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席駿轍說:“好好好,我就去打掃。”說完,努上袖子,拿起打掃把,就去掃地了。

夏山微微一笑,說:“小七啊,沒想到你們老闆人這麼好,還親自幫忙來了!”

夏七熹說:“是啊,我們老闆,是活**啊!”

夏山忙去了,夏小熏看著院子裏,拿著掃把掃地有些不知所措的席駿轍,對姐姐說:“姐姐,你確定你們老闆是不是在追你啊?”

“追你一個大頭鬼啊,追,追殺還差不多。他才知道我是女孩,差點把我開除了,現在又想讓我回去工作,也不知道他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一會一個主意。”夏七熹真的覺得納悶,昨天把人給氣死,今天又來自己家,不聲不響出現,嚇人一跳。

夏小熏犯花癡:“霸道總裁,就算是掃地,也是那麼好看啊!”

“夏小熏,你花癡席駿轍,真是沒品位,他有啥好花癡的,拿個掃把都拿不好,像拿根棍子一樣。”

的確,席駿轍拿著掃把,掃也不是,不掃也不是,那些落葉,好像和他開玩笑,怎麼都聚攏不到一起。

夏七熹懶得搭理他,任由他去,搬著桌子椅子在院子裏,客人三三兩兩的來了,都詫異看著夏家的貴客,兩個年輕人,都在忙進忙出,衣服那麼華貴,一看就是貴公子,居然都在夏家幫忙。

“村長啊,這兩個年輕人,是你兩個女兒的對象吧,在表現吧?”村民猜測著。

夏山樂呵呵的:“不是,不是,他們也是客人,是我大女兒的客人,在幫忙呢!”

他悄悄詢問夏七熹:“這兩個年輕人,是不是都對你有意思?隨便選一個,爸爸都滿意,很滿意。”

夏七熹說:“老爸,你想哪去了,一個是老闆,一個是朋友,找對象的事情還早呢,事業未立,找什麼對象?”

顧聲一家人也來了,身後跟著一臉不愉快的李津津,她是早上來的,看到顧聲一家這麼普通,內心十分嫌棄。

然而,她一臉嫌棄的走入院子裏,一秒就變震驚了,她看到了什麼?

席……駿轍嗎?

是席駿轍嗎?

穿著藍色的阿瑪尼襯衣,白色的領帶,白色的皮鞋,在那裏——掃地?

手上拿著一個誇張的掃把?

是擺拍嗎?對,一定是,錄影機在哪,隱藏了嗎?是宣揚總裁在做慈善吧!

她走上去,興奮地嚷嚷:“席總,您在扶貧嗎?”

這話讓夏七熹聽見了,有些不高興,家裏很窮嗎,沒看到有這麼多客人,大魚大肉的,明明是全村人的幸福生活,怎麼就是扶貧呢,什麼眼神呢?

席駿轍看著面前這個女孩,腦袋裏搜索了一圈,完全不認識,沒印象了。不過她說“扶貧”,他非常愛聽。

“是啊,是啊,我在扶貧中,那個,女士你是誰?”

我是誰?

李津津原本有些委屈,後來一下也釋然了,對方是誰啊,席駿轍,認識的人成千上萬,哪會一一記得呢?

“我是李校長的女兒李津津,上次學院圖書館開業,您去剪綵,我也在現場,還坐在您的身邊呢,您是貴人多忘事呢!我可沒有忘記我和您的上次逢面,我知道,如果我們有緣,會再認識的。果然,在這樣的小地方,居然再見到你了,你說我們是不是有緣呢!”

李津津一口氣說了一堆,她內心真的有些小激動。

“呵呵呵,這裡這麼多人,難道都和我有緣嗎,你想多了,女士。”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