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瑞安溫柔一笑:“你找我,就找對了,我私人公寓,隔壁樓層是小戶型公寓,許多單身女孩在那邊租房,恰好我投資,在那也買了一套,現在空著,反正空著也是空著,你住吧!”

“房租多少?”

“見面再說吧!”他說:“我現在下班,接你去看房子,有眼緣了,再說。”

能幫到夏七熹,他覺得很開心。

很快,他就開車來到了約定的地方,遠遠的,看到一個瘦弱的影子,徘徊在樹下,天空此刻正飄灑起小雨,而她急忙拖著行李箱,朝屋檐下走去。

心,有微微的心疼。

這個女孩,這麼著急從席駿轍那搬出來,一定是受了什麼委屈。

他雖然是醫務財團溫氏家族的繼承者,可,他也是醫生,每天救治病人,心腸軟,善良,這是因為他有一個做慈善的母親。

對比精美厲害的父親,他的性格更接近他的母親,而妹妹則像父親,充滿有錢人的優越感。

夏七熹沒想到,天空此刻忽然下雨了。

她站在屋檐下,雙手環抱著自己,感覺有些冷。

不遠處,黑色的烏雲飛速掠過,耳朵邊,還響動著席家二個姐妹對她的斥責。

豪門深似海,這樣的家庭,毫無人情味,冷冰冰的,讓她更加懷念自己的家鄉,雖然貧窮,卻人情味濃,誰家做了餃子湯圓,都會分給別人家一起分享。

而席家,卻覺得,每一個比他們家窮的人,都是想來佔便宜的人。

忽然,一把傘,遮在了她的頭頂上。

她回眸,看到一張俊逸的臉龐,雙眼閃爍著柔和的光芒,一身西服,剪綵得體,雅致而紳士。

雖然,溫瑞安也同屬席家那樣的階層,而他,身上卻毫無紈绔味道。

讓夏七熹感覺到微微的溫暖。

“溫醫生。”

他看到她的額頭上,滴落了幾顆雨滴,自然地伸手,為她擦去額角的雨滴。

“上車吧,雨一時片刻不會停的。”

他一手給她撐傘,一手替她拖著行李箱,那一瞬間,她感覺到了什麼是安全感。

車,一路飛奔在馬路上,雨刷刷著,電臺在播放著莫文蔚的老歌《單人房雙人床》。

“真是不好意思,總是要麻煩您。”

溫瑞安微微一笑:“我本來就是醫生,不嫌麻煩,如果你能經常麻煩我,我反而會更高興。”

這麼好的男人,一定有許多女孩愛慕。

“在想什麼呢?”溫瑞安問。

“我在想,像你這麼溫柔雅致的男人,誰若嫁給你,一定會很幸福的吧!”

“那也要看,結婚的對像是誰了。我很難喜歡上一個女孩,如果真心喜歡了,會愛一輩子。”

“一輩子,多麼長,現在離婚率很高,想一輩子的,往往未必會一輩子。”

溫瑞安有些訝異:“這些話,可不像是你這個年齡段的女孩會說的人生感悟,難道你對愛情沒信心嗎?我總覺得,婚姻,是和人品有關係的事情,別人如何,管不著人家的生活,但我能管束好自己,愛一個人,就要對對方負責,否則,不需要嫁娶,如果對愛情沒信心,那就說明,還不到結婚的時候。”

婚姻,對於此刻的夏七熹來說,仿佛還是很遙遠的事情。

好容易喜歡上一個人,表白了,卻被拒絕,雖然分手還是朋友,卻要見證他戀愛,未來結婚,生子……內心的痛苦,其實只有她自己明白。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