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太過分了!他竟然——強吻了她。

這是趁人不備的耍流氓。

他當她是什麼,想玩弄就玩弄的小把戲嗎?

她暴怒,立刻離開廚房,衝到寬大一些的客廳,傻眼了一樣看著席駿轍。

第二次的吻,如果說,第一次吻她,是彼此都迷糊的狀態,而這次,是實在發生,兩個人都清醒的情況下。

他,吻了她。

席駿轍腦袋也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可他,覺得這個吻很歡喜,並不覺得詫異,或者後悔。

“現在,你相信了吧,我喜歡你。”

席駿轍說完這句話,感覺渾身輕鬆。

房間,恢復了沉寂。

“席駿轍,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夏七熹狠狠擦著自己的嘴唇。好像那是恥辱的印痕。

“喂,你這是什麼行為,我吻你,難道是很丟臉的事情嗎?”席駿轍十分不滿。

“難道不是嗎,對於我來說,你這是侵犯。”夏七熹表達自己的憤怒,我是小助理,我是賣力氣不賣身的小助理。

許久,席駿轍聳聳肩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也抗拒過,想和別的女生接觸,可,我改不了我喜歡你的事實。”

他深邃的眸子,此刻浮動著淡淡的憂傷,顯然,此刻的他,也在掙扎。

“你喜歡我,你的這個喜歡,是什麼樣的喜歡呢?”

“呃,很矛盾的喜歡,一方面,我喜歡和你在一起,一方面,我知道,這是不可以的感情,不倫之戀,夏七熹,如果時光可以回頭,我真希望,那天在遊艇上遇見的人,不是你。”

這,是表白嗎?完全不按套路,完全是一副嫌棄她的口吻。

其實,夏七熹哪知道,這,不過是他內心的獨白,他不過是說了出來而已。

理智到極點的席駿轍,在感情上會自律的席駿轍,沒想到,在一個男助理這裡,淪陷了。

“既然如此討厭我,為什麼,又說喜歡我,席駿轍,你還真的是不可理喻的人,我並沒有求著你喜歡我,我只是一個普通小人物,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我不需要你可憐一樣施捨你的感情給我。”

夏七熹的大眼,閃爍著不屈的火花,他以為他是誰,是上帝嗎,可以恩賜他的感情,而她就必須跪舔?不,他錯了,他不過是比自己有錢而已,有錢能代表什麼呢,世間有許多的事,不是有錢就可以的。

比如,愛。

房間的燈光暗淡下來,他想擁抱她,告訴她,他不是真的這樣想的,而自尊心,卻讓他不想在她的面前低頭。

他,席駿轍,平生第一次的表白,是多麼狼狽,是一個自己決沒有想到的人,也是一段灰暗的見不得光的愛情。

“我,從不知道,我會喜歡上一個男生,我掙扎過,小七,你要學會為我著想,我是什麼樣的身份,我不可能有這樣的感情,可現在,我還是忍不住告訴你了。也希望,你能體諒我,不要再給我難堪,我不喜歡你和溫瑞安接近,因為,在我心裏,你是我的。”他說出內心隱藏的話語。

夏七熹靜靜看著這個男生,是,這是他的第一次表白,他又何嘗知道,她的初吻,都是被他掠奪了呢,他需要別人給他體諒,他,又體諒過她沒有?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