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喬冬暖想要拒絕的話,在對上譚慕城的墨色銳利的眸子時,梗在喉嚨,説不出來了。

而譚依依拍手稱快。

“好啊,小叔,就這麼説定了。”

而譚慕城漫不經心的勾唇,喬冬暖卻總感覺,譚慕城的眸子裏,有著讓她犯怵的危險。

説不上來為什麼,只是她的直覺。

她剛鼓起勇氣,想要再次拒絕,譚慕城的電話鈴聲響起來。

他起身,一手抄在口袋中,一手接聽電話,

話題沒有再繼續,譚慕城因為公事離開了。

喬冬暖整個人,像是忽然沒了骨頭一樣,虛弱癱在了譚依依的身上。

嘴裏咬牙切齒著,“譚依依,譚依依,你幹嘛要説那樣的話?我跟你有仇是不是?”

譚依依朗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瞧你沒出息的樣子,害羞什麼?我小叔就是你小叔,甭客氣。等你真的找到了男人,我們就給小叔送個禮唄。”

喬冬暖起身,杏眼圓瞪,目光晶亮,“什麼成不成的?這是重點嗎?”

“那什麼是重點?”

重點是,她剛在譚慕城面前那般狼狽,還因為下藥對他這樣那樣過,轉頭就讓他介紹男人?

她簡直想死一死的。

但是,這種話,喬冬暖不能跟譚依依説。

她最後只生無可戀的垮了表情。

當晚,應譚依依的強烈要求,喬冬暖還是在譚家住下了。

譚家長輩對喬冬暖還算熟悉,當初兩人在大學的時候,譚依依也就這麼個正經朋友,其他的狐朋狗友完全不算,譚家父母都還挺喜歡喬冬暖這個孩子,而喬冬暖一向也算得長輩緣,相處起來還算輕鬆。

另外一個讓喬冬暖感覺還算輕鬆的一個原因,是譚慕城沒有回來。

淩晨的時候,譚家一片靜謐,喬冬暖翻來覆去卻睡不著。

她起身,走出房間,沿著昏黃的地燈,走下樓,客廳留一盞小燈。

走到沙發坐下之後,她怔怔的腦子裏,想了很久。

想母親白卉,想蔣家,想自己該如何處理。

但是喬冬暖也向來不是杞人憂天的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要是蔣家還不死心,當她是傻瓜一樣利用的話,她也不會再顧忌什麼了,何必期盼那本來就沒有的親情呢?

喬冬暖打了個哈欠,有了困意,乾脆起身,準備上樓。

眼神隨意的看過去,樓梯口暗處一個高大的身影,卻讓她差點驚叫出聲。

“誰?”

心口顫了顫,喬冬暖這才看到,譚慕城走出來。

他一身家居休閒衣著,灰色T恤長褲,略疏懶,只一雙漆黑的眸子,仍然不改她的銳利。

喬冬暖精緻的小臉兒上,微微粗了蹙眉。

這個男人,到底在這裡站了多久?

不過喬冬暖不想待在這尷尬的氣氛中,且故意開口稱呼譚慕城為“叔叔”。

“譚叔叔,打擾您了,我下來喝了杯水,這就上去了,晚安。”

她要上樓,就要越過譚慕城。

喬冬暖整個人渾身緊繃著,剛要走過,卻突然被他捏住了手腕。

當即,喬冬暖僵硬住了。

而她很明顯的感受到,譚慕城的手指,在自己手腕內側摩挲了下,不知是不小心還是刻意的。

她儘量保持冷靜。

“譚先生,您……還有事兒嗎?”

譚慕城黑眸深沉,落在喬冬暖的小臉兒上,她的眼神裏有戒備,有小心,有緊張,也有害怕。

讓人一眼望到底,是真的沒有算計還是太過會掩藏?

就在喬冬暖以為譚慕城想要做什麼的時候,他卻突然放開了她的手腕。

雙手抄進口袋中,像是剛才沒有發生過那樣的事一樣。

“怎麼不叫叔叔了?”

剛才那一聲,喬冬暖無非是故意的,將他擺放在一個長輩的位置上,怕他做什麼。

譚慕城顯然也明白。

“一時不太習慣。既然沒事兒了,我先回房——”

“喬小姐,”

譚慕城打斷喬冬暖的著急告別,“如果不介意的話,幫我倒杯水?”

啊?

無視喬冬暖的驚訝,譚慕城已經走到沙發上坐下,那態度,大概是習慣讓人這麼伺候的?

喬冬暖無奈,又不能拒絕,走進廚房,倒了杯水,走到沙發旁,打算放下杯子。

杯子沒放下,譚慕城已經伸手,直接從喬冬暖的手中接過。

兩人的手指,不可避免的碰了下。

喬冬暖心裏一慌,趕緊收回手,不敢看向譚慕城。

“那我——回房間了。”

喬冬暖更是急切了,轉身,譚慕城低沉的聲音,在她身後傳出來。

“如果喬小姐有什麼困難,我譚慕城可以幫忙的,你任何時候都可以提。”

喬冬暖皺了皺眉,他這是什麼意思?

“譚先生,多謝您,可是我沒有什麼困難。晚安,您也早點休息。”

她蹭蹭的上了樓,回了房間,輕輕的躺上床,但是一顆心卻跳的瘋快。

而樓下,譚慕城卻心思深沉。

年輕,漂亮的喬冬暖,在男人眼中有十分的吸引力,她出現在自己面前,更是依依的朋友,這一切,如果是巧合,譚慕城是不相信的。

接近自己?還是接近譚家?

譚慕城的手指捻了捻,狐狸的尾巴,總會露出來的。

*

喬冬暖從暮色文化出來,跟總編文燕一起,要去見《天下》的導演和投資方。

這種飯局,喬冬暖很少參加,基本上,她算是個宅女,不過是個漂亮的宅女而已。

一包廂內的人,男人居多,他們見到喬冬暖的時候,還頗為訝異。

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竟然還是暢銷作家,有才氣,也有名氣,當然也不缺錢,飯桌上,也不由得話題重點放在了喬冬暖身上。

本來也只是個見面吃飯熟悉的過程,吃吃喝喝中,喬冬暖十分的尷尬,和不適應。

她藉口出了包廂,被灌酒弄的小臉兒紅紅的,在洗手間撲了撲涼水,臉上的熱度降低之後,琢磨著怎麼找藉口先離開。

手中捏著手機,轉出洗手間,等發完資訊,再抬頭,發現自己走錯了地方。

剛要離開,一旁拐角處,傳來聲音。

“譚先生,我有哪不好?我們不能試著交往下去嗎?我從第一次見過你之後,就愛上了你,就算你現在不喜歡我,但是你也沒有別的女朋友,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喬冬暖聽那女人的如泣如訴,自己要是男人,也得心軟。

可是,男人始終沉默。

“譚慕城!”

女人一聲叫嚷,喬冬暖的腳步一頓,而同時,譚慕城的身影,從拐角走出來,也看到了她。

那女人同時追了過來,從譚慕城身後抱了過去。

“你——”

女人的訴衷腸在看到喬冬暖的時候,戛然而止,臉上深情又期期艾艾的表情,都僵住了。

這安靜的角落裏,氣氛詭異,三人大眼瞪小眼的,好不奇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