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說起來還真是,全身沒勁啊,就去你家吧,你那小戶型,雖然小,可很溫馨,好,就去那了,愉快地決定了。”

只要可以和夏七熹單獨相處,去哪都沒有問題。

趁著生病,正好可以撒嬌。

“什麼,為什麼是我家,你那麼有錢,找個賓館住下唄!”夏七熹十分不滿。一個老闆,天天跟著助理跑,像什麼話呀!

“喂,我現在是病人,注意你的態度。”席駿轍“啊呀啊呀”捧著腦袋叫喚起來。

“你怎麼了?”她忍不住問。

“我還在生病中,漂亮的小姐姐,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對一個病人吼?好像感冒加劇了,我得找個舒服的床,快點躺下來。”

夏七熹無奈,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不過他臉色蒼白的,發燒確實也不會恢復得那麼快,因為是在小龍漁村發燒感冒的,夏七熹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負責。

“哎,好吧,你乖一點。”她只得開車,朝自己的小戶型一路飛馳而去。

到家了,她打開車門,對席駿轍說:“下車啊!”

他卻嚷:“我全身無力,小姐姐,究竟你還有沒有愛心啊你?”

她無奈,只得來攙扶他進電梯。

依靠在她的肩膀上,感覺暖暖的。

打開房門,她將他扶到沙發上,說:“你先休息吧!”

“休息啊,我肚子疼,還有,我頭也疼,怎麼辦?”他是和夏七熹杠上了。

夏七熹無奈:“行了,我去給你熬薑湯,還有,給你煲粥喝,你就乖乖坐著,等你好了,再找你算賬。”

說完,她就繫上圍裙,去廚房忙活了。

等到廚房裏飄來香氣,她端上薑湯的時候,看到席駿轍,已經累得睡著了。長長的睫毛垂下來,像一個特別可愛的孩子。

她嘆了一口氣說:“席駿轍,你只有睡著的時候,才有那麼一丁點的可愛。”

她去給他蓋被子,手停留下來,仔細看著席駿轍,說真的,平時總是吵架,鬧彆扭,這麼近看著他,覺得他長得的確很帥,身材也修長健美,難怪欠那麼多風流債。

如果,席駿轍只是一個普通的男孩,和她一樣,在安城為了生活而努力,他們之間,會不會有故事呢?

也許,會有的吧!

朝夕相處,感覺席駿轍其實也不是那麼壞,除開任性了一點以外,他好像工作努力,踏實,對待感情,也不輕浮。

哎,想什麼呢,他都說了,你,只是他的月亮,當太陽出來的時候,月亮就要消散。

他的太陽,是正牌的同階層的未來的妻子,而自己,怎麼甘心做他的月亮?

忽然,她的門鈴響了,這麼晚了,是誰來了呢?

只見門口,佇立著紳士一般的君子,溫瑞安。

“你怎麼來了?”

“嗯,想到你做的晚飯的味道了,就聞香而來,果然,你果然做了晚飯呢!”

送走了夏小熏,他想念夏七熹,就直接開看望她了。

和夏七熹接觸的時光,讓他感覺了愛情,真的已經降臨了。

考慮到席駿轍對夏七熹虎視眈眈,這個人,是自己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而且臉皮厚,夠主動,唯一的缺點是不成熟,否則自己還未必能贏得了他。

所以,溫瑞安決定,應該是表白的時候了。

不能失去夏七熹,這麼好的女孩,打著燈籠都難找。一貫對自己冷峻和優雅自信的溫瑞安,在夏七熹這裡,沒有多少信心。

房間很小,他一眼就看到了席駿轍。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