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好吃吧!”夏七熹說:“我們就是吃這個黑麵包長大的,這是粗糧,吃了不會得病,身體健康。”看他吃的狼吞虎咽的樣子,估計是餓壞了,覺得他挺可愛的,平時真的很難見到他不挑食的樣子。

很快,他吃完了,說:“少了,多給點。”

雖然吃得快,可,禮數上還是保持了紳士的風度,襯衣纖塵不染。

“別吃了,中午有好吃的,我們這裡,雖然不富裕,可很好客,不會虧待你的肚子的,可你得做事,得幫忙,別拿自己當外人。”她像哄弟弟一樣哄著他。

“我不做事,我是客人。”他卻一口拒絕了:“哪個總裁先生會給自己的下屬幹活的?”

“我可沒請你來,請你搞清楚,是你自己放著總裁不做,來我家,何況你都解雇我了,不是我的總裁先生了。”

“小七,就來客人了嗎,你們家的客人,還來的真早啊!”

溫瑞安是醫生,有早起的習慣,他出來房間,早已收拾一新,襯衣也是整潔,頭髮乾淨清爽,他低頭一看,見是席駿轍,也吃了一驚。

“小七,原來你也邀請了席駿轍?”他好奇地問。不是說兩個人關係已經鬧僵了嗎,怎麼在這裡見到了席駿轍呢,這可不是他的風格,他怎麼會來漁村?

夏七熹還沒回答,席駿轍慢條斯理地說:“溫瑞安,你說,你和小七的關係近一些,還是我和小七的關係近一點,她是我的助理,你能來漁村,我為什麼不能來?”

溫瑞安說:“我明白了,你是不請自來。”

“好像我有這個資格吧!”

“席駿轍!”夏七熹不滿地說:“我已經不是你的助理了,你不是開除我了嗎?”

“誰說的,我只是開除男孩夏七熹,現在,我正式聘請你,夏七熹小姐,為我席駿轍的工作助理兼生活助理,月薪嗎,可以加一元錢。三萬零一元。”他頑皮地一笑:“反正我的公司,我做主。”

“小七,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又請了朋友來嗎?”

夏山和夏小熏一起出現了,夏山有些摸不著頭腦,女兒是在哪認識的這些優秀的朋友,一一個這麼高大帥氣。

夏小熏介紹:“爸爸,這個人可了不得,他是姐姐的老闆,席駿轍,席氏財團的總裁先生呢!”

夏山十分高興,緊緊握著席駿轍的手搖晃:“好,好啊,小七,你居然進了這麼好的公司,爸爸過過生日,連你們老闆都親自來祝賀。”

“爸爸,不是那樣的……”

席駿轍急忙打斷夏七熹的話,順水推舟地說:“是啊,小七工作表現好,我就親自來看望你老人家了。”說完,還遞上了一個大紅包:“來的倉促,什麼禮物都沒有買,就只能準備一個紅包了,請您務必收下。”

到底是有錢人家出身,受過很好的教育,並不是暴發戶沒有文化的那種,席駿轍在關鍵場合,從來都非常有禮貌。

“好好,既然是老闆給的,那我就收下了,小七,瑞安,快給客人上茶啊,還愣著幹嘛呢?”

席駿轍一愣,瑞安?夏伯父的心裏,這是當溫瑞安是親戚的節奏了嗎,還是真的內定他為女婿了呢?

他急忙說:“不不不,伯父,您別對我見外,雖然我是小七的上司,但私底下,我和小七的關係很好的,我是來幫忙的。您別當我是客人。”

夏七熹冷冷地說:“真沒當你是外人,席總,院子還沒掃的呢,碗也沒洗。”

人,不是白來的,是來幹活的!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