼谷先生學術,蘇秦自以不及張儀」。也就是說蘇秦、張儀這兩位馳騁戰國的縱橫家都曾師承鬼谷子;而司馬遷《史記‧太史公自序》中也有提到:「聖人不朽,時變自守」,唐代著名的史學家司馬貞在其《史記索隱》中說:「聖人不朽,時變自守」此句引自鬼谷先生名作《鬼谷子》,《史記》探究歷史的態度和真實性無須懷疑,從司馬遷的話中可以得到其對鬼谷子確有一定瞭解。

鬼谷先生的重要學說就是縱橫之術,人們姑且從這條線上摸索關於鬼谷先生的一些事蹟,據司馬遷在《史記》記載,漢武帝時期大臣主父偃曾學縱橫術。博學奇儒王充也曾學習縱橫之術並稱此術開山祖師乃鬼谷先生也。這就說明,在漢代人們對縱橫之術的理解也來自鬼谷先生。

西漢劉向、漢魏蔡邕、魏晉皇甫謐、東晉郭璞、王嘉、南朝陶弘景、唐代李善等都在各自的著作中間接連提到過鬼谷先生。美國外交家基辛格的老師施本格樂對鬼谷子的評論是,在當時的歷史中其外交才能和外交技巧的靈活運用,必然成為當時最為有影響力的外交家。

透過對各種關於鬼谷先生論述的總結、分析,大致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鬼谷子確實生活在戰國時代,他是一位行蹤不定的理論家、實踐者。也可以從蘇秦、張儀的生活年代大致推算出鬼谷先生的生活年代。他的一生最重要的影響,就是其縱橫之術和其鼎鼎大名的兩個高徒。他不是傳說中的神仙,只是一個把自己智慧傳遞給別人的普通人。他不願意用自己的真實姓名,故以「鬼谷子」自稱。

【話說歷史】

要瞭解一個真實的鬼谷子,務必不要陷入把鬼谷子看成是多麼神祕的人物,更有甚者把他理解成一個神仙或者能通天徹地的能士。人們只有揭開一些掩蓋在外表的虛無的東西,才會真正瞭解一個人、一些事。

《水滸》淫婦:潘金蓮其人真偽之謎

《水滸傳》裡描寫的武大郎奇矮,不足三尺,靠賣燒餅謀生,他有一個很美貌的妻子潘金蓮,後因潘金蓮與西門慶有染,繼而二人商量毒死了武大郎。

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內,武大郎一直被當做窩囊男人的典型代表而受到人們的鄙視,充當了一個受苦受難甚至被害人的角色,而潘金蓮更甚,數百年來,她被視為「千古第一淫婦」,承受著「淫婦」等道德意義上的唾罵,他們的形象從何而來?無非是中國的兩部古典文學名著──《水滸傳》和《金瓶梅》。

事實上,他們是真實存在的人物,而不僅僅是小說中的人物,那麼,歷史上的他們是怎樣的人呢?

據河北省《清河縣縣誌》記載,武大郎姓武名植,清河縣武家那村人,縣誌和武氏家譜可以證實,武植身材高大,相貌不俗,根本不是《水滸傳》中形容的「三寸釘,枯樹皮」,他聰明好學,知識淵博。明朝某年考中進士,北宋徽宗欽定為山東陽谷縣令,在為官期間,清正廉明,平反冤獄,治理河患,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世人尊稱其為「武大郎」。

武家那村中有一座紀念武植的祠堂,整個祠堂由前庭院、展覽廳、武植碑、武植墓四部分組成。一進武植祠堂,便可見武植雕像及為其正名的圖畫文字。祠堂後院有座土塚,便是武植墓。據其後人介紹,此墓始建於明代,為懸棺合葬墓,土塚原高9公尺、直徑約20公尺,樹木蔥翠。墓前有清乾隆年間武家後人所立護墓碑。1946年初,武植墓曾被掘開,村民親眼看見裡面的楠木懸棺,出土的武植屍骨高大,按照推算生前身高應在180公分以上,他是清官,所以無值錢的隨葬品,他不是賣燒餅的,否則,哪有楠木懸棺和青磚壘墓?

而清河縣城東北的潘家莊(後改名黃金莊),便是被武家後人稱作「老祖奶奶」──潘金蓮的家鄉。潘金蓮並不是什麼潘裁縫的女兒,而是貝州潘知州的千金小姐,一名大家閨秀。她知書達理,隨武植到陽谷縣赴任,兩人恩恩愛愛,白頭到老,先後生下4個兒子。黃金莊正南15公里便是武家那村。

可以說,歷史的真實和我們所知的相差太遠,這麼多年過去了,關於他們的錯誤認知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因四處流傳而為更多人所熟知。是什麼原因使無辜的他們處於這樣的冤屈處境?

話說武植在陽谷為官時,體恤民情,為民請命,官聲很好。而當地的西門氏是「陽谷一霸」,為非作歹,民訟不斷,武植不畏強暴,為民伸張正義,因此得罪了西門家族。西門氏對武植懷恨在心又沒什麼辦法,就編排一些武植的壞話到處宣揚。

就在這時,有一位武植的同窗黃堂家遭大火,便到陽谷找武植求助。他來到陽谷縣一住半月,因武植一直忙於政務,只是來的當天見了武植一面,便再也沒有露面。黃堂以為武植不想資助他,故意避而不見,所以一氣之下回到清河縣。

一路上,他為洩私憤,在道旁、樹上、牆上寫了很多武植的壞話,還編造西門氏與潘金蓮的「緋聞」故事詆毀武植。回到家中,只見一座新蓋的房屋。他覺得奇怪,一問妻子才知道,原來武植得知黃堂的遭遇後就派人送來銀錢,並幫忙蓋好了房子,本想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再告訴黃堂,可是……黃堂懊悔不已,但已經晚了,民間已傳得沸沸揚揚,武大郎和潘金蓮的清譽毀於一旦。

《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就如同一個娛樂記者一樣,沒有弄清楚事實,將聽來的東西經過加工整理,讓武、潘二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聲譽上的損失。但他的後人卻深明大義,努力為蒙冤的夫妻昭雪,黃堂也因太過自責而最終自殺,清河縣的縣誌也明文記載著武大郎夫妻的真實一面,但千百年來民眾中流傳的形象卻已經鐵一般的固定了。

【話說歷史】

不管是否存在潘金蓮這個人,在歷史上,這個人物形象已經被確定,不管怎麼去求證,歷史就是歷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