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瑞雅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哥哥,這,還是那個疼她的哥哥嗎?竟然為了一個女人,毆打自己的妹妹?

她的眼淚奪眶而出。

這個壞女人,一來,就奪走了自己的親哥哥,奪走了他對她曾經寵溺的愛。

“哥哥,你竟然為她打我,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從來沒有人打過我,連爸爸媽媽也沒有打過我,你竟然為一個外人打我?”她大吼起來,完全不顧及風度。

“溫瑞雅,家人太寵你了,讓你完全不知道反思自己的過錯。”溫瑞安十分失望:“從沒有人教訓過你,是我的錯,你必須馬上向夏七熹道歉,這樣粗魯的話語,居然出自你的口,我真的都無臉見人。”

“算了,算了,溫醫生,她還小,你別責怪她。”夏七熹急忙為溫瑞雅圓場,雖然她也不喜歡溫瑞雅的任性,可,她畢竟是溫瑞安的妹妹,她不想破壞他們的兄妹感情。

“她和你同齡,小什麼小,你已經在工作在賺錢了,她還在啃老,居然還有臉說別人,自己一副優越感十足的樣子,說人家是小偷!這麼沒有禮貌的話,竟然出自受過高等教育的海歸之口,這哪還像我的那個妹妹。瑞雅,道歉。”平素一貫溫文儒雅的溫瑞安,竟然也有這樣固執的一面。

“哥哥,你變了,自從你認識這個土包子以後,你對我就沒有以前好了,我告訴你,如果你喜歡這個女孩,想娶回家,我是不會同意的,父母也不會同意的。休想我道歉。”

說完,溫瑞雅,扭頭就走,將門用力關上。

溫瑞安搖搖頭,對夏七熹說:“對不起,我這個妹妹,讓我爸爸慣壞了。”

夏七熹說:“這不關你的事,你也不應該打她的。”

“我知道,我衝動了一點,可,看到你被她欺負成那樣,還在忍耐,我就對她生很大的氣,克制不住。”他看著那個包包:“包也被她弄壞了。”

“不要緊的,下月發工資我會買新的,這個就暫時縫補一下。我會補。你有針線嗎?”

溫瑞安拿來針線包,看著夏七熹在那縫補自己的帆布包,眼神變得溫柔,這樣一個簡樸又單純的小女人,還真的是非常有魅力呢?

“小七,難道你就打算,一直以男孩的身份在席駿轍的身邊待下去嗎?”他柔和地問。

“其實,我也沒有打算刻意隱瞞,是他自己沒發現。”

“我感覺,席駿轍對你的態度,有很微妙的變化。”他有些擔憂:“也許,他會愛上你的。”

夏七熹差點笑出聲來:“溫醫生,這是你們醫生的習慣嗎,會很敏感是嗎?你想多了,他見到我,就像見到仇人一樣,我們經常吵架,他會愛上我?不,不會的,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難道,你發現他看著你的眼神在微妙變化嗎?我不信你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和他一起長大,從未看見他會如此深情看著一個女孩。”

夏七熹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個吻。

她低下頭,說:“你也說了,是女孩,他以為我是男生,不會愛上我的。”

“小七,也許,說這些話,是有些無禮,但我真的提醒你,你和席駿轍,不適合,他的家族不會容許不門當戶對的人嫁進來的,他的姐姐們,還有他的父母,都不是一般人,會使出全力,反對你,會讓你的心,狠狠摔落在地上,掉得粉碎,我是擔心你受傷,才會告訴你這些。絕對不是因為別的原因。”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