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不去就直接說不想去啊,誰還逼你去了,不過,我會去,溫醫生邀請我去,見他的父母。”

不知道為什麼,夏七熹特別喜歡看他皺眉頭的樣子,折磨他也是一種精神勝利,讓他知道,他也不是那麼高高在上,這世界上,就有一個小不點,可以將他從雲端拽下來。

“什麼?”簽字筆掉在老闆桌上。這消息,簡直讓他醋意橫生。

席駿轍驚訝地說:“溫瑞安帶你去見他的父母,為什麼,他是真的很喜歡你啊!”語氣酸溜溜的。

“難道你認識溫醫生這麼久,沒有去拜見過他的父母嗎?不過是朋友之間的往來而已。”

夏七熹說的坦然,而心裏有鬼的席駿轍,則朝另外的地方想。

難道,溫瑞雅,也喜歡男孩子?

“不準去。”他忽然大聲吼了起來:“我不許你去溫家,拜見他的父母。難道你還不明白嗎,他是打你的主意,夏七熹,難道你喜歡和男人交往?”

“簡直是不可理喻,這是我私人的社交,我為什麼不可以去?還有,你管我喜歡男生還是喜歡女生,我只是你的助理,並不是你的私人物品,得全部聽你的。”

說完,夏七熹就氣呼呼地走掉了。

席駿轍還想發火,秘書走進來,告訴他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他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夏七熹走掉。

董事們覺得訝異,平素一貫記憶力極好,口才很好的總裁,年輕才俊席駿轍,今天好像心不在焉,頻頻看手錶。仿佛有什麼心事一樣。

晚上,夏七熹正在給自己煲湯,順便在臉上貼了一張黑色面膜,離開席駿轍,還真的很開心,不要再看到他那張麻將臉了,也可以自己給自己做飯,不用那些傭人們伺候,這日子,過得真是滋潤。

忽然,她聽見身後有動靜。女警的直覺令她有些不安。

一回頭,兩個人都發出驚叫聲。

席駿轍沒想到,看到一張黑色的臉。

而夏七熹,則萬萬沒想到,席駿轍竟然可以長驅直入自己的家!

“夏七熹,你大晚上的,給自己臉上貼什麼面膜,還貼個黑色的。”

“席駿轍,你怎麼有溫醫生家裏的密碼鎖鑰匙?”

他得意洋洋地說:“我是誰,和溫瑞安一起長大的,他穿什麼顏色的內褲我都知道,自然知道他家的密碼鎖鑰匙,無非就那幾個密碼,你知道的,醫生都很單調。”

自誇自己的時候,順便損了一下溫瑞安。

“沒經過我的容許,你就闖入我的家,席駿轍,你的人生字典裏,難道沒有尊重兩個字嗎?”

夏七熹簡直無法理解,這樣的上流社會的公子哥兒,怎麼比他們普通階層的人還不如,普通人都知道,不能隨意進去別人的家,要敲門,要得到准許。

“自己的助理,還需要尊重嗎?再說,這也不是你的家。”

“你來我家幹什麼?”

聞到湯的香味,席駿轍大剌剌坐下來:“我餓了,我得先吃飯。”

席駿轍一貫少爺作風,吃飯被伺候慣了。夏七熹瞪了他一眼:“我不是你的傭人,要吃飯,可以,自己拿碗,還有,既然是我出錢買菜,那你得出力,洗碗歸你。”

“不就是幾個錢嘛,來,少爺我高興,這個月的飯錢我都給你,多少錢?”他去拿錢,卻訕訕地縮回手:“不好意思,我沒帶錢包。沒錢!”他一臉無辜的表情。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