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在溫家別墅外面,夏七熹在尋找公交車站,一台白色寶馬,停在路邊,席駿轍打開車門,說:“怎麼樣,要我送嗎?”

“不用,我已經不是你的助理,你不用和我說話。”夏七熹對他愛理不理的。

“這裡打不到車。”

“打不到車也不用你管。”

席駿轍只好走下車來,陪著她默默地走。

夏七熹十分生氣,站定,看著席駿轍:“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是希望看到我流眼淚的樣子嗎,抱歉,我流血,不流淚。”

“看來,是溫家人給你氣受了?想和溫瑞安交往的心,被徹底擊碎了嗎?”他忍不住試探。

“席駿轍,為什麼在你眼裏,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讓女孩倒追的呢?我和溫醫生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請你不要侮辱了我,也侮辱你的朋友。更加不要侮辱我的愛情.”

這麼說,他們真的還沒發展到那一地步?

“好了,夏七熹,這件事情是你的私事,我只是生氣,我是全世界,最後一個知道你是女孩的,你站在我的角度想一下,對不對,有沒有覺得自己被耍呢,我就是這種感覺,我生氣,難道不應該嗎?”

夏七熹默默朝前走去,席駿轍也一直跟著她。

終於,走到公交車站了。

夏七熹等著公交車,這裡離她住的小區不算太遠,有巴士直達。

“我從沒有想過隱瞞你,是你自己遲鈍,沒發現而已。如果你覺得雇請了一個女助理,讓你丟臉,你現在也達到目的,解雇我了。”

“其實,只要你哀求我,我可以破例請你回來工作。”其實,他內心只是希望她能求他一次,不要總是那麼倔強,他內心有想征服她的衝動。

“我不知道,我到底錯在哪,如果沒有錯,我為什麼要哀求?”

車來了,夏七熹上車,席駿轍在車下,看著她頭也不回地上車,心裏有些失落。

車,緩緩開走了。

坐在最後一排的夏七熹,還是沒忍住,回頭望去,見馬路邊上,孤零零地站著席駿轍一個人,他默默看著車開走,朝自己的私家車走去。

也許,一切就這麼結束了。

他討厭自己是女生,認為自己被耍;

而現在,自己又恢復了原來的生活。

其實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為什麼,心裏總有難受的感覺呢?

他與她的距離,就是飛鳥與魚的距離吧,互相可以看見,卻永遠無法擁抱。

——————————————————————

夏七熹被王隊罵得狗血淋頭,第一次臥底,就這樣失敗了,居然還有臉回來?

恰好收到內線線報,說一個殺人搶劫的嫌疑犯H,疑似出沒在郊區一個地下賭場裏。

“回頭再和你算賬。”王隊派幾個手下去抓人,但人手不夠。

“隊長,我報名,我去一個吧!這段時間,我太閒了。”回到警隊,才像回到自己的家呀!

“就你,臥底都幹不好,還想抓人,去去去,守電話去,派個女實習生來,我就說了不要女生,女生能做什麼事情呢?”王隊非常不耐煩。

其他幾個小兄弟見夏七熹一副委屈的模樣,於心不忍,進了隊,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有人說:“隊長,人不夠,就算她一個吧,做不了事情,至少可以開車吧!”

“是是是,隊長,我開車技術好。”

隊長這才勉強同意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