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精瘦男人也是一臉地懵懵地望著眼前的男人,似乎今天的這個男人和以前不太一樣。以前的那個男人會大喝小叫地喚自己,聲音粗曠,還有時不時地打自己的臉,絕不會是現在這樣細聲輕語。他本來已做好了讓公子因 昨夜不讓其與豆腐西施同房的責罰。但現在看著眼前的男人,好像什麼都不知情,更不用説罰責了。會不會是一時酒未醒?精瘦男人又仔細打量了以前的公子,滿臉已經沒有紅光,應是醒了。

醒了也就醒了,千萬別是又一時想起,對自己一頓拳打腳踢。想到這,精瘦男人冷汗直冒。在以前,這不是沒有過,秋後算帳的事還不是多著呢?他索性又彎下了些腰,説道:“公子,我帶你去看下豆腐西施,她好著呢!今晚肯定可以同房。”

王志翔卻是不依,朝著院落大喊了起來,“導演……導演……”不叫倒還好,這一叫,把整個府裏的人都叫醒了。只見從遠處又跑來兩三個丫鬟,喊著,“公子,公子,老夫人叫你呢?”

精瘦男人一楞,趕緊説道,“公子,咱們還是先去了老夫人那兒,回來再看豆腐西施。” 王志翔哪管你是老夫人還是誰,還一個勁地大聲嚷著。

精瘦男人也是沒有辦法,徑自立在一旁。旁邊的幾撥丫鬟也都面露苦色,不敢吭一聲。

沒過多少功夫,一位老婦人急急地趕了過後,身後跟了一位白鬚長者,兩個丫鬟和四五個家丁。“鬧夠了沒有。”老婦人聲色嚴厲,但言語中還是充滿著一絲母性,隨即又溫和地説道,“虎兒啊,娘都依了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看著這一雙充滿母性的眼睛,王志翔卻是不知怎麼説好。旁邊的白鬚長者也説道:“公子,老夫人的心思你是知道的。為了你,連在傷天害理的事都依允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你們誰啊?” 王志翔對眼前的一切徹底懵,“你們是誰啊,我在哪啊?”呼聲顯得很無奈。

“我不是在做夢吧”。王志翔自言自語道。他使勁地捏了捏自己的臉,不是一般地疼。不是做夢。

也不是像拍戲,整個場地沒有看到錄影機,導演和劇務人員。

是穿越?

不會吧!那我又是誰?

王志翔望了望四週的人,又瞧了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他能想到的只能是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不是自己的時代。他想到必須先搞清楚眼前是什麼情況,什麼傷天害理?什麼豆腐西施?什麼什麼?這一切的一切。

鬧騰了一陣,王志翔安靜了下來。招呼了下精瘦男人,“那個誰,你過來。” 精瘦男人馬上小跑了過來,湊到了王志翔旁邊,王志翔輕輕説道:“旁邊白鬚年長者可是誰?”

“我們何管家”精瘦男人也輕輕地回了句, 同時也不解地瞧著眼前的公子 。

“算了,算了。” 王志翔也不再問話,只是自顧自地回了自己的房間,卻不管老夫人和一院的下人。

“這孩子”老夫人嘆氣,也是無可奈何,她對著精瘦男人説道,“王彪,你好聲地看著公子,不要讓他出了事情。有任何事情,記得來告知我。”説完,也扭頭走開了。何管家和一幫子家丁也都退了去,院落裏只剩下王彪和兩個丫鬟。

王彪吩咐道:“小翠,給公子去端碗粥來。”

“是”一旁的丫鬟應允了聲,就往櫥房了去。

很快,這個叫小翠的丫鬟端了碗粥上來。這個時候王彪和小翠一前一後朝公子的房間走了進去。

一聞到了這粥的味道,王志翔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這才感到自己是餓了。王志翔接過碗來,只見幾粒紅棗徜徉在白色的粥裏,粥晶瑩剔透,他一口氣將粥吃了個精光。

王志翔吃飽喝足了,望著王彪,説道“你把豆腐西施的事,給我原原本本的説一遍。” 王彪一楞,事都是公子做的,倒叫我復述一次,也沒法,誰叫他是公子呢?

王彪小心翼翼地將此事復述了一次,王志翔也明白了其中的一二。

豆腐西施名叫許婉,住在城東里弄,和老父親相依不命。他家開了個豆腐小作坊,每天也做些豆腐賣賣,勉強算能度日。許婉年輕又貌美,心地又善良,人稱豆腐西施。那一日,公子和王彪閒沒事剛好路過,見到許婉的美貌,心生邪念,就要將她搶了來。

公子老母親心地善良,堅決不同意。但因公子是獨子,又以離家,斷絕關係相威脅。最後不得不讓步,讓兒子搶了許婉回來。之後,母親想到自己兒子做了的諸多惡事,又對自己同意此事十分懊悔,怕獨苗遭到報應,就吃齋唸佛豈求原諒,她願意自己折壽來償還兒子的罪孽。

本以昨天晚上洞房,沒料到府上來恭賀的人太多,公子與數人酒戰,卻不勝酒力,喝了個伶仃大醉,不醒人事,王彪只好差人將公子獨自送回了房間。

王志翔聽到搶了人,還強要圓房,心頭一股怒氣沖天,自道:還有沒有王法了。

“你,帶我去見豆腐西施。” 王志翔對著王彪説道。

一主一仆,一前一後,在一個家丁的陪同下,轉了兩個彎,來到了另一間房間前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