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席駿轍一愣,這麼一會功夫,夏七熹竟然和喬澤都到了可以交換微信的地步了?他們什麼時候成了朋友了?

還真的是善於交際,自己怎麼從來沒發現這小助理,竟然有吃裏扒外的功夫呢?

他的眼神又流露出憤懣,他才不會掩飾自己的感情呢!

“要幹嘛?”夏七熹不解。

“沒幹嘛,見你武功了得,想找機會和你切磋啊。”喬澤帶著笑意說。

“小七,嘰歪什麼,你是我的人,就一個主子,你還打算找幾個主子?交換微信,這樣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我不批准。”席駿轍十分不耐煩,催促她快上車。

夏七熹不會拒絕人,見喬澤這麼認真來找自己要微信,不給,總覺得不好。

她給自己找臺階下:“有緣,就不會錯過,喬澤,微信我不會給你,如果我們下次能再見,說明有緣,到時候再給你聯繫方式。拜拜。”說完,她就上車了。

喬澤微微一笑,這小妞,還真有意思,明明是拒絕,卻好像是說和你有緣再聚。

“好,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我和你能再見面,就說明有緣。”說完,他招招手。他不會勉強他人,他要的是心甘情願。

車,緩緩開動,慢慢溜出了他的視線。

看著那漸漸遠去的大奔,喬澤心裏一半陰暗,一半快樂。

陰暗的是,父親不準自己和席駿轍對著幹,必要時,還要還他一次賬;

快樂的是,遇見了夏七熹,這個剪短頭髮的女孩,帥氣,幹練,義氣,心地好。

像自己的母親。

當年,父親也是在不可能的情況下,追到了母親,才有了他這唯一的兒子。

誰說,黑道上的,就不能娶一個正經的姑娘呢?

也許,自己會步父親的後塵呢?

在車上,席駿轍怒斥:“小七,你這個吃裏扒外的東西,沒看到我和喬家勢不兩立嗎,你居然還和喬澤有說有笑的。你對得起我嗎?我可是給你開工資的人。還說什麼有緣會再見,你難道打算做他喬澤的臥底?”

“拜託,那是你和喬家的問題,我和喬家可沒有仇恨。再說,是誰半路上把我趕下去的,我如果不義氣,巴不得你不讓我去呢,我一個人瀟灑,還照拿工資。”夏七熹還在記恨席駿轍半路丟下她的事兒。

“我不讓你去,是擔心出危險,留一個人在外面,萬一齣事,還能有條退路。”席駿轍解釋:“是你蠢,不明白我的意思而已。你就是一個蠢助理。”

“好了好了,懶得聽你解釋了,現在直接送你回去嗎?”

“不,去湖邊走走。我心情不好。”

他們將車開到安城湖邊,這裡風景宜人,這裡,席家在這一帶,開發了一片房產。

“當年,喬家,就是將我和哥哥,綁架在這裡,20年前,這裡還是一片荒蕪的湖,人跡罕至,如今,也開發了,每次來到這裡看地產,心裏都絞痛,如果哥哥還活著,也許我們兄弟兩個人,可以在湖邊散步,聊著集團前景。”

不遠處,白色大鳥,在飛來飛去。

“難道你大哥,還真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弟弟?”夏七熹覺得疑惑:“喬家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你也信?不過是喬勇想洗刷心裏對我的歉疚,故意編造出一個弟弟吧!”

夏七熹說:“不如,我們看看資料啊!”

他們坐了下來。

前面十米處,走來一對花白頭髮的老人家。他們互相攙扶著,走近了夏七熹和席駿轍。

“老頭子,你看這一對年輕的情侶,多般配,金童玉女的。”老太婆瞇縫著眼。

“是啊,是啊,像當年的我們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