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席駿轍看了下那傷口,血肉模糊的,也有些著急,嘴巴上卻還是很強硬:“小七,我就問你要不要去醫院,你自己不肯去,現在能怪誰呢?”

溫瑞安站了起來,對夏七熹說:“好了,藥上好了,你休息吧,今天不要碰水。我還要忙醫院的事情,就先回去了。”

他站起來,看著席駿轍:“你這麼吃醋幹什麼,喜歡人家了?”

席駿轍一愣,大喊起來:“溫瑞安,你有病吧,我沒事喜歡男生幹什麼?”

“你自己心裏清楚。”

說完,他就微笑著離開了。

夏七熹看著席駿轍,嘲笑他:“難道溫醫生說的是真的,你喜歡我,暗戀我?”

“喂,小七,你別過分,我告訴你,我和林慕華打算交往了,還見了她母親,她母親也喜歡我,誰喜歡你了,你瘋了吧,你是男人啊,我喜歡你幹嘛,我,席駿轍,多的是女人愛慕,又不是沒有人要,要喜歡你一個。”

“好了好了,我開玩笑的,我也不會喜歡你的。”說完,她就自己給自己包紮好。

聽說他和林慕華要確定戀愛關係了,不知道為什麼,她原本陽光燦爛的心情,好像一下變得灰暗了。

為什麼,難道是因為她不喜歡林慕華嗎?其實,他們是多麼般配,一樣高貴的氣質,優越的出身條件,是金童玉女的組合。也是兩個家族的眾望所歸。

關自己什麼事呢?

“過來。”他忽然命令她。

“幹嘛呀?”大少爺又發什麼神經了?

“溫瑞安不是說了,你的胳膊不能沾水嗎,我替你擦下身體,把衣服給我脫了。”明明是體貼她,說的卻好像是命令的口吻。

“神經病,不要你管。”夏七熹有些著急了,這席大少爺,也太體貼得過分了,她不需要他如此體貼自己。

“你是為我受傷的,我幫你洗澡,也是應該的,啰嗦什麼,扭捏得不像個男人。”

“我,我本來就不是男人。”夏七熹衝口而出。

席駿轍哈哈大笑:“哈哈哈,你承認了,你承認你內心覺得是自己一個女孩子了,算了吧,你啊,就是需要陽剛之氣的熏陶,才能正視自己的性別。”

“走開,別碰我。”夏七熹有些驚慌,急忙護胸,很害怕他來真的。

席駿轍的霸道脾氣上來了,什麼,少爺我幫你洗澡,你不僅不感恩戴德,居然還像趕牛一樣趕我走?簡直是不識抬舉。

他一把抓住夏七熹的頭髮,將她狠狠拽過來:“我今天就不信這個邪,我要對你好,你居然敢拒絕。”

他開始脫她的襯衣,力氣很大,而夏七熹胳膊受傷,無法掙脫。

兩個人就在沙發上推推搡搡,席駿轍到底是男子漢,利用身高體重的優勢,將夏七熹死死壓在身體底下,狠狠脫她的衣裳。

忽然,他們像感覺到了什麼,都抬起頭來,看到席家大小姐、二小姐,目瞪口呆地站在他們面前。

席駿轍此刻,正壓在夏七熹身上,保持著還在替她強行脫衣。

這場景,簡直辣眼睛。

席駿轍急忙舉手,說:“不是這樣的,不是你們眼睛看到的這樣。”

“夠了,席駿轍,你給我去客廳,我有要說。”一貫冷靜的大姐,這次也不淡定了:“還有你,席駿轍的小助理是吧,你也給我立刻下來。”

這個弟弟,太胡鬧了,簡直讓人不放心。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