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說什麼呢?你有被害妄想症吧,是你讓我做你的助理的,從頭到尾,我可有一絲主動的意思?我對你能有什麼企圖?”夏七熹感覺十分委屈。

“呵呵呵,你的意思是說我傻,我自己耍我自己是嗎?為什麼溫家姐妹全知道你是女的,就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女扮男裝接近我?”席駿轍大吼起來,被耍的滋味不好受。

還虧的自己掙扎多天,以為自己喜歡了男孩,想改變自己,自己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她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樣。

“席駿轍,你想想,從頭到尾,我有承認自己是男孩了嗎?我從沒有欺騙你,是你自己眼神不好,別人都看得出來我是女孩,為什麼就你眼瞎呢,你自己的錯誤,憑什麼讓我承擔?”

竟然還指責自己眼瞎?

“好,你有道理是吧,我雇請的,是男助理,早知道你是女孩,我才不要你呢,我身邊就是女人太多了。是你故意隱瞞性別,為的就是靠近我接近我,對我不軌。”席駿轍憤怒極了,覺得自己像一個傻瓜。

夏七熹一點也不害怕他發脾氣的樣子,因為在心裏,覺得他很幼稚。

“席駿轍,你憑良心說,不管我是男孩,還是女孩,在生活助理這個崗位上,還是盡責的吧,我有沒有對不起你開給我的薪水?既然如此,那是男孩是女孩有什麼區別,你要的是生活助理,和助理的性別有什麼關係?再說,我接近你幹什麼,是你自己在遊輪上找到我的,一上來就雇請我冒充你的什麼‘男朋友’,我還覺得委屈呢,男女都分不清。”

“夏七熹,你是不是暗戀我許久了,偷偷在人群裏注意我很久了吧,然後找了個機會接近我,和我日久生情,讓我娶你?我告訴你,你別做夢了,我絕對不會娶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孩做老婆,我們階層不一樣,高富帥找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窮丫頭,那是小說裏才有的情節,你和我,就像太陽和月亮一樣的距離,太陽出來的時候,月亮就自動消失了,你明白嗎?”

他的話語,像針紮在心裏。

“席駿轍,作為一個男子漢,說話如此毒舌,你其實和你大姐二姐沒兩樣,還有,麻煩你不要太自戀,真的以為,只要是一個女人就愛你,別人是別人,我夏七熹是我夏七熹,階層也好,有錢沒錢也好,我夏七熹,不會為了錢,出賣我的身體和我的愛情,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找來的,在遊輪上,我只是無意中出現在你的視線你,那時候的我,還真的不知道你是誰,是你非要我做你的助理,而我也需要薪水,對於一個剛剛畢業的女學生來說,有份收入不錯的工作,就可以了,其他不會想那麼多。拜託你,以後說話,用用腦子,OK?”

“夏七熹,你以為我會相信嗎,事實就是你設計接近我,帶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夏七熹,你給我聽好了,你被解雇了,我,席駿轍,不會雇請一個女人,24小時貼身為我服務,我,席駿轍,不會結婚,至於孩子,多的是女人會為我生孩子,別想了,我絕對不會結婚,你只會耗費你寶貴的青春,什麼也得不到,甚至,得不到我的一次正眼相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