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在朱平槿魂穿的同一個時刻,在大明朝聲名赫赫的巨寇賊酋張獻忠,正率領農民軍冒著雷雨向蜀地的中心——省城成都府方向急速北進。經過數日鏖戰,他們終於在昨天攻破了仁壽縣,殺了知縣劉三策,並按照張獻忠的戰前宣誓屠戮了全城。

農民軍主力迅猛北進之時,有支千余人的先遣部隊,已經趁著雨夜提前秘密趕到了成都府,就隱藏在西城墻下的民宅或草叢中。先遣部隊以數十人先行鑿城,另數十人在後面準備替換。大隊人馬則靜靜躲在百步之外,忍受著饑寒交迫的侵襲,看著前面兄弟朦朧的身影晃動。

鑿城,對付成都府這種年久失修的城墻並不複雜。士卒們先用小刀清理城磚縫隙中的雜物,留出矛尖楔進去的空間,然後握住矛桿上下左右搖晃,鬆動城磚,再用小刀一塊塊撬下來。經過近三百年的歲月侵蝕和重力擠壓,成都府的城磚已經變得酥碎,磚縫也變得不再緊致,有些地方大得甚至可以插進拳頭。所以,鑿城的進度很快,不到一個時辰,他們已經剝下了一大片城磚,露出了城墻裏面的夯土。現在,他們最熟悉的工具鋤頭和鐵尖,終於派上了用場。

鑿城隊伍中沒有人説話,但他們並不擔心被城墻上的官軍發現。以官軍佈防的鬆懈程度,放哨的士兵早就該躲進草棚中躲雨避風去了,應該發現不了義軍的夜襲行動。再説,官軍的燈籠火把已被風雨吹滅淋濕,挖土的聲音也被風聲雨聲壓制,官軍又不是千里眼順風耳,怎能想道風雨之夜中有一夥人正在鑿城?(注一)

崇禎十三年臘月十九,清晨,獻賊鑿城之後的第四天。

成都府的中心,蜀王府西門遵義門城樓。

鉛雲低垂,細碎的雪針隱隱約約飄落下來。近處的雪針被城樓飛檐擋住,稍遠的則落在城頭上,轉眼鑽進青磚縫隙,變成一點點濕潤,蓄積在一片片青苔或者一蓬蓬雜草的根系中。除了遠處的幾聲雞鳴狗叫,城樓四週寂靜無聲。幾個郡王府的宮殿朦朦朧朧,千年古城便隱藏在這一片灰白色的清冷之中。

寒冬臘月,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時節。蜀世子府大管事,太監曹三保輕輕在靴子中跺了跺腳趾頭。一絲寒風悄然鑽進身體,讓曹三保不受控制地抖動起來。可曹三保多年侍候貴人練就的隱忍本事發揮了作用。在早晨的陰冷清寒中,他的身體仍然能長時間保持著自然前彎,臉上挂著微笑,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曹三保知道,他背後有兩個小宦官跟著看著,一個叫王四忠,一個叫李四賢,還有幾個宮女在更遠處隨時聽用。雖然這兩個小的在自己面前比親兒子還孝順,但曹三保知道,宮裏的規矩,就是無時無刻的爭寵上位。自己稍一疏忽,被壞人旁邊一捅,落在主子眼裏失了寵幸,便是萬劫不復的深淵。守王陵、刷馬桶算是積德。直接拉出去打死,拋在亂墳崗讓野狗啃食,這才是常事!

想到這兒,曹三保身形泰然不動,耳中細細搜索著身後的哆嗦聲。他心中暗暗得意:“兩個狗崽子,實在還嫩點!”

“曹伴伴!”前頭傳來了召喚。聲音細微,沒有一絲的火氣。

曹三保瞬間收神,快進三四步,走到主子側後。

“世子爺!”曹三保的腰彎得更低了,臉上的笑更濃了。

“今天可有獻賊的新消息?”

曹三保知道,世子爺問話的意思,是今天在城頭上還能不能發現獻賊的蹤跡。

四天前,即臘月十五夜裏。獻賊前隊在成都府城的西北角趁雨鑿城,幾乎洞穿城墻,幸好成都命不該絕。新任巡撫廖大亨擔心年底出事,把撫標派上了城頭。撫標中有一營董卜蠻兵,巡到西城,立即發現了險情。董卜蠻兵迅疾示警出擊,官賊雙方一場廝殺,結果賊寇敗退,成都轉危為安。

成都府的城墻有東南西北四面。南、北、東有寬闊的錦江和南河(錦江與南河均是岷江內江支流)三面圍著,墻根用條石堆砌,上半截才是夯土包磚。可西城墻外只有條不寬不深的西郊河,而且全是夯土包磚。獻賊鑿城的就是西墻這一截,可見他們早已探知成都虛實!第二天剛亮,獻賊大隊即出現在南城外,但並沒有強行攻城。不久後,獻賊大隊從南向北,繞過東城而去。隊伍斷斷續續綿延數十里,整整走了一天。

賊寇薄城,四川的大小官員自然緊張萬分。他們緊閉四門,火燒屁股似的抽調官軍募集民壯上城禦賊,一連鬧騰了好幾天。但獻賊北去,卻沒有再來。十七、十八兩日,城外都沒有賊人的動靜。今早王府已經派人打聽清楚:子時沒過,巡撫衙門就派了幾撥細作吊出城去四處打探,至辰時已經全部回來。細作回報,省城四門外十里以內,都未發現獻賊蹤跡。現在各個衙門裏沒人知道獻賊到哪兒去了,更不知道獻賊會不會施個拖刀計,殺個回馬槍,重新攻打成都。

曹三保趕忙將自己知道的條條細細回稟。末了,曹三保小心地從背後打量小主子的神態。只見世子爺還是背著雙手,嘴角沒有絲毫動靜,眼睛直直地望著府外,卻不知聚焦何處,只有右手指在左手背上偶爾敲擊一下。曹三保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現在進言,説天氣太冷,請世子回府。畢竟他作為世子府中的大太監,對世子的身體健康要負重大責任。他又是世子陪伴,説句本分盡忠的話也是沒有過錯的。只是……自從那晚掀開被褥,曹三保便惴惴不安。世子從小到大,他都是隨身陪伴。他從來沒有在世子眼中看到那樣的眼神……燈籠光亮處,世子好似嗜血的猛獸!

“這該死的世道!天變了,人心會不會也變了?”曹三保心想,“自己還是再小心些。那些挨千刀的獻賊!”

又站了小會兒,半邊身子幾乎凍僵的曹三保終於開了口:“世子爺,這天冷……”

曹三保話剛出口,卻見少年的世子揚手轉身:“走吧。回世子府!”

注一:《蜀碧》上説,張獻忠鑿成都的時間不是崇禎十三年臘月北上德陽時發生的,而是崇禎十三年秋從川北南下川南之時。起義軍差一點鑿穿城墻,結果被董卜土司兵打了出去,還被殺了萬人。顧誠先生沒有採信這個説法。董卜土司,又稱穆坪土司或寶興土司,清代嘉絨十八土司之一,今雅安市寶興縣境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