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他又氣又急,又感覺害怕,因為他覺得,自己完全好像一個陷入戀愛中的人一樣。

怎麼辦?

竟然喜歡了一個小助理,還每天和自己對著幹的小助理,還是一個——男的!

哎,不想了,先找回小七,慢慢折磨了再說。

席駿轍找到溫瑞安小戶型的時候,兩個人幾乎都快吃完了。

一見到席駿轍,溫瑞安說:“怎麼才來,等不及,小七做的菜太好吃了,川係口味,又麻辣又香噴噴的,本來想留給你,估計你氣都氣飽了,就沒等你了。”

到底是一起長大的發小,溫瑞安太了解席駿轍的臭脾氣了。

“小七,你這個吃裏扒外的傢夥,我對你那麼好,你居然做菜給這個小子吃,我算你什麼,你要這麼對待我?”

夏七熹捧著臉,一副無辜的表情:“你哪對我好了,如果不是溫醫生,我現在無家可歸好不好?”

溫瑞安解釋,說夏七熹租的房子,已經被房東另外租給別人了。

“難道你就找不到別的房子,或者沒有別的朋友,為什麼非要住在別人家裏,溫瑞安,你太過分了,這麼小的房子,你們打算合住?”

這才是他關心的重點——合住。

溫瑞安說:“怎麼就不可以合住了,難道你喜歡小七,吃醋了?”

夏七熹嚇了一跳,嗔怪地瞪了溫瑞安一眼:“溫醫生,你可不要這麼開玩笑,他怎麼會喜歡我,是為我吃醋呢,他的姐姐將我趕出來的時候,他可一句話都沒說。巴不得我趕緊走,別麻煩他。”

溫瑞安呵呵笑著,不語,用奇怪的眼光看著席駿轍。

“什麼,我怎麼會喜歡一個男孩呢,溫瑞安,你是不是神經病?”

“是嗎,你問問自己的內心吧,這態度,可不像是對待一個助理,倒像是對待不要你的女朋友一樣。”

“哎,我懶得和你說,醫生,最八卦了,小七,跟我走。”他去牽夏七熹的手。

夏七熹卻甩開他:“不去,我就住這裡,我覺得這裡挺好的。”

“這有什麼好,這房子還沒我家客廳大。”

“也是高檔小區,席駿轍,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溫瑞安護著夏七熹。

“小七,你給我過來,我們單獨說下話。”席駿轍不死心。

溫瑞安拿起衣服:“好好好,我是君子,坦蕩蕩,沒你那麼小氣,我先回我的大戶型去休息了,昨天值班了一宿,很累,小七,謝謝你的晚飯,以後我會按時來吃飯。哦,還有,記得去我家清潔,你這麼能幹,真是遇到寶了。”說完,拍拍席駿轍的肩膀:“謝謝你將生活助理讓給了我。”

“喂,誰讓給你了,真是。”席駿轍甩開他的手,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溫瑞安走了,房間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

“餓了。”他說。

夏七熹說:“你自己沒手沒腳嗎,還要我給你添飯嗎?”

“難道不應該嗎,在我家,都是徐伯給我添飯的。再說,你不應該去炒菜嗎,難道讓我吃你們的殘湯剩飯?”菜的精華已經沒有了,但勉強還是管飽的,可他是席駿轍,從沒有吃過人家的剩飯。

“沒有,要麼你別吃,要麼,就這些,我也累了,奔波了一天,找房子,你就不能為我著想一次嗎?大少爺,我不是你的帶薪保姆。”夏七熹覺得席駿轍真的太自我了,完全不顧及別人的感受。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