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幾個年輕人,坐在露天的地方,吃著爸爸給他們做的小菜,小蝦,喝著農家自己釀的農家米酒,看著天上的玄月。

夏小熏說:“溫醫生,你別開玩笑了,這可是農家,哪能和市區比,和你們的豪宅比?”

夏七熹說:“小薰,你這說的什麼話呢,農家怎麼了,這房子,在市區,可也是豪宅,別墅呢,我看那別墅還沒這麼大地方呢!”

溫瑞安深情地看著夏七熹,他就喜歡這樣念舊的女孩,在夜色下的夏七熹,眼神明亮,臉蛋是那麼清秀無比,氣質脫俗。

“是的,我同意小七的看法,城裏的房子像牢籠,人口密度大,而這裡,空氣真的很好,如果不是要工作,我都願意將家安在這裡。”

夏小熏說:“溫醫生,你就別安慰我們了,我們就是土包子,難得你不嫌棄我們姐妹倆,跟我們回家,我讀大學,以後就會安家在安城,這些年,我們這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就過年的時候才會看到一些年輕人,因為都去市區工作了。咦,姐姐,你看,那不是顧聲哥嗎,他也回來了。”

隔壁不遠處,一個年輕人正在月色下彈奏著吉他。

夏七熹的眼神頓時亮了起來,沒有逃過溫瑞安的視線,他也循聲而望,見到那個穿著白色汗衫的小夥子,正在彈奏一曲《簡單愛》。

“這裡還有文藝青年呢!”他帶著笑意調侃。

夏小熏說:“顧聲哥可不是一般的文藝青年,他是我們這裡有名的才子,會畫畫,會策劃,能說會道,還是安城大學的研究生,更加是我姐姐的心上人。”

“是嗎?”他探尋地看向夏七熹,心裏有些忐忑不安。

“瞎說什麼呢,都過去的事情了。”夏七熹嗔怪妹妹多嘴。早知道,就不將自己的心事告訴她了,大嘴巴,到處說,好像她暗戀別人被拒絕的事是多麼光彩的事情一樣。

“怎麼,看來還是真的嗎?”其實也難怪,溫瑞安心想,20歲的女孩,誰會沒有過初戀呢!

只是感覺,酸澀的,因為夏七熹從未用那樣崇拜的眼神看過自己。

“溫醫生,你不知道,顧聲哥從小和我姐姐一起長大,姐姐那時候是學渣,都是顧聲哥幫助我姐姐,才能考出去上學的,顧聲哥在我姐姐心裏,那就是神一樣的存在。”早就感覺溫瑞安看姐姐的次數比看自己多,現在,正好可以出賣姐姐,讓溫醫生不那麼親近姐姐了。

即使是親姐妹,如果喜歡上同一個男人,夏小熏也不會想讓的,情敵就是情敵,你我敵我分明,才18歲的少女,哪有那麼多姐妹情深的體驗?

她只知道,只要能嫁給溫瑞安,自己的人生將全部改變,再也不會有同學嘲笑她是漁村來的土包子。

“還真是呢,長得好像是不錯,看來,你姐姐眼光很高。”溫瑞安其實也是被女孩包圍的優質資源,可惜,面對夏七熹,他此刻竟然也覺得有幾分不自信,這個女孩,和他身邊那些女孩完全不一樣,別人在意的那些物質條件,在她心裏,都完全被無視。

也許,她真的是天上降落的精靈吧!

卻也讓他覺得更加珍貴,他願意陪著她慢慢走。

“顧聲哥,他有女朋友了。”夏七熹說:“我和他,根本是我的單相思,過去的事情了,別再提啦!”

呃?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令溫瑞安更加愛憐夏七熹。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