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七熹冷冷地說:“他最後坐,客人先坐。顧聲哥,你帶你的朋友去伯父母那邊吧,他們已經落座了。”

顧聲只得牽著女友的手,卻被她悄悄甩開。她一臉不情願地,坐到了桌前,眼睛卻死死盯著席駿轍。

席駿轍說:“原來,你喜歡的是顧聲那樣的,四眼田雞?”

“席駿轍,你夠了吧,顧聲哥是我們村有名的才子,你要學會尊重人可以嗎?”說誰都可以,說自己的初戀就不行。那是一種情懷的象徵。

席駿轍更加生氣:“說都說不得,夏七熹,你的情感故事是不是太豐富了?身邊這麼多男人,沒人教你,做女孩要矜持嗎?”

夏七熹更加憤怒,這個人,真不會說話。

“席駿轍,我哪情感豐富了,我哪男人多了?和你比起來,你身邊那些女人,我這算什麼,你那才是堪比情史豐富第一人呢!再說,我有幾個男人和你有什麼關係,現在的你,不過是我家掃地的。”

“夏七熹!”他將掃把一扔:“你太過分了。”

“七熹,這地要掃嗎?”溫瑞安擦著手出來,“廚房裏我幫了一下忙,是不是要掃地?”他去撿掃把。

席駿轍急忙又撿起掃把,說:“溫瑞安,你有必要這麼表現嗎?好像我不會掃地一樣。”

溫瑞安看著地板:“我覺得你確實不會掃地。”

“你行?”他不無嫉妒地反問。

“我還真行,醫生什麼都要自己做呢!你到底掃不掃地,掃地的話就老實快掃,客人都來了。”

席駿轍只好低頭默默掃地,他可不想輸給溫瑞安。

這一切,都被李津津看在眼裏,為什麼,這個短頭髮的像個男孩一樣的夏七熹,一個農家丫頭,憑什麼兩大貴公子圍著她轉悠?一貫覺得自己才是公主的李津津,此刻對夏七熹,充滿嫉妒,對,一定是那些男人,沒看透她夏七熹是怎麼一個下賤的角色。

“顧聲,夏七熹到底有什麼魅力,你看,席駿轍和他那個朋友,都對夏七熹很好的樣子呢,她是不是有狐媚的本領?”

“津津,別這麼說人家。”顧聲小聲勸阻:“這裡都是沾親帶故的,背後說人家閒話不好。”

“你們小地方的人,就是窮講究,怎麼不能說了,瞧她一副得意的樣子看著就不順眼。”李津津一副嫉妒的樣子,如果是一個名媛的話,她還不會那麼生氣,卻偏偏是一個讓她嫌棄的土包子。

“顧聲,你還是喜歡夏七熹的吧,你也和他們一樣,見到夏七熹,就挪不開腳步的是吧?”

顧聲急忙擺頭:“我的心裏只有你,行了吧!如果我和她有什麼,早就有什麼了,別人是別人,反之我顧聲,喜歡的女孩,只有你一個。”

李津津這才被他哄笑了:“只有你才有點眼光。”

哼,席駿轍怎麼會喜歡夏七熹這樣的女孩呢,他不過是玩弄下她而已,像這樣的土包子女孩,不過就是哄有錢少爺玩樂的工具而已。

她根本就看不起夏七熹。

好容易中午一輪的壽宴結束了,晚上還有一輪。

溫瑞安和席駿轍躺在沙發上,席駿轍說:“這漁村的人都不幹活嗎,天天在別人家吃飯。”

溫瑞安卻說:“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多麼天真,人和人的關係也單純。夏伯伯真是一個好人,為了孩子,這麼多年都沒有娶妻,也難怪這樣的家庭,能培養出夏七熹這樣的女孩,像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