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談不上商業巨子,怎麼,今天找我,不是想和我談生意的吧!”席駿轍淡淡諷刺。黑色的眸子閃爍著無畏的光芒。

喬澤走了過來,裝作無意,雪茄的煙灰彈到了席駿轍的肩膀上。

“嘖嘖,不好意思。來,我幫你彈下煙灰。”他企圖抓住席駿轍的肩膀,夏七熹急忙伸手,攔住了他。

他一愣,冷臉說:“哪來的小狗,竟然擋在我和席駿轍的中間,你是不想活了吧!”

被辱罵為小狗,夏七熹提醒自己不要動氣。

保護好席駿轍,才是自己現在的任務。

她安靜如冰地佇立著,說:“我是席總的助理,保護他的安全,就是我的責任。”

喬澤目光冷冽,俊逸陰沉的臉龐,微微附下,傲慢地看著夏七熹:“一個小助理,也敢對我喬澤這麼大聲說話嗎?嗯?”

他對自己的氣勢,是非常自信的,在他父親被抓起來的日子,他從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一樣的人,成為黑道首領,到現在,可以取代父親在江湖上的地位,憑藉的,就是他的兇狠殘暴和手段,還有這可以活活嚇死人的氣勢。

他幾乎都可以預測到,這個小白臉兒小助理,一定會嚇得哇哇大哭起來,苦苦哀求他放過她,他一定要殺雞給猴看,讓席駿轍知道他們來者不善。

沒想到,夏七熹微微抬頭,護著席駿轍:“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有病,如果你覺得我聲音大,刺激了你的耳膜,那不好意思,麻煩你去看個醫生,挂個號。”

手下忍不住莞爾,這是第一次有人當著面損自己的老大。

喬澤臉部抽搐,這是哪冒出來的小狗,竟然剛當面讓自己下不了臺?竟然還奚落自己,要自己去醫院掛號,這分明是說他耳朵有問題了。

“混蛋!”喬澤怒了:“席少爺,這個人,我要了,給我帶走。”

“他是我的人。”席駿轍語氣平靜地說:“20年前,我5歲的時候,你爸爸綁架了我,坐了20年的牢,現在才釋放出來,難道你想步他後塵,再進去坐一坐,你應該知道,現在席家的勢力,黑道白道,都得給面子,席家已經不是過去的席家了,他是我席駿轍的人,你帶走他,是想和我們席家作對嗎?難道,這是你父親今天第一天,就交代好的事情嗎?”

喬澤默然,父親讓他來,當然不是為了這事。

許久,他才說:“父親讓我來,是想請你赴宴,我不過是比賽看看你的車技,別只漲了年薪,沒漲膽量。”

赴宴?席駿轍一愣,難道是鴻門宴嗎?

“怎麼,敢不敢去?”喬澤挑釁地看著他:“我記得,20年前,你被綁架的時候,我不過大你兩歲,打你打得滿地找牙,現在你還敢不敢和我們喬家交鋒?”

席駿轍冷冷一笑:“喬澤,我也聽說過你的事,你確實厲害,繼承了你父親的衣缽,不過,靠力氣打江湖,和我們靠頭腦經商,是完全不一樣的,我不打架,那是野蠻人才幹的活。”

言下之意,我席駿轍不和野蠻人一般見識。

喬澤嘿嘿一笑:“行,你長出息了,明日午時,太白酒樓,我家包場,有本事就來,當然,我們不會逼你來,我父親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他轉頭看了下夏七熹:“小助理,你也可以來,我特意邀請你,別尿褲子就行。”

夏七熹淡然:“來就來。”

喬澤看著夏七熹,這個小白助理,長得還挺好看的,男孩有這麼清秀的嗎?骨頭倒硬,還蠻對自己的胃口。

menu