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當夜,王家大院。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餐。

管家、王彪和幾個丫環立在一旁。

老夫人和王老虎兩個人的菜顯得十分地豐富。一張圓桌上擺上了紅燒鵝腳板,清蒸香鱸魚,八寶豆腐,桂花鮮栗羹等十來盤葷 素菜,紅綠搭配,色澤清爽。王老虎想起自己清貧的職業,何時吃到過如此豐盛的一餐。當下,拿起筷,“叭叭叭”地,三下五去二就把一碗米飯扒了下去。

看的老夫人,忙説道“慢點吃,慢點吃。”

“再來一碗。”一碗下肚,王老虎又要了一碗。看的老夫人倒是十分地開心。她樂呵地看著虎兒,自己倒是沒有多少落肚。一直看著王老虎將第二碗飯扒盡才説道:“虎兒,很久沒瞧見你吃的這麼香了。今個是哪個菜讓虎兒吃的如此香甜。我明兒要吩咐廚子,再照這樣做。”

被老夫人這樣一説,王老虎倒是不好意思 了,“不了,專吃同樣的菜,總會有吃厭的時候,按照平時做的就挺好,我現在的這個樣子讓你見笑了。”

“你看我,這老糊糊,哪有人專吃一樣菜的呀。”老夫人自己也不好意思,苦笑了一下。她轉而又問道:“我聽説今兒個你是送了許家姑娘回家,還請郎中看了她父親的身體。你打算怎麼處理許家姑娘?”在這個娘的眼裏,這個兒子總有諸多不是,也不是問題。但今天的一返常態的表現,讓這個母親也有些擔憂,會不會是兒子又有什麼鬼點子。

王老虎知道老夫人是對自己不放心,生怕自己又會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端來。説道“放心,我自會好好處理此事,不會讓家人擔心的。”到現在為止,王老虎還是不承認眼前的人是母親,句句話,沒叫過一聲母親。

老夫人還是放心不下,道“虎兒,如果有什麼事,可要記得告訴為娘。我們王家可是只有你一根苗啊。”言下之意是王老虎決不能有事,哪怕是做了錯事。

王老虎明白眼前這位老夫人的苦衷,可這又能怎麼樣呢?若是這樣縱容孩子,到頭來只能害了自己的兒子。王老虎相信自己是穿越到了明朝,王老虎雖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在野史書中還是有關王老虎搶親的記載,王老虎搶親,搶了四大才子中的女扮男裝的周文賓,周文賓自稱是城東許大姑娘。結果王老虎將自己的妹妹搭了進去,成全了妹妹和周文賓,讓自己白撿了個大舅子。印象中,王老虎一直做惡事,最後是被問斬的。這就是惡有惡報!

但現實卻不是如此,王老虎沒有妹妹,自己卻真是搶了個大姑娘回來,還將人家的老父親打傷了。

王老虎對著老夫人,道:“我做錯了事,豈能讓他一錯再錯。”

老夫人將信將疑,“這樣甚好,這樣甚好。”

房間內,王老虎坐在桌前,貼身丫環小翠立在一旁。王老虎詢問過今天煎藥的事,並囑咐她這幾天一直去,直到許老康復為止,小翠也一一記下。突然,王老虎話題一轉,“小翠,你實話告訴我,我以前是個怎樣的人?”

這突然的問話,讓小翠不知如何回答,若是如實説,可能會像以前一樣,挨打或是折磨,不如實説吧,又怕還是這樣的結局。正在為難的時候,王老虎道:“你如實説,我不怪你。”

倒是小翠嚇的,年撲地跪在地上:“公子,小翠不敢。”

王老虎知道小翠是怕了自己,也想想王老虎做的事如此不光明磊落,想想也是這麼一回事,就不再繼續問了。

夜已不早,王老虎吩咐小翠退下,倒是小翠堅持要為王老虎更衣才肯退下,王老虎也不再堅持,讓小翠替自己更了衣。

躺在床上,王老虎沒有睡意,此刻夜已深了下來。想想自己,從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教師,到現在至少是富二代吧,有花不完的錢,有眾多的房産,有驅使的下人,是這個社會的上層人物。

偏偏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叫王老虎,是個惡人,是個要被斬問罪的人。他要改變。他想到了許婉,父親的倒下,她如何生計?在明代,商人是不被看好的,地位比較低,像許婉這樣的豆腐小作坊,也只能基本上維計普通的小生活而矣。

她還是要生活的,如果自己拿銀兩去救濟,她斷然是不會接受的。那她定是做老本行,做豆腐。現在許老躺在床上,想來是不能再磨豆腐了,那一定是許婉姑娘一人獨自攬下活計。王老虎知道做古時做豆腐的苦,不像現代人做豆腐都是機器。李時珍的《本草綱目》有介紹豆腐之法,凡黑豆黃豆及白豆綠豆之類皆可為之。造 法:水浸、破碎、去渣、蒸煮,以鹽滷汁或山磯汁或酸漿醋淀,就釜收 人。又有入缸內以石膏末收者。大抵得鹹苦酸辛之物,皆可收斂耳。

他要去幫助許婉。

王老虎小瞇了下眼,隨著四更梆聲過後不久,王老虎就起身下了床,他相信,此刻許婉已經在磨豆腐了,這可是體力活,憑她一個姑娘家的力氣,太辛苦了吧。

王老虎沒想從大門出去,這樣太引人注目。他徑直來到後院,想著翻身從圍墻爬出去。他按照以前的老辦法,後退了幾步,急速奔跑,攀住了圍墻的一處破損處,然後借勢就上了圍墻,“啊,王老虎還有這本事”這決不是師範爬圍墻的方法,王老虎很輕鬆地就上了圍墻,那圍墻中有二三米高,王老虎不費力氣就上了圍墻。既然上墻這麼容易,下墻呢?王老虎當即往下一躍,哈,安全著地。

王老虎知道,這個王老虎是會功夫的,而且功夫還不錯。

果然不出王老虎所料,許婉已經起來,不光是她,旁邊還有她的閨蜜小春,想來今天也是來幫助許婉的。

王老虎在外面尋思著,進不進去?若是不進,自己來有何意義。若是進,該如何進。許婉要自己幫忙嗎?會讓自己幫忙嗎?

王老虎還是要進去幫助許婉,她一個人做豆腐不易,即使讓她誤會。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