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王老虎換上了新衣裳,王彪拎著剛買的禮品,一前一後,向許婉家而去,後面四個家丁或拿刀或棒,一路隨行。

就在出門買禮品之時,何管家已把這個情況向老夫人做了説明。老夫人不明白這個兒子為何要這樣做,因為在她眼中,這個兒子從沒做過這樣低聲下氣的事,更何況是為了一個女子。或許老虎還有其他的陰謀。老夫人看著老虎的背影,露出一絲不安,她轉身向管家説道:“你差人去留意虎兒,若是有不對的地方,你馬上去打點。”何管家領命,差人也往許家,盯著公子。

或許,這就是母親的天性。為了孩子,哪怕是他做錯了,也是保住他。更何況老虎是家裏的獨苗,殊不知,老夫人卻是害了老虎。何管家雖然有話,但作為一個下人,他還是將話咽了下去,畢竟公子關係著王家的未來,他不能有事。

此刻的許家,許老眼看女兒的回來,很是高興,但一聽説王老虎隨即要來探望,心裏很是一驚。昨天王老虎搶親,已經差不多把自己的老骨頭給弄散架了,半條命也搭 了進去,許老躺在床上,無奈地望著許婉,嘆了聲“婉兒的命啊。”

房裏除了父女倆外,還有幾個鄰居。老六頭是許老的老夥伴,他憤憤地説道:“許老,保重身體要緊,傷成這樣了,徒想也是沒用的。”

“這個可惡的王老虎,搶了姐姐不説,現在名日送回來,要給許家賠禮。看,不是叫家丁守住了大門。這明擺著是不讓許家人逃跑嗎?”説話的是許婉的好姐妹小春。

“大不了,我們和王老虎拼了。”眾人憤怒在説道。

“萬萬不可,誰不知道王老虎的兇狠”。 老六頭又道“王老虎仗著自己有錢,欺男霸女,還勾結官府。如要對付他,我們要想一個萬全的的方法。”

“王家家丁眾多,怕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總不能看著讓他們的計謀得逞吧。”

許婉嘆了口氣,又看了看門外的幾個家丁,這真是自己的命嗎?許婉看了看大家,説道“感謝大家的好意,婉兒命如此,也是沒有辦法了。望各位叔伯能照顧好家父,讓婉兒能安心。”

眾人也是一陣心涼。

小春道:“姐姐莫要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話雖這樣説,眼裏倒是一酸,還是沒能忍住淚水。

“可惡的王老虎,總有一天會受到報應的。”

“王老虎來了!王老虎來了!”正當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外面傳來了鄉親們驚慌的聲音,這一聲令人心驚。

王老虎真的來了!

眾人的心一下子懸在了嗓子眼上,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許婉做好了再次被搶的準備,這次她希望王老虎別對自己的老父親下手。

王老虎不知道自己的出現會讓東城的鄉親如此驚慌,準確有説,是如此害怕。不僅是東城的鄉親,王老虎來的一路上,眾人是紛紛讓道,躲著自己,倒是讓王老虎有些心寒。王老虎明白,是曾經自己的所做所為,深深 地傷害了他們。在他們眼中,王老虎就是一隻老虎,一個魔鬼,一個惡棍。

王老虎踏進了許家,一個不歡迎自己的的許家。此時,許老正躺在床上,許婉立在旁邊,其他幾個鄉親埋頭不語。沒有一人前來迎接。王老虎早就料到是如此場景,倒是沒有意外。王彪緊緊地跟在身後,跟來的四個家丁倒是沒有進來,立在外面兩邊排開,等待隨時的招喚。

王老虎先看了許婉清秀有些憂傷的臉龐,心裏有些不忍,此刻他卻不能上前安撫。最後他目光停在許老身上,身子略微向前傾一傾,説道 :“許伯,在下王老虎,昨日不小心打傷大伯,實在是愧疚,今日特前來探望。不知許伯傷勢如何?”

許老不知王老虎葫蘆賣的是什麼藥,冷笑了聲,回答道,“還死不了。”聲音雖輕,但好像很蔑視。

王老虎知道是如此結果。他看了下王彪,道“我叫你請的郎中到了嗎?”

王彪説道:“已經到了,我去叫進來。”

王老虎點點頭,轉過來對著許老和許婉説道:“在下請了位郎中,想看一下許伯的傷勢。”許婉直言道“不需要你的關心,郎中我們自會請。”嘴上雖是這麼説,但知道貧苦人家請郎中談何容易。

“許姑娘,請不要介意。”王老虎轉身面對眾人,繼續説道“許伯的事皆因我起,我自要分擔才是。”

老六頭和許老明白,不讓看,王老虎是不會罷休的,自己和許婉的命運完全掌握在王老虎的手上。許老説道:“看吧看吧。”

王彪就向外招了郎中進來。老郎 中看了下許老的面色,肉眼看了下許老胸口的淤清,又把了把脈,向眾人説道,“此傷説重不重,説輕不輕,只是年紀大了,調理要些許日子。我這裡開上幾副藥,估計要吃上個個把月,方可痊俞。”

郎中又看了下眼前的許老和他的家境,露出難言之色“只不過,這副藥除了有跌打損傷藥之外,還要配合其他藥引調理。比較……比較名貴,這價錢上”。他的意思比較明白了,這貼藥,非常人所能承受的。

王老虎明白了,道“郎 中只管開方,一切由我負責。”

“好,好”郎 中應了下,就回到桌前開方去了。

王老虎又對王彪説道,“等會兒,開好方子,你送下郎 中,順便抓藥回來,送到許家,再命小翠過來,為許伯煎藥”王彪先是一愣,馬上就應了下來。

王老虎對著許婉道:“許姑娘,許伯的傷,一切皆因在下魯莽而起。希望許伯的傷能好轉,以免在下遺憾。”

眾人都不解地看著眼前這位曾經的大惡人,王老虎豈會是這樣一個心思細密,替人家考慮的人。許老也是一臉茫然,王老虎別藏著什麼大陰謀?我一個老頭,倒是沒什麼,呆蛤別害了我婉兒。

許婉自然是知道父親的心思,但面對王老虎的好意,她也沒辦法拒絕。若是拒絕了,倒也不定要生出其他什麼事端來呢?只不過,眼前的王老虎和昨天的王老虎差別大遠了。一想起昨天的事,許婉又是一驚。王老虎凶神惡煞,要把自己吃了的噁心樣子,她不會忘記。

對於王老虎的意思,許婉默認不發聲,倒是應允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