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個月,因為天天有豪車開,夏七熹的車技的確進步不小,對路也比較熟悉,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她也想好好表現自己,當不成“臥底”,希望能留在警隊。

“你就待車上,哪都別去。”交代完這句話,王隊就帶著幾個手下走了。

夜色正濃,到底是女生,夏七熹的直覺告訴她,潛藏的夜色裏,也潛藏著危險。

等了許久,開始,對講機還有動靜,隊長他們會報告方位,漸漸的,只聽見一聲聲慘叫,接著啥聲音都沒有了。

夏七熹急了,對著對講機呼喊:“王隊,王隊,你在哪,你在哪,請報具體位置。”

回答她的,是沉默的對講機。

怎麼辦?

這個時候,又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貿然向總隊求救,萬一沒有出事怎麼辦?

夏七熹想到隊長對她說的那些話,不行,不能就這麼待在這裡,不能讓自己的同僚出危險,自己必須去看看情況。

因為直覺隱約提醒她情況不好,她非常小心,在小路上躲躲藏藏,傾聽周圍的動靜,終於摸到小村口,看到一溜的房屋,都黑燈瞎火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隊長到底在哪間房間呢?

她沿著小路一路過去,每個窗戶那都查看動靜,忽然,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剛想回頭,已經晚了,一個大布口袋罩下來,她什麼都看不見了。

待她再次睜開眼,布袋已經拿下來了,她發現自己被控制在野地裏,到處是玉米高粱桿子,風一吹動,發出瘆人的“沙沙”聲,蒼白色的月光,投射在野地裏,透露著令人不安的詭異。

幾個穿著邋遢的高大男人,背對著月光,陰沉著臉看著她。其中一個男的對另外一個男人說:“老大,幸好我出來撒尿,看到窗戶口趴著這個女人,估計跟那幾個人是一夥的,是警察,我就拿袋子罩了她,帶到這裡來了。”

“幹得不錯。”那男人兇狠地俯視著夏七熹,臉上有一道刀疤,正是他們正在通緝的一個要犯H。

他走上來,摸摸夏七熹的下巴,說:“還有幾分姿色,浪費了可惜,回頭可以用來招待喬澤,然後再殺了滅口。怎麼喬澤還沒到?”

喬澤?難道他和這個H也有關係嗎?

他們說的那夥人,是不是隊長他們幾個人,隊長去哪了呢,會不會有危險。

“快放了我,你這是襲警,罪加一等。”夏七熹怒斥。

“我殺的人呢,已經太多了,不在乎再加個警察。”H獰笑著說:“女警花,你膽子可不小,這個時候還敢和我叫板?”

夏七熹環顧四週,煽動他的手下:“你們呢,難道也殺人如麻,還是只為求財?可不要被他利用了,殺警察的罪名是無法赦免罪加一等的,你們不要為了一點錢財,丟了性命。”

有幾個膽小的手下,有點擔憂,互相交換了視線。

H怒了,用來甩了夏七熹一個耳光:“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敢煽動我的手下,等會讓你求死不成。”

“怎麼了,H,不是約我在小屋嗎,居然來這野地裏了,你又和誰在較勁呢?”

只見喬澤帶著幾個手下,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手下手裏,提著一個小箱子。

“哈哈哈,喬澤老弟,你來了,我住的地方不知道怎麼露餡了,綁了幾個警察在哪,手下又給我抓了一個女警,我看有幾分姿色,等會送給你嘗嘗鮮。”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