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兩個人,目光敵視,卻又有惺惺相惜的味道。

“對了,既然故人相見,有份禮物還是應該給你看看的。”

喬澤拉起衣裳,露出腹部的一道淺褐色的刀疤。

“雖然這麼多年沒有見,我身上,可還帶著你留下的刀疤呢,走到哪,都不敢忘記你留下的紀念。席駿轍,你看上去斯文,其實你也有做老大的資格,誰能想到,一個當年才5歲的男孩,竟然可以在一個8歲的孩子身上,留下一道刀疤呢?我父親可以原諒你,我不能原諒你,時刻都想回贈你一刀呢!”喬澤冷冷地說著。

席駿轍看著那道傷疤,往事如煙,撕開了他想忘記的回憶。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失去我的大哥,你不過是留了一道刀疤,而我卻失去了我的親人。”

喬澤嘿嘿一聲冷笑:“看來,你也記仇,行,不和你廢話,你進去吧,家父在等著你呢!”

他側身讓過,大吼一聲:“都給讓路啊,席大少爺駕到,我們要看好場子,別放多餘的人進去,也不要讓多餘的人出來。”

難道是威脅嗎,意思是“不放自己”出來嗎?

管不了那麼多了,席駿轍,大步走了進去。

酒樓裏更加安靜,一個豪華的包廂裏,只有一個年老的人,在慢悠悠地喝茶,而他身邊,只有一個同樣年老的管家一樣的人,在服侍他。

外面喧鬧,而室內安靜,見到他的第一眼,席駿轍感覺內心一番刺痛。

“來了,席駿轍,請坐。”老管家說:“果然是一表人才,長大成人了。”

他為他拉開椅子,坐在了那頭髮花白的老人家的對面。

而此刻,夏七熹正從一台的士上下來。

坐在大廳裏慢悠悠喝著冰可樂的喬澤,忽然看到隨從緊張地走進來。

“老大,姓席的幫手來了。”

喬澤一愣,透過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看到一個清秀的少年,正遲疑地朝這邊走來。

是那個小助理,女扮男裝的小可愛,還敢跟自己對著幹的小刺猬,還以為她不敢來了呢,居然一個人,就這麼大搖大擺來了?

“確定是一個人?”喬澤陰沉沉地問,他辦事作風一貫穩重狠辣。

“是的,觀察了四週,沒有可疑人物靠近。”隨從說:“就她一個人,要不要將她打一頓,丟出去?”

“嗯。”他點點頭:“人家是女孩,可以下手留點情,嚇唬一下就可以了,不要打擾到我爸和席駿轍的細談。”

他其實對父親不滿,他是父親唯一的兒子,他們商談的時候,自己竟然不可以上樓去聽他們說話。

難道這個席駿轍,在父親心目中,地位竟然這麼重要嗎?

還真是過分呢!

他繼續喝他的冰可樂。這是他的愛好,別的老大喜歡喝酒,大魚大肉,而他只喜歡喝冰冷透著爽的可樂。

他看著那個清秀的女孩,別怪我,小姑娘,誰讓你是席駿轍的人呢,我動不了席駿轍,只能拿他身邊的人出口惡氣了。否則,別人肯定會看扁我的。

夏七熹確定這就是太白酒樓了,真是透著詭異,還沒靠近,就能感覺到一股不祥的氣氛。

周圍靜悄悄的,好像都被清場了。門口站著許多神情冷漠的人,看到車上下來的她,目光都帶著不友好。

夏七熹默默佇立了一會,抬頭看著那酒樓,估計席駿轍就在樓上,別想甩了我,一個人去逞英雄。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