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七熹白了他一眼,真的覺得特別好笑,這個世界上,怎麼會存在如此自我感覺極好的人呢。

自己眼瞎,沒發現她是男生,而且明明是他曾經強吻自己,還說自己對他有企圖。

她十分無奈:“席駿轍,你很可憐你知道嗎,你是生活在自我的世界裏的人,別人的話,怎麼說也不肯聽,你聽好了,我不愛你,不喜歡你,沒想過要嫁給你,接近你沒有目的不是為了嫁給你,世界上,不是所有女孩,都要圍繞你席駿轍而轉動,對於我這樣的女孩來說,你既不是星星,也不是月亮,更加不是太陽,也許你的世界,窮的只剩下錢了,而我的世界不是那樣,解雇就解雇,誰稀罕?”

說完,她就轉身欲走。

席駿轍在身後氣得七竅生煙,這個女孩,還是那麼擰巴,他說了這麼多,無非是想挽回自己男女不分的面子,她只要軟一下,柔和一下,解釋下,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可她,卻絲毫不給他一分面子。

來啊,互相傷害啊,看誰能傷到誰。

夏七熹回到溫瑞安的身邊,溫瑞安問:“怎麼,你的老闆沒找你的麻煩吧?”

“沒有,今天這麼多人客人在這裡,我想,他也發不了作。”

溫瑞安說:“我母親想請你和我,單獨去她房間喝茶,我母親愛喝茶,你願意嗎?”

“為什麼單獨約你和我?”夏七熹說:“我不太會應酬,擔心說錯話,讓你媽媽生氣。”

“怎麼會呢,你就當聊家常吧,我媽媽不是那麼勢利的人,和別人家的闊太太不一樣。”

夏七熹點點頭,隨溫瑞安朝他們家的別墅走去。

而不遠處,席駿轍看到溫瑞安帶夏七熹去了室內,頓時緊張起來。

他想幹嘛?

平時見溫瑞安,一副禁止女性靠近的模樣,怎麼見到夏七熹,就換了一副表情呢?

哼,如果你敢伸手調戲我的助理,哦,不對,前助理,我可不會那麼容易答應。

可,怎麼混進去呢?

恰好,溫瑞雅看到席駿轍一個人坐在一旁發呆,將那些簇擁她的公子哥兒全部拋下,走了過來:“駿轍哥,你和你的小助理談完了,你們談些什麼啊?”

“我解雇她了。”席駿轍淡淡地說,目光掃了一下溫瑞雅,怎麼把她給忘記了,雖然是溫瑞安的妹妹,可,也不是不可以利用一下下的,就一下下,談不上傷害吧!

“太好了,駿轍哥,這個叫夏七熹的,可不是好女孩。我看她就是想勾搭我哥,真不知道駿轍哥你怎麼會雇請這樣的人來做助理的,其實我也適合做助理。”

“你?”他心裏不屑,但現在不想表現出來:“你是千金大小姐,怎麼能打工呢?你怎麼覺得夏七熹是想勾搭你的哥哥的?”他有些醋意,看他們那交往程度,是好過和自己,夏七熹和溫瑞安在一起,就有說有笑的,和自己在一起,就劍拔弩張,從來不因為自己是她的老闆,而對自己恭敬有加。

“不止她,還有她妹妹,見到我哥哥,就一副巴結的樣子,一個勁地朝我哥哥身上貼,看著就反感呢,她們全家都是土包子。”

“哦,你竟然連夏七熹的家人都見過了?”這是什麼關係?他腦筋轉不過來了。

“她爸爸開車撞了我的保時捷啊,夏七熹就賠給我三萬塊呢,這樣的女孩,如果我哥哥和她交往,保不定將來會怎麼欺負我。”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