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有些臉紅,這男人,和席駿轍,和溫瑞安,完全不一樣,表達感情的方式,也太直白了。幸好長得帥,不然真的無法原諒呢!

他悄悄附頭下來,在她的耳朵邊說:“你是我女人的秘密,用來交換你的秘密,哈哈哈。”

說完揚長而去。

月色下的喬澤,是那麼落拓瀟灑,真有幾分英雄氣概。

夏七熹來到地下室,將王隊他們幾個搭救出來。

見到夏七熹,同仁們高興地說:“沒想到,這實習女警,還真有幾把刷子呢!謝謝你,救了我們。”

王隊板著臉:“可任務沒有完成,誇什麼誇。”

夏七熹有些扭捏地說:“其實,H和他的幾個手下,都在外面銬著呢!隊長,這都是您帶隊有方。”

“什麼,夏七熹,我們小看你了,你立功了。”幾個同事高興極了。

隊長冷冷地說:“你是在邀功嗎?”

夏七熹急忙擺手:“不是,當然不是,這都是隊長的功勞,我不過是順手,順手而已,功勞是隊長和同事前輩們的。”

看來,還是一個懂事的新人。

就這樣,王隊帶著H,回去交差了。

第二天,王隊讓夏七熹來自己的辦公室,說:“你的轉正申請呢,我已經遞交上去了,相信沒什麼問題,以後,好好幹,跟著我,不會讓你吃虧。但在我這個組,有一點,那就是要有團隊意識,要聽隊長的話。”

“是!”聽到自己可以轉正,夏七熹高興得幾乎要蹦起來,終於,實現她的女警夢了,以後可以好好抓賊,完成家族的願望。

“但是,夏七熹,雖然轉正,但你第一個任務,還是要潛伏在席駿轍身邊,要抓到老歐,這是我們這個大隊,最主要的任務。”

“可是,我已經被席駿轍給開除了。”她的聲音低落了:“他只找男助理,發現我是女孩以後,就解雇我了。”

“不做助理,可以做其他的嘛,比如保姆啊,洗碗工什麼的,這都是女孩擅長的嘛,別說什麼可是可是了,這是你身為女警,義不容辭的任務,怎麼樣,沒勇氣完成嗎?”王隊語重心長地問。

“是,我知道了,我會儘快回到他身邊做臥底的。”雖然不情願,可,面對工作的任務,她的責任心讓她不得不思考,怎麼回到席駿轍身邊。

席駿轍在露天咖啡吧裏,面對一個男孩,那男孩看著席駿轍,一臉真誠地介紹自己:“席總,是你朋友介紹我來的,說你想找一個‘男助理’,我覺得我適合。”

席駿轍看著他鬍鬚渣子,腦海裏卻想起另外一個人來。

怎麼就那麼蠢呢,夏七熹一根鬍鬚都沒有,自己卻沒有察覺她是女孩。

“我可以24小時貼身為您服務,什麼樣的服務都可以。”男助理暗示:“我不喜歡女孩子,我喜歡和男生在一起,尤其是席總您這樣的才俊,具備男子氣概,又英俊帥氣。”

席駿轍的腦袋一直在開小差:還覺得自己轉性了,以為自己喜歡男生,明明直覺已經告訴你了,夏七熹是女孩,否則,為什麼自己面對這個油腔滑調的男生,有反胃的感覺呢?

“我聽說席總前助理,不肯24小時為您服務,我真的無法理解,總之,席總,你的任何要求,我絕對都會滿足。就看你對我有沒有眼緣了。我對您是非常滿意的。”男助理含情脈脈地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