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席駿轍十分生氣,說:“溫瑞安,難道你看上夏七熹了,喂,別忘記了,你和我一樣,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我們最終都要回歸我們自己的階層,娶家族安排的女人為妻,夏七熹這樣的女孩,不過是海裏的浪花而已,懂嗎,浪花。”

此刻,端著果盤正準備給他們送來的夏七熹,在門後聽見了這樣的話。

浪花?

他以為他是大海?

他以為他是誰,就因為有幾個錢嗎,誰稀罕他的錢,一旦不稀罕他的錢,在她夏七熹眼裏,他席駿轍,就什麼都不是。

她感覺自尊心受了傷害。

溫瑞安說:“席駿轍,你為什麼還學不會一樣事情呢,那就是愛。愛,是可以超越一切的,包括我們那俗不可耐又特別好笑的階層。你看重你的階層,是因為你無法擺脫父母的控制,我和你不一樣,從小我就知道,我要掌控自己的命運,我得靠自己。如果是夏七熹這樣的女孩,我可以放棄一切,只要能娶她為妻,過快樂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可以,真正的愛情,比金錢地位來得重要。”

“真是天真,溫瑞安,你這麼說,好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學生一樣,不過,你想求愛夏七熹,人家未必喜歡你,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她的初吻已經被我掠奪了。哈哈哈,你晚了。”席駿轍得意洋洋地說著,就好像夏七熹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一樣。

再也聽不下去了,夏七熹走出來,將果盤直接端給溫瑞安,對席駿轍說:“你給我閉嘴,沒人當你是啞巴。”

溫瑞安卻一臉懵懂,但他是會照顧別人的人,見夏七熹不肯承認,估計他們一定是另有隱情。

席駿轍說:“溫瑞安,我看他們那淺海風景還不錯,怎麼樣,敢和我比比海泳嗎?”他挑釁地看著他。

雖然,在心裏,夏七熹是他席駿轍愛情大海裏的浪花,但也不容許別人染指。他要打敗情敵。

溫瑞安笑了起來:“席駿轍,你以為這是健身房嗎,論海泳,你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席駿轍十分生氣,嘴角上彎露出嘲諷的笑容:“小醫生,小時候你打架也打不過我,現在還想和我說大話,比一比,但得有賭注。”

“賭注,好,你說賭什麼。”溫瑞安毫不氣餒。

席駿轍傲慢地看了夏七熹一眼:“賭注就是她!賭女人。”

夏七熹氣得瞪圓眼,對溫瑞安說:“他喝醉酒了,別理他,你休息你的,海邊看著風景好,有時候會起風,浪太大……”

席駿轍不耐煩地說:“夏七熹,男人說話的時候,女人不要亂插嘴,還有,靠邊站,你現在只是我和溫瑞安的賭注,賭注是不可以有發言權的。”

霸道總裁的作風又發作了。

他挑釁地看著溫瑞安:“怎麼樣,你敢不敢?誰輸了,誰就不可以追夏七熹,自動靠邊站。就算只是一朵浪花,我也不想與人分享。”

“溫瑞安,別中圈套,他徹底瘋了……”

沒想到,溫瑞安卻也有他的倔強,眉頭微蹙,說:“席駿轍,你大概還不知道,我也是有腹肌的,你,不會是我的對手,求饒還來得及。”

“溫醫生,席駿轍瘋了,你陪他一起發瘋嗎?”夏七熹簡直不敢相信,溫瑞安也有這麼瘋狂的一面。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