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瑞安對自己的小助理,好像很殷勤,打的什麼鬼主意呢?

他走進去,遠遠的,就聽見夏七熹的房間,傳來笑聲。

哎呀,竟然還敢笑,什麼事情這麼開心,自己不在夏七熹身邊,她怎麼竟然敢開心?

那張臉,拉得更長了。

他悄悄站在門口的陰影裏,偷偷朝裏望去……

只見夏七熹坐著,身邊坐著溫瑞安,笑聲就是夏七熹笑出來的。

“還真是,您帶這麼多藥來,冰涼涼的,其實是小傷呢,你何必這麼大驚小怪呢?我可沒有席駿轍那麼嬌氣。”

什麼,開心就開心吧,還要拉上自己,取笑自己,背後取笑別人,算什麼英雄好漢?

席駿轍的小心眼,又開始發作了。

“不行,你不懂的,這傷口可不能小看,要先消毒,然後涂藥,然後包紮。”

“溫醫生,你這麼溫柔的男人,誰將來嫁給你,那可真幸福。”夏七熹是由衷地誇獎:“也不知道我妹妹,有沒有這個福氣?”

“呃,你也取笑我了,在我心裏,你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一家人,不說兩樣話。”

溫瑞安的意思其實是說,我將你妹妹當成妹妹,那自然就沒有別的感情,他情商高,委婉,也明白夏七熹應該能懂他的含義。

可聽在席駿轍的耳朵裏,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什麼,竟然發展到,小七的妹妹是溫瑞安的妹妹了?誰給了他膽子,竟然來自己家表白來了?世上的人都瘋了嗎,怎麼人人都好像讓夏七熹給灌了迷魂藥了呢?

他再也聽不下去了,看到兩個人單獨在一起,就覺得不順眼。

不行,不能讓溫瑞安和夏七熹單獨在一起,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樣,溫瑞安明明是自己的死黨,怎麼可能和夏七熹變得這麼友好。

他以為自己難受,是因為夏七熹奪走了自己的死黨,才會有吃醋的感覺。

“溫瑞安,你有一個妹妹,怎麼又跑我回家來認妹妹了?”

聽到他的聲音,溫瑞安和夏七熹都嚇了一跳,這個人,什麼時候回來的?

“喂,席駿轍,你不僅喜歡偷窺人家睡覺,還喜歡偷聽人家說話嗎,鬼鬼祟祟的,站在門口不進來,你躲著幹什麼?”

映入眼簾的,席駿轍看到,夏七熹露著秀氣的胳膊,溫瑞安正在給她涂藥,鼻腔裏又翻涌起一股醋意。

溫瑞安則穩重許多,他看了下席駿轍手裏提的幾包藥,笑了起來:“席大少爺給你買了很多禮物,全是藥,這禮物還真特殊。”

藏又藏不住,席駿轍為自己分辯:“誰給小七買禮物,受點傷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是給我自己買的。”

溫瑞安一怔:“你也受傷了?”

“我,我給自己預備著,怎麼了,不可以?”席駿轍斜眼看了下夏七熹的胳膊:“露胳膊露腿的,是誰說的,受這點傷沒有問題,一轉眼,就告訴給溫醫生,還讓人家來我家看病,你真的病得不輕,我看,沒有王子的命,倒有王子的病。”

溫瑞安明白了,席駿轍還沒發現夏七熹是女孩。

他說:“是我打電話給小七,告訴她,她的父親已經出院了,身體恢復健康了,但還要注意的一點事情,正好知道小七為你打架,受傷了,特意來看望她,如果不及時消炎,會感染的。難道不對嗎,她是你的職員,還是為你受傷,如果出事,算工傷。”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