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風越來越大,天色越來越黑,海面咆哮,草屋在風雨裏飄搖,一燈如豆,兩個人的影子在地上交纏,而事實上,卻是站在兩邊,一個冷漠,一個詫異。

“阿嚏。”夏七熹打了個噴嚏,身上都濕淋淋的,都沒來得及換衣服。

她去草屋翻了翻,翻出幾件漁民丟下的衣裳,丟給席駿轍一件。

“呀,這是什麼?”他捂著鼻子:“一股魚腥氣。”

“漁民的衣裳,當然有魚腥氣,衣服都濕透了,不想感冒的話,就把衣服給換了。”她嗔怪他大驚小怪。

“什麼,讓我換這樣的衣裳,我不換。”

“這麼大的風雨,氣溫也低,你還秀你的腹肌嗎?誰要看?快換了衣裳。”她嗔怪他。

他還是嫌棄。

夏七熹懶得搭理他了,躲到房間一角,換了漁民的衣裳。

又點了一堆火,烤著冰冷的身體。

席駿轍發抖,慢慢挨了過來,伸手烤火。

他還光著脊背,全身皮膚發冷了。

“衣服穿上。如果不想死在這裡的話。”她將衣服揉成一團,丟給他。

席駿轍只好穿上衣服,對夏七熹說:“身為女孩,就不能溫柔點嗎?你難道就不知道對男人要客氣,你這樣的,真的能嫁出去才怪,你那個什麼‘顧聲哥’根本就不喜歡你。”

這句話,更加刺傷了夏七熹的心。

“不喜歡我又如何,喜歡一個人,是希望他幸福。”夏七熹反駁。

席駿轍簡直無法理解夏七熹的思維,明明比自己年齡還小,思維卻像活在上個世紀70年代的人。

“喜歡一個人,要去爭取,如果不爭取,看著他旁落別人之手,那算什麼愛,愛難道不應該是佔有嗎?在我的世界裏,我只知道,愛情和事業一樣,不能分享,想要就要去得到,否則,我寧可不要。”

“我不理解你的世界觀,我也不能說我的就是對的,但看到顧聲哥幸福,我也覺得快樂,也許他和我在一起,並不會這麼快樂。”

席駿轍看著火光下的夏七熹,的確,她也許有一顆金子一般的心靈,可,他暫時是無法理解的,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狼性的教育,如果不精明不厲害,那痛苦的只能是自己。

什麼愛是成全,愛是犧牲,那不過是騙人的雞湯而已。

“夏七熹,你是雞湯喝多了,都忘記掉自己是誰了,你只是一個凡夫俗子,何必說得那麼清高,你沒有感覺到痛苦,是因為你並不是真正愛顧聲,你為什麼不嘗試接受我呢,也許,你真的會愛上我。年輕的時候,人不好好瘋狂愛一次,將來會後悔的。”

夏七熹沒有說話,也許,顧聲在她心裏,早已是神一般的存在,他幸福,她就感覺幸福快樂,不需要任何的回報。

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愛,還是僅僅是對偶像的崇拜呢,她無法回答。

只是,當她明白,自己給不了顧聲所希望的生活時,她願意退出來,成全他的幸福。

她沒有再搭理席駿轍,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又那麼固執,根本聽不進她內心的話語。

“喂,夏七熹,我說話你有沒有聽見?”

“我有我自己的主張,在我心裏,顧聲哥是很重要的一個人,這就夠了,得不得到他的人,我不在乎。”

他有些醋意:“我哪比不上你的顧聲哥?窮小子一個,學歷我也不差,還是名牌大學,他呢,起點那麼低,你喜歡他什麼?”

喜歡他什麼?

腦海裏浮現顧聲的模樣,也許,哪都喜歡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