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而席駿轍,不由得看向那邊,則呆住了,溫瑞安身邊居然出現女孩了,只是這女孩,怎麼那麼像夏七熹呢?

他揉揉眼,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等到他們走近了,席駿轍真的徹底呆住了,這,是女版夏七熹,和夏七熹,長得一模一樣。

“爸爸,媽媽,瑞雅生日快樂,駿轍,你也來了,第一次這麼及時到,真不容易。”溫瑞安的語氣一貫溫和。

而席駿轍則不說話,他完全被夏七熹給吸引住了所有的注意力,眉頭漸漸緊鎖,蘊含怒氣。

太不可思議了,簡直是一個笑話。

夏七熹,原來,真的是女孩子!

而溫瑞雅此刻也認出夏七熹了,不悅地說:“哥哥,你怎麼將這個土包子也帶來了?”

一句“土包子”,讓溫夫人十分氣憤,急忙阻止:“瑞雅,來的都是客,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太失禮了。”

溫先生則護女:“今天是瑞雅的生日,你能不能別說女兒?”

溫瑞安說:“這是夏七熹,是我的朋友,瑞雅,哥哥對你說過的話,不要忘記,七熹是我的朋友,你對我朋友沒有禮貌,就是對哥哥我,不尊敬。”

溫夫人看著兒子,這是她第一次發現兒子對一個女孩上心。看來,兒子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

她仔細瞅著夏七熹說:“還真是的一個漂亮姑娘呢,端莊嫻雅,我看啊,氣質比我們家的瑞雅還好。”

“媽媽,你不知道,她,她是一個假小子。這都是偽裝的。”溫瑞雅不滿地說。

他們在那邊聊得歡快,而席駿轍卻越來越生氣,原來溫家姐妹早知道夏七熹是女孩子了,難道就自己一個人不知道嗎?

到底是他眼瞎,還是全世界串通來耍他席駿轍?

他對溫家夫婦說:“對不起,夏七熹是我的助理,我想和我的助理說點話。失禮了。”

說完,就衝夏七熹說:“這邊來,我有話要說。”

氣勢淩人,好像她欠了他一百萬一樣。

說完,就自顧自地朝前走去。夏七熹無奈,知道不跟他去說話,解釋,他一定不會放過自己,不知道以他任性的脾氣,會鬧出什麼事情來。

溫夫人一愣,問兒子:“怎麼,夏小姐是駿轍的助理?”

溫瑞安說:“是的,還是駿轍介紹我們認識的呢!”

溫夫人白了女兒一眼:“人家在席氏財團工作,總裁助理,高級白領,有份體面的工作,你怎麼那麼無禮說人家,你還沒有上過一天班呢!”

夏七熹也衝夏家夫婦說了句抱歉,隨席駿轍走到僻靜的角落去了。

她看著他的背影,心想,這個少爺,今天肯定會鬧個沒完,自己是女生的身份,是瞞不住了。

在花園裏,只有他們兩個人,花香流蕩,月色如銀,碧波輕輕流淌。

多麼好的景色。此刻,卻不屬於這樣兩個各懷心事的年輕男女。

席駿轍猛然轉過身來,五官近乎扭曲,嚇了夏七熹一跳,他的目光,此刻已經噴火了。

“夏七熹,耍我你很高興是嗎,你是誰派來我身邊的?你究竟有什麼目的?”席駿轍的聲音幾乎是從牙齒縫隙裏迸發出來的,他有想撕碎夏七熹的衝動。如果不是考慮這是在別人家裏,他一定會狠狠拽住夏七熹的頭髮,將她拖到水裏去,飽飽喝頓臟水。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